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嫁給反賊后她躺贏了 第一章 本公主活了

《嫁給反賊后她躺贏了》第一章 本公主活了

喪鐘的餘韻還在宮中回,叛軍已經勢如破竹的殺到了大周宣政殿前。

本該繼位的太子渾,只能用手中劍勉強撐著子。

謝靜姝瘋了一樣向他跑去,上的新傷舊傷因為劇烈的跑撕裂開,湧出大片的

「放箭!」

悉的范廷安的聲音。

流矢貫穿了的小,視線里,那個永遠包容的皇弟中數十箭,手中劍慢慢鬆了。

「皇弟!」謝靜姝踉蹌的跑過去,只覺得心肺都被人活生生撕開,鮮淋漓,疼的厲害。

形容枯槁,新傷舊傷遍布全滲出來染紅了本就破爛的服,哪裡還有當初大周長公主的風華無雙。

「皇姐,你……你,他居然敢……敢把你傷這樣……」

謝靜姝扶住他搖搖墜的子,聽他微弱的話音,眼裡止不住的落淚。

「皇姐沒事,你活著,活著,皇姐求你活著。」謝靜姝渾抖著,即使那麼用力的乞求,懷中人也還是沒了氣息。

「微臣,見過長公主。」

謝靜姝抬起淚眼,便見海那一頭,范廷安風度翩翩的立在二皇子旁邊,說著見禮,可瞧著狼狽的樣子,分明是帶笑的。

這就是當年一心慕的夫君,婚十五年,前十二年費盡心思為他仕途鋪路,后三年被他囚在暗室,日日鞭打。

而今,他親自策劃了這一場宮變,先害父皇,又殺皇弟!

「范廷安,我殺了你!」謝靜姝手上全是弟弟的,眸中出十二分的恨意,撿了邊的劍便朝他衝過去。

剛跑出兩步,范廷安邊的弓箭手就準的中了還完好的右,謝靜姝狼狽的摔到地上。

「長公主,你以為逃得出暗室,就對付的了我?」范廷安高高在上的看著,像看在泥水裡掙扎的螞蚱。

Advertisement

「范廷安,我何對不起你,你囚我三年還不夠,還要殺我至親?」謝靜姝著劍,字字泣

「呵,十五年前,先帝一道賜婚聖旨,要麼娶你,要麼死,那年被迫與你親,是范某一生之恥!」

謝靜姝怎麼也沒想到是這樣的理由。

怔愣了半晌,先是咧起一個慘淡的笑,而後逐漸變得瘋狂。

「哈哈哈,被迫,好一個被迫!我費盡心力為你在場鋪路時你怎麼不說被迫?步步高升時你怎麼不說被迫?范廷安,你不過一個恬不知恥的小人,是我瞎了眼!瞎了眼才會看上你,才會養出條毒蛇來咬了我全家!」

范廷安最忌諱別人說他如今的榮是靠著長公主,那些年每逢陞就有人說他是沾了長公主的

他不甘心,不甘心一輩子都活在影下。

「殺了!」他看著謝靜姝,目冰冷。

殺了謝靜姝,日後再也沒人會說他是靠著人上位了!

弓箭過來,謝靜姝哈哈大笑,「范廷安,若有來生,我定讓你不得好死!」

千鈞一髮之際,自後方飛來三箭,若雷霆之勢將叛軍穿三串,另有飛刀盤旋而出,擋住了謝靜姝跟前的羽箭。

只是人力有時窮,飛刀攔住了大片弓箭,還是了三枚,其中一枚,正正釘在了口。

「謝靜姝!」驚呼聲傳來,謝靜姝倒下前,便看見一人著黑踏人頭而來。

夜寒川?

他們沒什麼,他怎麼會來?

箭矢沒悶哼一聲,咽不下,爭先恐後的從裡流出來。

逐漸下去,夜寒川抱住,胳膊收的死,「我幫你殺了他!」

謝靜姝本來渙散的眼神清明了一瞬,在最後的視線里見夜寒川拼著生生闖過箭雨,剁下了范廷安的腦袋。

Advertisement

謝靜姝死死睜著眼,等著!

等著他變鬼!親手撕碎他!

「靜姝?靜姝?」有人按住揮舞的手。

謝靜姝猛地睜開眼睛。

睜眼,靳皇后鬆了一口氣,溫聲問:「可是夢魘了?」

「母后?」謝靜姝怔怔的,又偏了偏視線看向皇後后的青年,眼淚流下來也不自知,「皇弟……」

這是怎麼回事?

「靜姝不怕,夢都過去了,沒事,啊。」靳皇后扶著坐起來,聲哄著。

謝承宣也道:「皇姐你總算醒了,可把我們嚇壞了,頭還疼嗎?」

謝靜姝傻傻的,死死握住靳皇后的手,的溫度,才不可置信的發現自己尚在人間。

竟又活了?!

太醫又來請了一回脈,靜姝聽他絮絮叨叨囑咐了一堆,慢慢想起了現在這樁事。

十六歲那年,約范廷安去釣魚,旁邊假山鬆,落下的山石砸傷了的頭。那山石是妹妹做的手腳,范廷安什麼都知道,卻任由差點被砸死。

這樣看來,他們的賬還真不

「皇姐別哭了,范廷安擔心你還在門外等著呢,我他進來?」

謝靜姝目閃了閃,藏在袖子下的手狠狠地攥起來,穩住聲線,「他進來。」

隔著珠簾,視線里年輕的范廷安款款而來,風度翩翩,跪在前邊。

「公主殿下可好?」

范廷安問到第二遍,靳皇后拍了拍兒的肩膀。

謝靜姝回過神來,下把這人當場剁醬的慾,冷聲道:「我好不好,范公子不清楚嗎?」

「是草民的過失,公主恕罪。」

「若本公主不恕呢?」

范廷安皺皺眉,抬起頭來,陡然對上了一雙冰冷的眸子。

長公主酷似皇后,子和善,面對他的時候,一雙眼裡更是藏不住慕,可如今那裡什麼都不剩,冷的像剛從黃泉水中撈出來。

Advertisement

他猝不及防,被那樣的冷凍了一下。

「去外邊跪著吧!本公主昏迷了多久你就跪多久!這是你該的!」謝靜姝俯視著他,眸中有火跳耀。

范廷安,你欠本公主的債,我不十倍八倍討回來不算完!

靳皇后不知兒怎麼突然轉了子,正要說什麼,兒子突然看了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謝承宣淡淡道:「范公子,我皇姐這般置已是給你留了面子,若是等著父皇怪罪,只怕就不只是在這有人來的公主府跪上一跪了。」

范廷安深吸了口氣,恭敬地低下頭:「草民省得。」

謝靜姝瞧著他伏低做小跪在門外,只覺得前世的自己可笑。

是大周嫡長公主,的同胞弟弟是大周太子,的母族是百年世家,整個大周,就算是父皇,要罰都要顧及外祖的面子!

豬油蒙了心,竟為這麼一個不知好歹的男人作踐自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