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一章 殘忍真相

《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重生嫡女之藥妃天下] - 第一章 殘忍真相

北齊三十年,冬,皇宮。

寒風烈烈,夜涼如水。

"皇后?就也配!當初要不是沈卓白剛好在邊境立了奇功,父皇有心重用,朕怎麼可能娶一個和強盜頭子過婚的人?"

"這些年因為,朕遭了多恥笑白眼,每每面對著那張臉,朕就覺得噁心想吐,難道還想讓我淪為天下人的笑柄不!"

"朕的皇后,須得謙良恭順,賢良淑德,如兒你一般善解人意,而不是滿罪孽的毒婦!"

蘇梁淺站在門口,的視力已經很差了,尤其到了夜裡,更是模糊,看不清兩人的臉。

思及近一年來發生的事,蘇梁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只是怎麼也沒料到,那個如空谷青松風華淡然的翩翩公子,會說出這樣惡毒的話來,還是針對

蘇梁淺只覺得氣上湧,口腔有了鹹的腥味,被強咽了回去。

抬起一隻手,上隆起的肚子,另外一隻手覆上自己滿是縱橫錯刀疤的臉,當年夜傅銘被人追殺,為護他和他換了裳,不想墜崖後昏迷,醒來後,臉便毀了,為他披上戰場,換來的卻是他的一句滿罪孽。

蘇梁淺忍了又忍,剋制住踹門進去質問一番的衝,緩緩推門而

"誰?"

警覺的夜傅銘最先反應過來。

夜傅銘看著從門口暗緩緩走出來的蘇梁淺,閃過一厭棄,他很快移開目,冷聲問道:"你來做什麼?"

"姐姐。"

蘇梁淺忽視蘇傾楣的聲音,彷彿屋子裡沒有這號人,面平靜,咬朝著夜傅銘的方向跪下,"再過幾日,您便可以如願登基為帝,妾懇請皇上放過沈家。"

聲音啞難聽,夜裡聽著有一些滲人,分明是壞了。

夜傅銘起,又找了件夜傅銘的外,替他披上,夜傅銘溫的臉,跳下床,在看向蘇梁淺時,瞬時變的冷,"是要放過沈卓白吧!"

Advertisement

"覬覦聖上的人,這是死罪,姐姐不是最皇上的嗎,怎能替一個對你有心思的男人求?"

蘇梁淺渾,看著夜傅銘的眸子一,變的銳利起來,"你對他早起了殺心,你是故意將他引回來的!"

"你和沈卓白殺孽深重,其他諸國對朕也有很大的意見,只有你們死了,朕才能聯合他們,一統天下!"

"癡人說夢,異想天開!"

因朝廷腐朽,原本附屬北齊的小國崛起,天下六分,征戰不斷,世人都以為夜傅銘能征善戰,卻不知背後全是蘇梁淺為他籌謀,沈卓白替他衝鋒,一文一武,幾年,未有敗戰,現只有南燕能與之抗衡,形雙分天下之勢。

國與國之間的聯盟,從來都是利益聯結,並不可靠,一旦和沈卓白死,勢必會寒了將士的心,北齊江山岌岌可危。

蘇梁淺扶膝站了起來,走近夜傅銘,臉是絕後的麻木悲涼,"你若執意如此,幽雲十八州的邊境佈防圖,北齊的將士兵力分佈,還有這些年你搜集的拿朝中大臣的,很快就會被送到南燕太子手上。"

夜傅銘一驚,反手就給了掌,看的眼神恨不能將撕碎,"賤人,你還敢說和沈卓白沒有私!"

蘇梁淺角的,頭暈目眩,約聽到外面的打鬥聲越來越近,蘇傾楣看了夜傅銘一眼,有些著急,夜傅銘轉取了一顆丹丸走到蘇梁淺前,扣住的下,直接餵了進去,蘇梁淺藥丸剛吞下,就聽到有條件慌張道:"皇——皇上,不好了,沈——沈將軍殺——"

"堵了,給朕帶下去!"

蘇梁淺被幾個太監拖到了床後,也不知是被夜傅銘打的還是藥的作用,只覺得四肢無力,胳膊都抬不起來,也有些昏沉,但意識卻是清醒的,倚靠在牆上,沒一會,沈卓白就到了,他滿跡,銀白的盔甲也染了,一凜然的正氣,在夜傅銘前幾步站定,姿拔,讓人矚目。

Advertisement

"沈卓白,你是要造反嗎!"

"這不正是皇上的目的嗎?利用大皇子失蹤之事引我回來,冠上造反的罪名!大皇子現在何?"

蘇梁淺一怔,就像被人狠狠刺了一針,陡然清醒。

夜傅銘看了眼蘇梁淺所在的方向,大笑出聲,"那個小孽畜,他早死了,首也已經進了狼肚,骨頭都不剩,這些年你們眉來眼去,當朕是瞎子,那朕便讓真正的瞎子!"

