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都市爽文 豪門棄少 第一章 酒宴

《豪門棄少》第一章 酒宴

慈欣酒店門口,蕭承默默站在原地,眼神平淡的注視馬路,似在等待何人的到來。

一輛奧迪緩緩駛近,停在了他的旁,車窗搖下出一張致的容,長發披散在肩頭,令人驚艷。

“東西買了嗎?”楚詩月抿問道。

“嗯。”蕭承點了點頭。

“蕭承,一會兒進去你別說話,我們在一旁聽著就行了。”鎖好車子,楚詩月與蕭承并肩道。

“。好。”蕭承依舊點頭。

楚詩月見狀眼底流出一抹失落。他們結婚兩年多了,蕭承一直是這幅模樣,雖說對自己言聽計從,卻沒有一點上進心。

也不清楚當初老爺子是看上蕭承哪點,非讓自己嫁給他,直到現在躺在醫院,也沒有一松口的跡象。

而今天,則是楚家老太太的壽宴。

在楚家,這老太太絕對是除了老爺子之外話語權最重的人,因此楚詩月也是花重金買了禮,表達心意。

……

“長子楚天海一家,送玉獅一尊!”

“次子楚天笑一家,送前朝青花瓷一件!”

“三子楚天山一家,送當代大師陳墨名一幅!”

這禮一出現,楚家所有人面面相覷起來,震驚不已。

“居然是陳墨的字!楚家老三這也能弄到!”人群中傳來驚訝的私語聲。

“這可是有市無價啊,聽說有人花三百萬都買不到一幅呢!”

……

“好!好!”主坐上的老太太笑得合不攏,直稱贊道:“老三,你可算是我們家最有出息的人了!”

其實其他人送的禮也不便宜,說也要好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可跟陳墨的字比起來,他們的禮就顯得太普通了。

Advertisement

因為陳墨的名聲太大了。

“娘,其實這是我兒子業千的功勞,他認識不朋友,這字也是他從朋友那里求來的。”楚天山笑了笑道。

只見他旁邊一個年輕男子驕傲不已,仰著下很是得意。

,您放心!我朋友很多都是混上層圈子的!”楚業千拍著脯道。

“好!好!我孫子真有出息。”老太太呵呵笑道。

“對了,還有四叔家沒送禮呢,,我們還是讓宴會繼續吧。”楚業千忽然說道,他早就注意到一旁臉越來越黑的楚詩月了。

楚詩月聽到楚業千點自己名字,一張俏臉難看了幾分,跟自己這個堂哥素來不和,只是沒想到對方在這個時候為難自己。

沒錯,的禮想比起前面送的,本上不了臺面。

可是……

,我們送您一幅陳墨的真跡,祝您壽比南山。”蕭承突然開口道。

所有人震驚的看向蕭承,剛剛他說的話一字不落被眾人聽在耳中。

陳墨是當代藝大家,可以說是書畫雙絕,可他的畫功實際遠超書法,在市面上甚至能賣到千萬一幅!

可剛剛蕭承說,他們送一幅陳墨的真跡?

“蕭承,你說話可得想清楚,你們家什麼時候有陳墨的真跡了?”這時,楚業千的妹妹楚清香促狹開口,顯然不相信蕭承的話。

楚詩月也是一臉愕然的看向蕭承,記得只給了蕭承十萬,對方是如何買到陳墨真跡的?

該不會他真的……

“是真的。”蕭承再次沉聲道,眉宇間滿是無奈。

“那好,你說是真的,不如拿出來看看?正好大伯通書畫,讓他給鑒定一下!”楚清香一口咬定蕭承拿不出這麼名貴的畫。

Advertisement

開玩笑,楚詩月家里一年盈利最多也就幾百萬,再說陳墨的畫有價無市,他們上哪買得起?

“既然如此,你們便拿出來看看吧。”老太太猶豫了一下道,這顯然是不相信楚詩月兩人。

楚詩月俏臉難看,看了一眼蕭承后,著頭皮道:“蕭承,給大伯看看。”

蕭承倒是無所謂,聳了聳肩將畫遞了過去。

說實話,這字畫的確不是他買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他的,而且還是陳墨的一幅名神作,市面上已經被炒到幾個億了。

只見楚天海拿過畫,皺眉看了看,臉上頓時涌現一抹驚奇。

“竟然是雪墨圖!”楚天海口而出,對這幅畫他可是印象深刻的很,據說前幾天有人愿意出三億收購此畫,可持畫的人卻沒有理睬。

而且這畫的擁有者份很神,可就算如此,那個人又怎麼可能是蕭承呢?

蕭承為楚家的贅婿,整日碌碌無為,如果不是靠著楚詩月的公司養活,恐怕早就死了。

面對三個億的,他怎麼可能不心?

念此楚天海連鑒定的心思也沒有了,直接將畫給推了回去。

“假的!”

楚天海平淡的話語瞬間引來了一場哄笑。

楚清香恰逢時機的嘲諷起來。

“就知道這個廢拿不出什麼好東西!”

“哎呀呀,我說堂姐,就算你們家真的沒錢,也不至于買一幅假畫欺騙吧?”

“再說了,你們雖然沒有我哥有實力,可掏出幾十萬給買個禮也不過分吧?怎麼?不會連這點錢你們都不舍得吧?”

聽著楚清香故意惡心人的話語,楚詩月一張俏臉徹底黑了下來,忍不住看向旁的蕭承憤怒道:“你究竟怎麼回事?我讓你買的畫呢?”

Advertisement

的確讓蕭承買了一幅畫做禮,可并不是這幅!

楚天海的鑒定結果也讓蕭承一臉茫然,這可是當初陳墨親手送給他的,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再看楚天海淡然的神,蕭承頓時明白了,可此刻的境卻對他們很是不利,因為主座老太太的面已經鐵青無比了。

“詩月,平日對你也不薄吧?你今天是想干什麼?誠心帶著這個廢來搗嗎?”

當初兩人結婚,除了老爺子鼎力支持外,這老太太是最極力反對的,可那個時候的楚家還是老爺子一言九鼎。

楚詩月聞言俏臉一白,連忙擺了擺手。

“不,不是這樣的……”

“那他怎麼解釋?”老太太指著蕭承,怒不可遏。

“他……”楚詩月看著還拿著畫的蕭承,面一陣變幻。

“蕭承,你先出去。”片刻后,有些失的說道。

蕭承,又一次把事搞砸了。

“可是……”蕭承還想說些什麼。

“可是什麼?你還有臉說話?堂姐都親自趕你了,你還想賴在這里?”楚清香不悅道。

“沒錯,蕭承,這是楚家的聚會,你還是先出去吧。”楚業千也淡淡開口,幾個長輩對此全然當做沒有看見。

蕭承瞇了瞇眸子,楚詩月別過俏臉沒有看他,軀都在抖著。

見狀蕭承不嘆了口氣,轉離開酒店,背影蕭瑟。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