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我的飯館很美味 下山

《我的飯館很美味》下山

「師傅——師傅不要趕我們走啊——」

這呼喊的聲音無比凄慘愴然,然而依然阻止不了面前的大門利落地關上,發出一聲「怦」響。

著一形單薄的趴在木的大門上,兩手不停地拍打著門板,凄聲呼喊,試圖讓裡面的人能夠開門放他們進去。然而的呼喊並沒有喚起裡面人的心,大門始終沒有打開,看來鐵了心地要將他們掃地出門。

米味聲淚俱下地喊了半天也沒把大門喊開,終於是死了心,慢慢站直子,臉上沒有多的眼淚,又拍得發麻的手掌,轉頭對邊的人無奈道:「小頭,看來主持這下是真的要將我們掃地出門了。」我們母子兩再也沒辦法在這裡鹹魚地蹭吃蹭喝了。

站在米味邊的小男孩只將將到高,著一和尚服,頭頂上溜溜的,脖子上還帶著一串小佛珠,十足十一個矮溜溜的小沙彌。

小沙彌下意識地自己溜溜的小頭,眨了一下烏溜溜的大眼睛,一隻手拿起擱在地上的行李包袱,另一隻手拉住子的手,一開口帶著十足的氣,「娘,不要喊了,師傅不是把我們掃地出門,是讓我們下山去歷練的,我們走吧。」

米味略帶憐憫地看了眼什麼都不知道的小胖崽,再次回頭看了眼閉的寺廟大門,為自己一去不復返的鹹魚生活嘆了口氣,終是認命地接過行李背在肩頭,牽著小崽子的手下山去了。

母子兩順著山道往下走,一邊走一邊看著生活了四年的地方。當初就是在這座山上醒來的,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從好好的二十一世紀突然到了這麼個不明時代的地方,附在了一個不明份的上,而且腦子裡一點關於這子生前的記憶都沒有,簡直是兩眼一瞎,怎一個懵了得。更讓的是的肚子里竟然還懷了個崽,這一穿越,不時空變了,份變了,就連崽子都有了。

Advertisement

幸好絕逢生,寺廟的主持發現了,在了解到況以後,收留了們母子,讓他們母子有個容,這一待就待了四年,這四年裡過的很輕鬆,沒有整日的忙碌,沒有不盡的心,還有個可的小崽子,比任何時候都快樂,也算是滿足了前世死前的願:當個鹹魚,好好休息休息。

可惜好景不長,小崽子三歲生辰過了才沒多久,主持就把他們母子兩打包給扔出了寺廟,讓他們兩下山去自生自滅了。

走了大概一個時辰,母子兩終於到了山下的集鎮,這個集鎮屬於大鎮,經濟很是繁華,大街上人來人往,賣的攤販絡繹不絕,好一派熱鬧景象。

米小寶從生下來就住在寺廟裡,沒下過山,這孩子小小的人生里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熱鬧的大街瞬間吸引住了他的眼球,讓他一時間都快看不過來,眼神里滿是好奇。

米味雖然也很下山,但比米小寶這個沒咋見過世面的小土包子還是好了很多,最起碼此刻無心關注這熱鬧的街市,此刻最關心的是一個大問題——錢。

這四年們母子兩吃住都在寺廟裡,靠給僧人們做齋飯來抵母子兩的生活費,雖然吃喝不愁,但手裡也是沒錢的,此刻的兜里也就十來個銅板,連在客棧里住一晚都不夠。

沒想到鹹魚了四年,最終還是要為錢發愁。

就在此刻,聽到一陣咕嚕嚕的聲音,打斷了的憂愁。

米小寶立馬手捂住自己的小肚皮,仰著小腦袋看米味。

米味蹲下來乎乎的小肚皮,「小頭你啦?」

米小寶點頭,眼神不自覺地往路邊的吃食攤子上瞟。

米味兜里的銅板,牽著他的手走到路邊的一家麵攤,找了張空桌坐下來,揚聲對老闆道:「老闆,來兩碗面!」

Advertisement

老闆看米味一個瘦瘦弱弱的年輕子帶著個小孩子吃面,不提醒道:「這位小嫂子,我們家面量是足足的,你帶著個孩子恐怕連一碗都吃不下,你確定要兩碗?」

米味自信一笑,「就兩碗,能吃的完!」吃不完是不存在的,恐怕還吃不飽。

「好嘞!」老闆沒再多說,應和一聲,沒一會就作麻利地端上來兩大碗面。

米味不慨這個老闆的實在,面碗足足有兩張臉那麼大,滿噹噹的一大盆都快冒尖了,就是一個年壯漢也能吃飽。

拿了雙筷子用手帕遞給小傢伙,「吃吧。」

米小寶眼睛亮晶晶的,小短因為高興忍不住晃起來,小小的手抓著人的筷子卻十分穩當,埋頭認真地吃了起來,作很快,但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米味見他吃的香,又找老闆要了一個小碗,把面撥一點進小碗里才開始吃,剩下一大碗擺在旁邊沒有