夜傅銘譏誚的冷哼了聲,"至於肚子裡的那個孩子,你覺得朕會在意他的死活嗎?就是朕的恥辱,朕本就不會讓把孩子生下來,就算生下來了,也是個死胎!"

是夜傅銘,竟是他殺死了鈺兒,還有肚子裡的孩子……

蘇梁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無力垂著的手,不自覺的握了拳頭,整個人卻是恍惚的,彷彿丟了魂似的,被這樣的真相霹的回不過神來。

"大齊的江山落在你手上,是百姓的災難,我真想一刀殺了你!"

"我今日既闖進這雍華殿,就沒想過全而退,我隨便你置,但是梁淺,心裡只有你,你放走!"

"你這是在教朕如何做事嗎?沈卓白,你放肆!"

夜傅銘冰冷的臉,怒意駭人,殺意騰騰,他後站著的蘇傾楣在他發作前扯了扯他的袖,"沈大人如何證明你與姐姐是清白的,我們又看不到你的心!"

蘇傾楣說這話時,眼角瞥向沈卓白腰間的佩劍,隨後灼灼的落在他的心口。

蘇傾楣的話,讓明白意圖的蘇梁淺一下回過神來,下意識的扭頭,看著同樣會意的沈卓白決然的出腰間的寶劍,一瞬間全無。

,嘗試著搖頭撞牆,發出嗚嗚的聲響,所有的作在聽到刀劍發出的嗤嗤聲時戛然停止。

Advertisement

四濺的鮮,激起一片霧,在肚子裡呆了近八個月的小生命,正從離開。

"我的心——"

蘇梁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長期模糊的世界一片清明,他看到沈卓白用刀生生剜出自己的心,走到了夜傅銘蘇傾楣跟前,他手上的心臟還在跳順著他的指往下滴,"你必須得放走,不然的話,這些年,你如何從一個不寵的宮所出的皇子登上皇位的所作所為,將會天下皆知!"

夜傅銘不由想到蘇梁淺的威脅,又驚又怒,蘇傾楣被沈卓白那樣子嚇得尖連連,那張漂亮的臉,又驚恐,也有嫉恨。

"啊!"

蘇梁淺只腥甜從底噴湧而出,上也有了力氣,邊沖向沈卓白邊扯掉了堵著的東西,鮮如柱,抱住了被夜傅銘推開要倒在地上的沈卓白。

"兄長,兄長。"蘇梁淺捂住沈卓白噴湧著鮮的傷口,沈卓白震驚過後,眼底劃過讓知道這些真相的歉疚,他艱難抬手,覆上蘇梁淺的臉,"對不起。"

沈卓白的手垂下,眼睛卻還因為對蘇梁淺的擔心無法閉上,蘇梁淺一滴眼淚也沒有,木然的將沈卓白放下,拿起他手中的劍,朝著夜傅銘和蘇傾楣就劈了過去。

夜傅銘反應也快,捉過邊的一個太監就擋在前,太監直接被劈了兩半,虛弱的蘇梁淺則被趕來的侍衛圍住擒下。

夜傅銘冷冷的看著被侍衛制住的蘇梁淺,眸冰寒,"既然你和沈卓白如此深,朕便全你們,讓你們共赴黃泉,沈家上下,也會給你們陪葬!傾楣,給你理,朕不想再看見了。"

夜傅銘說完,甩袖離開,蘇傾楣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蘇梁淺,大笑了起來,"念在姐妹一場,我也讓你死的明白。當年你從雲州回來被劫持一事,全是我母親安排,我們怎麼可能讓你嫁給太子,騎在我們頭上?七皇子嶄頭角,你那張越長越禍水的臉,讓我寢食難安,那時你不省人事,這一刀刀是我親手劃上去的,為的就是今日,還有你的眼睛。你和沈卓白的那些流言,也是我散播出去的,我還真是要謝姐姐你呢,若非有你,我怎能為皇后?"

Advertisement

蘇梁淺聞言,像是發狂的獅子,竟是甩開了那些扣著的人,但因為太過用力,的一隻手生生被扯斷,撲向蘇傾楣,蘇傾楣慌下拾起地上的沈卓白的劍,閉眼刺中了蘇梁淺。

蘇梁淺倒在地上,吐不止,"你們這些禽,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你們的,我要化作惡鬼,讓你們永世不得安寧!"

蘇梁淺臉煞白,但是一雙眼睛卻流紅淚,那樣子,真的就和厲鬼一般,嚇人的很,蘇傾楣心悸的後退幾步,和蘇梁淺保持距離,隨後輕蔑一笑,冰冷的聲音絕的讓人慄,"化作厲鬼是吧,我讓你連鬼都做不!蘇梁淺,就算是做鬼,你也只能是最沒用被人欺負的那個!至於他——"

蘇傾楣看了眼地上還在流的沈卓白,"將他的懸於城門,曬幹再喂狗!"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