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守寡后我重生了 第 1 章(寒冬雪)

《守寡后我重生了》第 1 章(寒冬雪)

初秋的天一片湛藍,清風縷縷,拂水榭中懸掛著的白薄紗。

薄紗側,是兩位穿著錦華裳的人,慵懶恣意地坐在擺著瓜果茶水的長幾后,邊婢環繞,伺候得殷勤。

薄紗外側,是兩個赤./膛的健壯侍衛,一次又一次地纏斗在一起。

汗珠沿著他們俊朗周正的臉龐滾,滴落在結實的軀上。

僵持之際,一人掙出手來,扣住對方窄瘦的腰。

腰腹收,敏如草葉托

眼眸燃火,發出野般的息。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變得燥熱起來。

輕輕搖著團扇,扇影遮掩了看似興致寥寥實則癡迷欣賞的視線。

其實以前的,厭惡武斗,男人的臭汗只會讓嫌棄、惡心。

此時此刻,竟覺得眼前的這一幕是如此生機發,讓的腦海里浮現出奔騰的駿馬、廝殺的虎豹……以及,的亡夫陳敬宗。

陳敬宗形頎長而健碩,據說從六七歲起就開始練武了。

他的父親滿腹經綸乃兩朝閣老,兄長們也分別考了狀元、探花,陳敬宗卻毅然了武途。

他面冷卻英俊人,當年華就是相中他的臉,才應了父皇與母后的賜婚。

誰曾想,真的朝夕相做起夫妻,憑一張臉遠遠不夠,陳敬宗的言行舉止,幾乎時時刻刻都在挑釁的忍耐底線。

他飯桌上喜歡小酌,需反復漱口才能去味,奈何陳敬宗是個人,喜歡敷衍而過,以致于夫妻同床共枕,總能聞到陳敬宗那邊的酒氣。

陳敬宗以一武藝為傲,練就了一的腱子,比見過的汗寶馬還要強健,無論誰初次見他,都要夸一聲“英武”。

可武出汗,每次陳敬宗當差回來,也會帶回一的汗味兒。

Advertisement

他為人講究也就罷了,熏不到華,偏陳敬宗不講究,要麼忘了洗頭要麼干脆連澡都不洗,大刺刺就往的香榻上躺,華都嫌他的糙皮厚糟蹋了一床的上等綾羅。

公爹、兄長們心平氣和地與他講道理,他冷眼冷語,鬧得全家氣氛僵也跟著難堪。

因為這些蒜皮卻日日都會發生的小事,華看陳敬宗越來越不順眼。

陳敬宗心里也明白,他有他的驕傲,來尋過夜的次數越來越

求之不得,除了嫌棄他的不講究,也是不了陳敬宗蠻牛似的力氣,每次他來過夜,華都要把嗓子破。

夫妻四年,也嫌了他四年。

直到陳敬宗戰死沙場。

直到那個總是一汗氣回家的健碩男人長眠地下,再也不會出現在面前。

死者為大,陳敬宗死后,華不愿再計較他的那些不講究,腦海里漸漸只剩他的一些好。

譬如他背著在暴雨里穩穩行走的影。

譬如寒冷冬日他熾熱如火的膛。

“怎麼,盤盤看呆了?”

揶揄含笑的聲音耳,華從回憶里回神,這才發現兩個侍衛已經結束了比試,正跪在外面等候賞賜。

哪肯讓不正經的姑母嘲笑,微微嘟,意猶未盡道:“只是覺得他們功夫一般,無甚看頭罷了,故而想了些別的。”

安樂大長公主朝婢們使個眼

一個婢去給兩個侍衛賜了賞,他們退下。

外男離開后,安樂大長公主才取笑華道:“這可是我府里數一數二的侍衛,在你這竟只得了一般的評價,不過啊,盤盤曾經有那麼一位驍勇善戰的駙馬,眼高也正常。”

還是那副閑散憊懶的樣子,似乎早已不在乎外人提及的亡夫。

Advertisement

安樂大長公主嘖了嘖:“哎呦,我們盤盤真看淡了?”

:“都死了三年了,還記著他做什麼。”

安樂大長公主:“男人死了妻子,有的三個月就再娶新人,你是當今圣上的親姐姐,既然對陳敬宗早無留念,難道也要學那貞潔烈為自己贏個牌坊?”

:“我自不需要牌坊,可我又為何非要再找一個駙馬?萬一新駙馬也是個流汗不講究的,我豈不是給自己添堵?”

