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昭昭春日 [昭昭春日] - 第2節

《昭昭春日》[昭昭春日] - 第2節

對李羨魚來說,卻並不算多。

李羨魚鬆了口氣,側首對竹瓷道:“竹瓷,拿十兩銀子給他。”

竹瓷愕然:“姑娘,您不會是——”

李羨魚點了點頭,輕聲啟

“竹瓷,我想買他。”

竹瓷瑟一下,見李羨魚沒有收回命的意思,也隻得取出了荷包,從裏頭拿出一錠銀子遞過去。

人牙子卻沒接銀子。

他那雙貪婪的眼睛在鼓鼓囊囊的荷包上一轉,立時改口道:“等等,我方才記岔了!”

“這人花了我不銀子,十兩銀子就帶走可不,起碼得——”

他張開五指,高聲道:“五十兩!”

“我看你是活膩了!”

隨行的侍衛大怒,奪過人牙子手中的皮鞭,重重一鞭在他胖的子上。

竹瓷也忿忿:“你這人貪得無厭,是欺負我們不懂價麽?五十兩銀子,都能買個宅院了。哪有這般金貴的人?”

那人牙子嘶啞咧地捂著傷,囂張的姿態像是被這一鞭子沒了,立時便點頭哈腰地去自己腰間的鑰匙。

“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小的這便將人給您……”

他說罷,一低頭掩住了眼底的狠,扭去開籠門。

侍衛們隨之上前,探了探鼻息,見還有一口/活氣,便將倒在籠中的年抬出。

*

一行人行至巷口,可真到了軒車跟前,李羨魚卻著昏迷不醒的年犯了難。

竹瓷也問道:“公主,這人可怎麽辦?”

李羨魚想了想:“離宮門下鑰的時辰還遠,要不,先送去醫館,讓郎中們看看。”

“是。”侍衛們抱拳答應,抬手便要將年丟上馬背。

“等等。”

李羨魚喚住了侍衛,後怕似地看著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若是就這般丟在馬背上,一路顛簸運到醫館,怕是都要流盡了。

Advertisement

李羨魚歎了口氣,隻好道:“還是將他放到車吧。”

“是。”侍衛們抱拳答應。

昏迷中的年遂被他們抬到車,放在李羨魚對側的坐凳上。

隨即銀鞭一響,軒車急急向前。

,竹瓷瑟瑟道:“公主,奴婢一直覺得心慌,總覺要出什麽事。”

“等到了醫館,給他留些銀子,我們便趕回宮去吧。”

李羨魚正想啟,軒車卻是一個急停。

李羨魚不防,子驟然向前一傾,眼見著便要磕在跟前的小桌上。

“公主!”

竹瓷忙撲過來,護住了

兩人在顛簸中倒在一,正支撐著起,又聽見對麵傳來‘咚’一聲悶響,是坐凳上的年脊背重重磕上車壁。

同時,車外侍衛聲音急促:“來了些賊寇,姑娘千萬不要現。”

“賊寇?”

李羨魚錯愕。

天子腳下,怎麽會有賊寇?

未待想明,外頭一聲獰笑傳來:“就是這夥人,有的是銀子!幹了這票,可頂得上兄弟們販一輩子人!”

“是那個人牙子。”

李羨魚將垂落的車簾挑起一線。

一眼便看見了那名穿褐短打的牙人。

而他後還跟了一群拿著鋼刀鐵劍的魯漢子,聽到銀子後各個眼狼似地拍馬往軒車衝來。

“殺!”

隨行的侍衛們立時拔刀,與賊寇混戰在一

一道鮮飛濺在車上,李羨魚指尖一,錦簾重新落。

不敢再看,隻手掩口,與竹瓷一同在車角,在心底不住祈禱著這場風波快些過去。

但更令人害怕的是,那廝殺聲非但未能平息,反倒是離馬車愈來愈近。

像是隔著車壁,都能聞見刀劍上腥濃的鮮氣息。

中,李羨魚倏地想起,今日是扮作家千金出宮遊玩,為了不引人矚目,隻帶了四名侍衛——

Advertisement

一截雪亮的刀尖陡然刺車壁。

眼前的垂簾驟然被人扯斷,簾後出一張滿是橫的臉。他手裏的彎刀上染了鮮,鋒利刀刃近乎要的鼻尖。

李羨魚再也忍耐不住,驚懼失聲。

來人已經殺紅了眼,此刻聽見驚呼,想也不想,便是一刀劈下。

彎刀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耀眼如虹。

“公主!”

在眾人撕心裂肺的呼喊中,李羨魚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在生死一線時,倏然覺得後悔。

後悔今日不該出宮。

後悔方才誤打誤撞進了晝巷。

後悔自己為了輕車簡行,沒能多帶些侍衛。

可等將今日之事都後悔了一遍,想象之中的疼痛卻並未落在上。

李羨魚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

隔著一層朦朧淚看見陌生的年麵孔。

極白,寒如霜雪。微垂羽睫下,狹長眼冷寂清冽,如寒潭照鶴影。

低頭,看見年握住刀刃的右手。

白刃懸停在的心口。鮮順著年修長指節落,帶著與肩而過的死亡一同破碎在的手背。

殺伐聲裏,李羨魚聽自己心若擂鼓。

作者有話說:

謝小天使們的耐心等待,我帶著新文回來啦~

自我定位是適合睡前閱讀的小甜文,慢熱,日常,七分糖和全糖之間來回波,清甜不,目測會比之前的文要短一些,大家就不用養我啦~

*關於更新時間,由於置頂評論現在會被折疊,所以這裏重新聲明一下~

更新時間是20點00,或者24點之前。如果20點00來看沒有,那就是24點之前。

是日更,有特殊況會請假,謝小天使的追更,鞠躬。

*

可汗的妻稱呼為:可敦,妾稱為:閼氏。

第2章

年並未看

在白刃刮骨的剎那,那雙琉璃般冰冷的眸中,湧起重重暗

Advertisement

繼而,仿佛是本能,他抬手,奪刃,抹,一氣嗬,未有半分遲疑。

濺上車壁,年左手持刀,躍下馬車。

李羨魚下意識地支起來,攀窗往外去。

軒車外,原本心生絕的侍衛們見尚且活著,皆是心神一振,紛紛大喝一聲,重新持刀迎向賊寇。

無人對救駕的手。

年提刀立在場中,雙眉蹙,似在習慣著驟然醒轉時,腦中還未散去的鈍痛。

但旋即,一名賊寇殺紅了眼,提刀向他衝來。

年豁然抬首,眼中是利刃出鞘般的明厲鋒芒。

他抬手,彎刀在空中劃出致命的弧度,濺出賊寇的鮮如潑墨。

他的世界似乎不分敵我,規則極其簡單。

誰想殺他,便殺誰。

鋒刃過,戰局重新逆轉。

李羨魚從未見過這樣的人,這樣的場景,一時間,竟忘了害怕。隻是愣愣地扶窗看著。

直至竹瓷哆嗦著爬上前來,將拉回車,對上倒在車死不瞑目的賊寇,方覺出後怕。

兩人合力將賊寇的推下馬車,一同蜷在車角,瑟瑟聽著外頭的靜。

每一聲刀劍錯的錚鳴,都令人心尖一跳。唯恐下一瞬,便又有賊寇闖,將們也變作兩冰冷的首。

煎熬許久,外間的靜終於漸漸平息下去。

車外旋即傳來侍衛統領嘶啞的嗓音:“公主,賊寇已平。”

短短六字,令高懸的心終於放下。

李羨魚鬆了口氣,支撐著起,步下車輦。

疾風吹過勁草,渡來腥濃氣。

侍衛單膝跪於跟前,疾聲回稟:“逃了幾名餘寇,屬下已令人去稟報順天府。此地不宜久留,還請公主即刻回宮。”

李羨魚並未立時作答。

的視線落在遠的梧桐樹下。

葉影深濃年孤而立。

Advertisement

姿英如刃,手臂修長筆直,骨節分明的手上握著的彎刀寒芒鋒利,照亮了冷峻眉眼。

而他的足下,橫七豎八地倒著賊寇的首,鮮層層浸了土地,滲出妖異的黑紅澤。

李羨魚的視線最終停落於年的右手上。

深可見骨的傷口。雖以幾布條胡纏裹,卻仍未止住,鮮如珠,順著他蒼白的指尖滴落,目驚心的澤。

李羨魚鼓起勇氣,向著年的方向開口:“你的手還在流……這裏離皇宮很遠,我們先送你去醫館好不好?”

年聞聲,側首

順著他的羽睫往下落,染紅了那雙微寒的眼睛。

他握了手裏的彎刀。

李羨魚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指尖攥住了自己的袖緣。

攜裹著氣的風呼嘯而來,聽見自己‘咚咚’的心跳聲。

“你是誰?”

風聲勁厲中,年開口,語調冰冷。

李羨魚答道:“我是嘉寧公主,李羨魚。”

嘉寧公主。

公主。

年的眼底冰淩驟起。

‘明月夜’中,有無數像這樣的權貴。

戴著鑲嵌紅寶石的黃金麵夜而來,三五群坐在高臺上,傲慢地俯視著‘鬥場’中的生死。

他們會花一整袋紅寶石,買上最好的位置,隻為能夠看清一個奴隸如何咬穿另一個奴隸的嚨,而不讓髒汙的鮮濺到他們尊貴的臉上。

他在場中廝殺時,曾無數次想象過那些麵後的臉。

應當如他們在麵外的眼睛一樣,布滿扭曲的狂喜,嗜的快意。

充滿惡意。

他低頭,細細端詳起眼前的,眸幽暗。

他的確,從未想過,那些黃金麵後,會是這樣一張臉。

明眸紅如羊脂。

怯生生地仰頭他。秋日的天落於卷翹的長睫上,羽而絨的一層金暈,愈顯的眸清澈,溫無害。

他的視線頓了頓。

李羨魚耳緣微紅。

在宮中長大,還從未被陌生男子這般直白地注視過。

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眾目睽睽——

這也太不合規矩了。

李羨魚微微側過臉去,避開他直白的視線,小聲問道:“你呢?你什麽名字?家住在哪裏?我讓侍衛們送你回家可好?”

年頓了頓。

他沒有名字。

他的記憶起始於半年前的春夜,在明月夜中的鐵籠中蘇醒。

終止於昨夜,他殺出明月夜,將追來的走狗殺盡,抹去他們留下的記號,最終力竭倒在牆下。

其餘的記憶,盡是空白。

仿佛他生來便沒有名字,沒有家人,沒有過去,隻是單純地為了廝殺而存在。

他啟:“是你撿到了我?”

李羨魚輕輕搖頭:“我是從人牙子那買到的你。”

“方才你看見的,便是他們的同黨。不過你不用怕,侍衛們已經去請府的人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