吃完自己的那一小碗基本已經飽了,抬頭一看,旁邊的米小寶已經吃完了他的那一大海碗,正乖乖地等著吃完。

米味將旁邊剩下來的那一大碗推到他跟前,「吃吧。」

米小寶瑤瑤頭,「娘我不吃,你吃。」娘才吃了那麼一點點呢。

米味拍拍自己的肚子,「娘的肚子小小的,娘已經吃飽了,剩下的都吃不掉了,你吃吧。」

米小寶將信將疑地瞅瞅的肚子,不敢相信娘吃這麼一點點就能飽,他吃了一大碗也沒有飽呢。

「你看娘的肚子,扁扁的,你再看你的肚子,鼓鼓的,這說明你的肚子比較大,所以比較能吃。娘只要吃一點就能把肚子填滿。」

小傢伙低頭看看自己圓鼓鼓的小肚皮,這下終於是相信了。是了,娘的肚子太小了,所以不能裝食

Advertisement

確認娘真的飽了,他歡快地端過那一大碗面,低頭繼續滋滋地吃了起來。

米味就知道他剛剛沒吃飽,對於自己家這小崽子的食量,從剛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麻木,中間也是歷經了不的艱辛的。想當初,水也算不,但卻不夠這小崽子吃,小崽子每天的哇哇哭,哭得不得不每天去山下找羊給他加餐,這才將將能讓他吃飽。

可隨著小崽子漸漸長大,食量那是與日俱增突飛猛進,寺里差點都要給他吃破產了,要不是的手藝好,做的齋飯好吃,讓附近許多有錢人經常過來吃齋飯從而增加了進項,估計他們母子兩早就被主持掃地出門了。

為了養這小崽子,可真不容易啊。

剛開始的時候也擔心過是不是出了什麼病所以這孩子才這麼大胃口,可主持師傅醫了得,給他看過以後說沒什麼病,胃口大估計是天生的,這才放下心來。

思緒一閃而過,小崽子又一次把面給解決了。

米味他的肚子,知道他還是沒吃飽,但沒辦法,兜里只有八個銅板,三文錢一碗面,兩碗就去了六文錢,只剩下兩個銅板了,沒錢再吃了。

給老闆結算了兩碗面的錢,一邊想著怎麼賺錢一邊對小傢伙道:「寶寶,晚上咱們再多吃點啊,現在忍一忍。」

「娘,我已經吃飽了,不了。」小傢伙吸了吸肚子,一臉認真地說。

米味如何不知道他是在說謊,也沒拆穿他,心裡快速地想著怎麼賺錢。

也沒別的手藝,想來想去除了拿出自己的老本行沒有別的方法。

說起老本行,就不得不說前世了,前世是個孤兒,上到高中畢業就沒有再讀書了,一個是因為條件不允許,另一個也是因為對學習沒什麼興趣,的興趣在於廚藝,一直想為一個超級食家。

Advertisement

後來便順著這條路努力下去,從小飯館開始給人家當服務員,後來當后廚服務人員,再到給飯店當學徒工,每天矜矜業業地幹活,同時不停地學習各種廚藝,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琢磨廚藝,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的手藝越來越好,也到了認可,被著名的廚藝大師收為徒弟,學了十幾年後,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最終創辦了自己的品牌,創立了全國乃至世界都文明的食府,站在了食之路的頂端。

但這條鬥的路走的實在太累,前世還不到四十歲就一病,十分不好,後來乾脆將產業都給徒弟搭理,準備好好給自己放個假,過一點輕鬆的日子,哪知道還沒開始輕鬆呢,便在一場車禍中一命嗚呼,然後便來到了這個時代。

大概是由於前世太累了,這輩子只想輕鬆快活地過日子,所以很是鹹魚地在寺廟裡過了幾年,哪知道現在還是要拿出老本行,為了食住行發愁。

一邊想著,一邊觀察這街上的吃食攤子,然後便發現,街上的吃食基本以麵食為主,再不就是各種餅子。

那麼,可以做點不同尋常的吃食,這樣才能賣的好。

不過,要做吃食,首先得要有本,兜里的兩文錢可不行。

所以,得先想辦法弄點啟資金才行。

資金......不由將視線投向自家的小崽子,笑了,「小頭,我們去掙錢吧!」

※※※※※※※※※※※※※※※※※※※※

隔了一年多終於是再次和大家見面了,這期間我解決了很多人生大事啊。要跟大家說聲對不起,這麼久才回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