安樂大長公主笑道:“這個我贊,姑母只是看不得你在這大好年華夜夜孤枕難眠,你不如學學姑母,在府里養些面首,或是如玉君子或是英武男兒,睡前招來睡醒再打發掉,那多快活。”

:……

就知道,姑母這個不正經的人,繞來繞去就是也要勾走上那條不正經的道。

好面子,可不想傳出自己養面首的浪名聲。

若有這癖好也就罷了,堂堂公主做什麼就做什麼,管他人如何議論,問題是,華對養面首毫無興趣。

只因已經見過這世上最出眾的三種男人。

一種是陳敬宗那樣的將軍,武藝冠絕天下,話本里的蓋世英雄不過如此。

但蓋世英雄也要吃飯、過日子,蓋世英雄也會有人嫌棄討厭的地方。

另一種是公爹、夫兄們那樣的文人,君子端方風度翩翩。

但他們也沒有看起來那般完見過公爹被蛇嚇得躲到婆婆后,見過夫兄們在風雨中狼狽跌倒。

最后一種,是父皇那樣的帝王,天底下最尊貴的人。

尊貴又如何?父皇知賢善任看似明君,實則好最后竟死在了人床上。

天下男人所求,最高也就是登基稱帝、封侯拜相,有的人只是做夢,有的人終其一生都為之努力。

Advertisement

可這三種最優秀的男人,華都見過了,有時敬佩,有時覺得,不過如此。

是以,還有哪些男人能的眼,能讓甘愿與之同眠?

姑母不講究,只圖床笫之歡。

講究,連的眼都不能的男人,斷無資格近、上的床。

姑侄倆還在為“面首”一事說笑,前宅管事匆匆趕來,憂心忡忡地看眼華,低頭稟報道:“稟大長公主、長公主,方才陳府派人來,說,說首輔大人……病逝了。”

“當”的一聲,華手里的團扇落地,傘柄上懸掛的玉墜碎裂兩半。

陳首輔,陳敬宗的父親,也是的公爹。

.

若說華這輩子最敬佩誰,那人當屬公爹陳廷鑒。

公爹天資絕倫,十六歲中舉,十九歲高中狀元,不之年已經閣閣老。

嫁進陳家時,正逢老首輔年邁多病,人人都以為公爹要接管閣之際。

就在此要關頭,公爹的老母親去世,按照規制,公爹當回家丁憂三年。

堂堂公主卻必須跟著夫家去那千里迢迢外的故土老宅過清苦日子,都快憋屈死了,可公爹離京離得淡泊從容,毫無即將登頂而無奈讓賢的憾不甘。

丁憂結束,公爹帶著一大家人回了京城。

這一次,他毫無懸念地晉升首輔,從此為朝廷鞠躬盡瘁。

當父皇駕崩、豫王造反,更是公爹運籌帷幄,穩朝堂,外鎮叛

因為這份敬重,哪怕陳敬宗死了,哪怕搬回了自己的公主府居住,華依然保留著自己陳家媳的份,依然會在見到首輔大人時,恭恭敬敬地喚聲“父親”。

公爹乃國之棟梁,當名留青史!

所以,華從未想過,在公爹死后,竟然會有一波朝臣站出來列數公爹的罪狀。

Advertisement

更沒想到,素來敬重公爹的弟弟會真的下旨抄了陳家。

大哥陳伯宗蒙冤獄,嚴刑致死。

婆婆難承重創,撒手人寰。

陳家其余眾人,全部被罰發配邊疆。

.

寒冬臘月,大雪紛飛。

還是沒忍住,輕車簡從離開京城,停在陳家眾人的必經之路上。

站在路邊,丫鬟怕冷,為披上了厚厚的狐皮斗篷,還往懷里塞了溫溫熱熱的紫銅小手爐。

可華很快就看見,那些曾經與坐在一個屋子里談天說笑的親戚們,穿著單薄的白囚服,手腳都銬著鎖鏈朝走來。

狀元郎大哥已經不在了,曾經言笑晏晏、風流倜儻的探花郎三哥,此時形容憔悴、面無生機,看到,又仿佛沒看到。

嫂子們淚水漣漣,不為自己,只求替孩子們說

與陳敬宗親四載,其中一半多的時間都在老宅服喪,之后因聚離多,膝下并無子嗣。

在陳家有三個侄子、兩個侄

如今他們或是神麻木,或是淚如雨下地在面前走過。

就這麼站在風雪中,看著昔日悉的兄嫂、天真的侄兒侄們越走越遠,直至消失不見。

“雪太大了,您該回去了。”

丫鬟紅著眼圈,扶著走向馬車。

看向路中央。

白雪皚皚,腳印雜,大概是陳家眾人留在京城的最后痕跡。

然而這綿延了一路的腳印,也迅速被紛落的雪花覆蓋。

卻還是看見了那一張張悉的臉。

“你自保重,我走了。”

是陳敬宗出征那日,黎明線晦暗,他站在床頭與道別。

“老四人一個,若有委屈公主之,臣定會罰他。”

敬茶那日,公爹剛正堅毅的聲音。

“這院子是新擴建的,桌椅床柜也都是新的,公主若哪里不滿意,我再人去換。”

剛剛搬到老宅,婆婆先陪著去看院子,唯恐住不習慣。

“是我說的不中聽,公主莫怪四弟發脾氣。”

“公主小心,這鵝會咬人!”

“這是我新摘的桃花,四嬸喜歡嗎?”

……

閉上了眼睛。

不該如此。

陳家的結局,不該如此!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