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雙世寵妃:殘王獨寵小廚娘 第一章 宮寒

《雙世寵妃:殘王獨寵小廚娘》第一章 宮寒

現在剛了秋,空氣中帶些寒之風。因為正值正午,所以這風吹的人是神抖擻卻又帶點困乏之氣。

在一個荒涼、冷清的院子里,院中的石凳上,正坐著一位著石青、上繡祥云圖案服的子。

形偏瘦,臉上沒有什麼彩,細眉、大眼、有些白。的臉上充滿著困意和無聊。

的正對面站著一位著秋香、上繡水仙圖案服的子。這子的臉形很小,是娃娃臉,的五端正,眉都很小巧,但是一雙眼睛卻是大大的,此時的正一臉認真的在走著路,的舉手抬足之間都著端莊、優雅。

走路的子,的步伐慢且穩,步子小卻不失風雅,在走路的同時,里還在不停的說著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正在走路的子見坐在石凳上的子一臉困意的在打著哈欠時,立馬帶著怒氣小步走到那坐在石凳上的子面前責怪道:

“小寒姐,您要是再不認真學,我可就生氣了。”

“云畫啊,不是我不想學,實在是這不適合我……我向來走路快、步子邁的大,你現在要我一步化作三步走,我是真的不習慣。”

看著面前教自己走路的李云畫生氣了,宮寒立馬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向李云畫解釋道。

“可你不學,要是被人看穿了怎麼辦?到時候……”

“云畫,你忘了?我現在可是被皇上給滿門抄斬的棄妃,還有誰敢來我這……宮,宮……”

“福安宮,我都說了好多次了。”

見宮寒連自己所住的宮名都記不住,李云畫那一張小巧致的臉氣的都快一團了。

Advertisement

“是是是,是福安宮。我這不是不認識繁字嘛。”宮寒才沒有心思去認真記所住的這宮殿,畢竟這福安宮也不是的。

“小寒姐!現在沒有人來,不代表以后也沒有人來。你正好趁著這段時間好好跟我學……”

“云畫,我因傷在床躺著的這三個月里可曾有人來過?這麼大的一個福安宮,不可能只有你一個宮在,也不可能只有宮沒有太監在。云畫,我們就面對現實吧。”

“可是小寒姐,宮家已經沒了,您要是在后宮再沒了地位,只怕會被人給……”

云畫急的一下子跪在宮寒的面前落了淚,嬾的小臉沾了淚水,顯得越發的人。

見云畫這麼為自己著想,急的都哭了,而自己卻還一直不爭氣,宮寒這心里頓時有些過意不去……

宮寒起扶起云畫,然后用袖幫云畫干了臉上的淚水。

“云畫,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你主子,我現在只是霸占了而已。這后宮生活不適合我,我也沒有實力去跟皇上的其妃子斗。我們兩人現在在這福安宮過的不是好的……”

“小寒姐,你是不知道主子以前在后宮得罪了多人。現在你失了寵,家門被滅,肯定有好多人想趁機把你也給除了。”

宮寒是一個穿越到此的現代人,所以并不清楚這副的主人此前到底得罪了多人。

聽云畫說,這個宮寒的父親是位宰相,叛變想奪皇位,被皇上當場捉住。全家都被斬了首,就活了下來。皇上雖沒有殺,卻重責了一百大板。

這一百大板對十指不沾春水的真宮寒來說,無疑不等于是要了的命。

Advertisement

所以當現代宮寒穿越到這里的時候,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個月。

讓現代宮寒沒想到的是,在古代竟會有一位跟長相一樣、名字一樣、年齡一樣、高一樣的人,除了格外,們兩個其它地方都很相似。當然,這話是云畫說的。

現代的宮寒,原是一名中餐的主廚。當天正在廚房試做新菜,可誰知廚房突然發生了炸,原本以為自己會就此喪生在火場里的宮寒竟意外穿越了。

宮寒剛穿越到這里的時候,便把自己不是這里人的事告訴了云畫。所以在躺在床上的這三個月里,云畫花了好長時間才接了這個事實,然后云畫又花了好長的時間替宮寒補習了皇宮里的知識。

宮寒在床上躺著的這三個月里,每天都聽云畫在自己的耳邊說著這皇宮里的規矩。這才剛能下床行走,云畫便著急的要教宮寒學走路。以防有人來福安宮拜訪,宮寒到時候再了餡。

“那我們就把福安宮的大門給鎖起來,誰也不見。這樣,就算宮寒得罪了再多的人,他們也沒法進來報仇。”

宮寒想著,把門給關了,誰也不見。沒人進來,這樣就不會再得罪到任何人,也不會到其他人的報復,和云畫在這后宮中也能好好的生活。

“小寒姐,這皇宮可不比外面。而且欺君之罪可是要殺頭的。要是突然有人來福安宮,讓別人察覺出你跟以往不一樣,他們再上報給皇上,皇上知道了真相后,那可是會斬你頭的!”

見云畫這麼害怕自己會出事,宮寒也不再跟云畫打馬虎眼了。在心里說服了自己幾句后,便認了命。

Advertisement

“我現在就學,行不行?你就不要再為我擔心了。”

“你現在是真心想跟我學?”

“真心的!真的不能再真!”

宮寒怕自己再不學,云畫就會抱著的大從在地上跟不停的嘮叨著。

“那好,那你先把鞋給換上。”

這宮里的子穿的都是帶有花盆底的鞋,宮寒是怎麼也穿不習慣,所以之前趁著云畫不注意的時候,自己的把鞋底給改良了一下,變了平底鞋。

“換了那鞋,我就得爬著走路了……”宮寒雖是人,但這輩子就沒有穿過高跟鞋。而且在廚房工作也不能穿高跟鞋。

“你換不換?”

見自己一有推,云畫便板著張臉說自己,宮寒不笑了起來。

云畫是娃娃臉。所以在板著臉說話的時候,特別像是一個小孩在一臉認真的給大人說教。

“你還笑,要不是見你頂著我主子的,我早手打你了。”云畫從小就進了宮家,所以被宮寒打過罵過。

“你這主子心腸狠毒、脾氣暴躁,肯定沒沖你發火、手打你。我現在又不是你主子,你可以來盡的打我。來吧……”

宮寒張開雙臂,閉上眼睛,一副我任由你置的樣子。讓云畫見了是又好氣又好笑。

了宮寒幾眼后,云畫便獨自回了屋。

聽到有腳步聲在走遠,宮寒才睜開眼。見云畫回了屋,以為是自己真的惹云畫生氣了,剛想進屋去哄云畫,便見到云畫拿了雙鞋出來。

“快換上。今天不練滿兩個時辰就不許吃晚飯。”

“我的云畫妹妹,你折磨我可以,可你不能折磨你自己啊。你看看你這小板,一手下去都不到,你要是不吃飯,恐怕連路都走不穩。”

宮寒在說話的時候,直接上手去云畫的腰間,確實沒到什麼。這古代的宮寒材也是消瘦,不像現代的宮寒,因為每天鍛練而全都有

“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不讓你我,不讓你我,我也不理你。快把鞋換上!”

見云畫撅著,一臉怒氣的著自己,宮寒便也不再繼續逗了。

“哦~好。”

在這福安宮里,每天逗逗云畫了宮寒尋求解悶的趣事。

雖然云畫每次都說生氣了,可從來沒真生過氣,那板著的臉,不到兩句話的時間就松了,這怎麼能生氣……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