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她又跑了 第一章 魂穿西楚

《王妃她又跑了》第一章 魂穿西楚

“我說師傅啊,剛才咱兩適時有點過分了,看那個老大娘的家里的樣子,實在是拿不出錢。要不咱兩就當是做做好事,全了吧。”清脆的聲音中帶著一點點的娃娃音的小孩,頭上扎著一個長長的大辮子,屁顛屁顛的跟在一位白頭發的仙風道骨的老人后,后背上還慢慢的掛滿了七八糟的東西,似乎能把倒的樣子。

前面走路的老者并不理會丫頭的喋喋不休,依舊是大搖大擺的往前走去。惹得后面的孩臉上鼓鼓的,一臉的不高興。

“師傅,你太過分了。”剛剛走了一路,孩便一屁坐在了水泥地上,不肯起來。

前面的老者見狀,回過頭一把抓起的耳朵,“向婉婉,還敢跟師傅耍脾氣,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啊,啊,啊,師傅,你輕點,耳朵都要掉了。”孩使勁的跺著腳,一臉的不服輸。老者適時的松開了手,對著孩語重心長的說,“咱們可是茅山道人的傳人,有些事不可做,做多了是要遭到天罰的。你說說,我教了你二十幾年,怎麼就是不見你懂事呢?”

想現在的現代社會,對他們這些茅山道人的這些,都是半信半疑的,有的甚至是把他們當了是一般的騙子,神。更讓他們這一派到了他這一輩,只剩下這個糊涂的小徒弟,雖然是很有慧,卻也太好心了些,對許多事不知道拒絕,就像剛剛的那個老太太的兒子,一生惡事做的太多,注定要英年早逝,這本是命運的因果回,改變太多的話就是違背了天命,而到懲罰。

回到家中,向婉婉便來到廚房準備晚飯,里依舊是喋喋不休的說著,“早知道就應該多幫幫那個老大娘的,雖然他兒子不怎麼樣,那老人確實可憐。”邊說著便走到一旁的水池邊上,剛剛打開水龍頭一陣刺痛便傳遍全,腦袋一片空白,本能的大了一聲。

Advertisement

向婉婉只覺得自己渾輕飄飄的,意識漸漸的模糊。

“小姐,小姐,你可不能有事啊,我答應了夫人要好好的照顧你的,嗚嗚嗚...”

什麼聲音,吵死了,向婉婉本能的揮了揮手,使勁的拍向床邊的噪音制造者。只覺得自己渾沒力氣,一點也不像是平常的自己,一雙手能抬起一大袋子的道

向婉婉使勁的睜開了眼睛,眼的竟是古香古的房間,梨花木制造的大床,一個頭上扎著發髻的小姑娘跪在邊,一雙眼睛里滿是淚水。看到醒了,激的跳了起來。

向婉婉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不了,連開口說話都說不出來。嘶啞的嗓子發出嗚嗚的聲音。向婉婉的腦袋飛快的轉起來,雖說是茅山道人的傳人,稀奇古怪的事見過不,可是,這是明顯的魂穿了啊,看這古香古的房間,在看這邊的小姑娘,和這悉的劇這是明顯的穿越啊。

向婉婉瞪著自己的大眼睛,忽然想起自己臨死前的一幕,可真是被水電死的,古今第一人啊,想這茅山道人的傳人,一代英豪,居然會攤上這麼稀奇古怪的死法,真是不公啊。

正當為自己的命運到不平時,那個激的小姑娘已經端著一杯水走了過來。

“小姐,你怎麼樣?快來喝點水吧。”那小姑娘一臉的開心。

向婉婉直直的盯著小姑娘看著,小姑娘還從來沒有被自駕小姐用這樣陌生的眼神看過,手里的杯子一不小心的掉在了地上,驚得一下子跪了下來。

“對不起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邊說邊磕頭。

Advertisement

向婉婉看著這小姑娘的樣子,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來,忙的從床上起來,把小姑娘拉了起來。

