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盛世謀臣 1.含恨重生

《盛世謀臣》1.含恨重生

章節名:1.含恨重生

1。含恨重生

「小姐,你醒了麼?」顧雲歌微微皺眉,慢慢睜開眼睛有些茫然的著眼前的綠不是…死了麼?還記得,慕容煜那一掌打在上的覺,更深刻的記得火焰炙烤著覺。是那樣的痛徹心扉。但是即使再痛,也比不上眼睜睜的看著家人一個個含冤死去的痛楚和恨意。

「小…小姐?」綠猛然間被眼前的子眼中的冰冷和恨意嚇了一跳,不由道。

顧雲歌閉了下眼睛,很快便將所有的緒都收斂了起來。在萃紅閣三年,了從一個養在深閨的大家閨秀到一個倚門賣笑的青樓子的全部轉變。收斂緒自然不在話下,再睜開眼睛時,眼神已經變得平靜淡然。

綠意奇怪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總覺得眼前的小姐有些不一樣了。不過…也許是因為表小姐的死太難過了吧?想到此,綠連忙勸道:「小姐,表小姐已經去世了,您也別再難過了。可千萬別跟侯爺和夫人頂了,不然……」

顧雲歌不的聽著叨叨噓噓的勸告著,一邊不著痕跡的打量著整個房間。這是一個侯府小姐的房間?顧雲歌雖然家道中落,但是卻也是從小在丞相府長大的大家閨秀。眼前這狹小樸素的堪稱簡陋的房間,別說是侯府了,只怕連一般的小戶人家的閨房都不如。

「你…扶我到那邊去。」雲歌輕咳了一聲,指了指不遠的梳妝臺。

那綠看了看,只得上前扶著到梳妝臺邊坐下。

顧雲歌面無表著銅鏡中的消瘦的毫看不出心中是何等的驚濤駭浪。這張臉…這是一張悉的臉。彎彎秀眉,硃皓齒,長長地微卷的睫下一雙眼睛宛如秋水靜潭。記憶里,曾經有一個弱的總是怯生生的跟在自己

Advertisement

「表姐,你真好看…漪兒也想和表姐一樣好看。」

「表姐,這句詩是什麼意思?」

「表姐,你要是漪兒的親姐姐就好了,漪兒就可以永遠和表姐在一起了……」

「……」

這是…的表妹,肅誠侯府的嫡沐清漪。雖然已經有三年多沒見,但是這張已經漸漸張開的麗容卻還是讓一眼就能認得出來的。漪兒…你已經長得比表姐更好看了。但是…你又到哪兒去了?

沐清漪的母親,肅誠侯府的夫人和顧雲歌的母親,曾經的丞相府的大夫人是嫡親的姐妹。三年前顧府滿門男丁被斬,眷發配為奴。但是在顧家的男人們被問斬之後,顧家的人…上至年近六十的顧老夫人,下至剛剛進門不到兩個月的顧家夫人全部自盡殉夫。而顧雲歌,卻被因此暴怒的恭王慕容煜送了教坊。以顧家唯一還活著的男丁,顧家大公子顧秀庭的命相挾,顧雲歌求死不能。從此淪落楚館秦樓,令顧氏一族亡靈難安。

而在顧家毀滅的一個月之後,顧家大夫人的嫡親妹妹,肅誠侯夫人也自盡而死。只留下了年方十三的兒沐清漪。顧雲歌不知道姨母為何自盡,但是卻知道必定是與顧家有關。因為,曾經參與陷害顧家的人之中,便有肅誠侯沐長明。看現在這個房間,也知道自從姨母去世之後,表妹的日子也不好過。

「小姐,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有哪兒不舒服?珠兒去請大夫。」綠有些擔憂的問道。

顧雲歌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剛醒過來…腦子裏有些。珠、珠兒,我這是怎麼了?」

珠兒的綠心疼的,擔憂的道:「小姐…小姐忘了麼?表小姐…表小姐前天過世了。小姐想要為表小姐立個冠冢,但是侯爺不同意,還打了小姐,小姐沒站穩後腦勺撞到柱子上了。小姐還疼麼?」

Advertisement

顧雲歌後腦,這才發現果然疼得厲害。剛剛醒過來的時候,巨大的震驚之下竟然連的狀況都忽略了。顧雲歌著銅鏡里蒼白弱的,表妹…你竟然是因為我才……

看著又開始出神,珠兒終於忍不住跺了跺腳道:「奴婢還是去請個大夫來看看吧。小姐這樣…一定是傷到腦子了。」說著便轉想要往外走去,顧雲歌連忙拉住道:「珠兒,不用了我沒事。只是想起表姐…有些難過……」

聞言,珠兒也不由得嘆了口氣,道:「表小姐也是命苦,表小姐那樣一個人兒卻被火活活的燒了灰燼。不過…表小姐刺傷了寧王,若是活著只怕更要罪。所以,小姐您還是先開一些吧。表小姐那樣的好人,老天一定會保佑下輩子投個好胎的。」

「慕容安沒死?」顧雲歌眼神微變,問道。

「小姐?!」珠兒連忙捂住,小心的看了一眼四周道:「小姐你瘋了麼,這話怎麼能說。昨天…昨天府里一個幾個小丫頭背地裏說寧王的傷只怕治不好了的事,被三小姐活活打死了。」

「沐雲容?」雖然已經有三年多沒見過,但是顧雲歌還記得肅誠侯府的三小姐是沐雲容。

珠兒嘆了口氣,輕聲道:「小姐你別想了,雖然三小姐仗著孫夫人做了侯爺夫人搶了寧王妃的位置。但是那寧王生風流,而且聽說…男不忌。夫人或者在世的時候就說他不是良配。如今不是正好麼?」自家小姐雖然膽小懦弱,但是對錶小姐和表爺還有顧家的人卻是十分尊敬的。珠兒原本還擔心如果小姐真的嫁了寧王府,會不會一個忍不住跟表小姐一樣刺殺寧王呢。

「我知道了,珠兒,我有些累了。想再睡一會兒。」顧雲歌垂眸,低聲道。

Advertisement

珠兒點點頭,又扶著顧雲歌回到床邊,安置躺好才轉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顧雲歌卻並沒有睡,死過一次的人總是覺得睡眠有些可怕。只要一閉上眼睛,就彷彿能覺到那被烈火包圍的覺,更讓人無力的是,心中的怨恨和不甘。顧雲歌並不是一般的閨中子,是一代名相顧牧言親自教養長大的,短短十八歲的人生經歷的比一般人兩輩子都要多。逝去的人們一個個出現在的腦海中。祖父,祖母,父親,母親,叔叔,嬸嬸,大哥,大嫂…表妹…

我顧雲歌沒死,顧家的人還沒有死絕。

既然天要我活著…怨兮恨兮…九死難忘…君既無道…國何不亡?

從此,我是沐清漪,也是顧雲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