“沒事的,”向婉婉想說話,嗓子里嗚嗚的聲音模模糊糊,小姑娘忙有去倒了一杯水過來。向婉婉接過喝下,這才覺得舒服了一點。

“你是?”向婉婉將手中的杯子遞給小姑娘后,小心的問道。

小姑娘腳步頓了一下,滿臉的不解,不知道向婉婉是和誰說話。

向婉婉突然想起來,如果自己真的是魂穿過來的話,那麼這個的主人又到了哪里去了呢?這個小姑娘看起來是這個的丫頭,應該知道的很多事,如果讓起了疑心自己恐怕也不好過。

短短的一瞬間,向婉婉便想了許多事

自己的腦袋,裝作很痛苦的樣子。小姑娘趕忙過來幫按著腦袋,一邊細心的問道,“小姐,你不記得奴婢了嗎 ?”哽咽的聲音讓向婉婉有點心疼。

“很多事都記不起了,一要想,腦袋就痛得厲害。”向婉婉尷尬的點了點頭。

“小姐,你這是撞壞了腦子了,要不要我在郎中來看一下啊。”說著便要出去,向婉婉出的手還未來得及抓住,就已經跑到了門口。只見剛剛到門口,就聽到外面傳來呵斥的聲音。向婉婉在房間里聽不清楚,只是無奈的抖了抖肩膀。

不一會兒,那個小姑娘便跑了回來,一雙眼睛紅紅的,明顯是哭過了。

“怎麼了?”向婉婉小心的問,

“是大夫人,把我攔下了,說是小姐要出閣了,不能看大夫,會毀了閨譽,李家就不會要了。”

Advertisement

“什麼?”向婉婉大一聲,這還沒等自己悉過環境,就又來了這麼個勁的消息,自己竟然是要出嫁。

“小姐,你忍忍,等你嫁出去就好了,就不用在大夫人的欺負了。”小姑娘以為向婉婉是因為自己看大夫的事忙著勸導。

向婉婉才發現自己有點過于激了,忙坐下,拍拍自己的脯。

小姑娘看著向婉婉的作,覺得奇怪極了,尤其是小姐這次醒來,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以前的小姐都是很安靜的,了欺負也從來不敢大聲說話,就連大夫人把小姐指給了李家的瞎眼兒子也是默默的接了。可是,從小姐醒來之后,整個人都生了起來,尤其是那雙眼睛,神采飛揚。

“那個,你什麼名字啊。”向婉婉小心的向小姑娘試探的問道。

“奴婢是阿茜,從小就跟著小姐的。”阿茜小心的回道。

“阿茜,我好多事想不起來了,能給我講講吧,也許講著講著,我就想起來了呢?”向婉婉一點點的從阿茜里套出許多的故事。

原來這里是西楚,一個在歷史上本不存在的國家。這讓這個現代社會的大學生學過的知識怎麼運用啊。一邊犯著愁,一邊想著阿茜說的世。

這個的故事還真是不,奇怪的是的名字與自己的卻是一模一樣。西楚大司馬家庶出的五小姐,本應該是擁有無比的尊榮,卻因為是時生人,母親在生自己的時候不幸難產而死,而邊的丫頭娘也是厄運連連,導致了眾人眼中的災星。本就應該被逐出府,卻因為大司馬的頭銜不好做出逐出府的丑聞,就一直把留在府中最偏遠的小院里,自生自滅。

Advertisement

好在有一個對自己無比忠誠的小丫頭,這些年來一直默默的照顧。向婉婉看著這個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小姑娘,頓時覺得滿心溫暖。

這大夫人有一個兒,名為向湘蓮,一直以來都嫉妒者向婉婉的貌,經常跑到后院來欺負向婉婉,整個向府從上到下對都是冷眼相對。

太子臨近大選,選太子妃,夠了年齡的子都可以參加這次的選妃,而向婉婉的貌又是大家眾所周知的。大夫人為了向湘蓮,便早早的為向婉婉定下了這門親事,而向婉婉不甘辱,才跳了湖,是阿茜拼死才把救了上來。

問過了家庭況之后,向婉婉有間接的問了問這個西楚。好在西楚的民風不算保守,很多事大街小巷都可以知道。

他的父親本是與先帝一起征戰天下的大將,后被先帝封為大司馬,向士遷,可國姓楚,后改名為楚士遷,而膝下男兒皆可與之共國姓,而人便不可以國姓。他的母親便被稱為楚老夫人。

楚國國力昌盛,擁有最大的產,文人墨客居多,百姓皆是安于樂,擁有極佳的產的同時,卻缺乏兵力,男兒多是纖弱型。

向婉婉聽阿茜談起一個天凌國的地方,滿臉的向往,說那里是許多人向往的國家,人們之間非常的和睦,而且帥哥很多,其他的便不知了。

再就是北狨對這個國家阿茜知道的不多。

對于從阿茜里了解到的這些東西,向婉婉還是非常開心的,至自己已經掌握了一點知識,既然老頭讓重生來到了這個里,那就要代替這個的主人好好的活下去。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