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后娘養崽崽 第1章 第1章

《后娘養崽崽》第1章 第1章

 “好了,咱家就這幾間屋子最值錢,也都分給你們了。都散了吧!該干嘛干嘛去,別杵在這兒當傻子。”宋皮子干脆利落的說完,擺擺手,面無表的趕起人來。

 于靈兮眨眨眼,權當沒察覺到屋眾人或明或暗看向的眼神,只低頭著站在邊的三個崽崽:“你們幫我收拾嫁妝去?”

 毫無預兆的被分家,年僅五歲的宋修明強住心頭的恐慌和害怕,抿著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宋爺爺和宋

 宋爺爺和宋同時避開了四房大孫的求助目。既然決議分家,以后四房的事就不歸他們管了。

 知道爺爺這是真的拋棄他們三兄弟了,宋修明不由生出一陣絕。爹走了、娘死了,連爺爺也不要他們了嗎?

 咬咬牙,宋修明面上不敢彰顯半分驚懼,只是神倔強的一手拉起三歲的二弟宋修齊,一手拉住一歲的三弟宋修軒,梗著脖子往外走。

 于靈兮沒有說話,只是瞥了一眼故作正直的宋爺爺和宋,就轉跟在了三個孩子后。

 宋家院子大的,屋子也多的。不過五個兒子分家,再多的家產細分到手也不會剩下多。更別說,宋家并沒有家財萬貫,不過是再尋常不過的農戶人家罷了。

 比起其他四房都各自得了兩間屋子,于靈兮嫁的宋家四房只分到了一間屋子。

 初來乍到,于靈兮沒想過要冒頭跟宋家人起沖突,有一間屋子可以容,于靈兮就滿足了。更多的,以后會自己掙,不需要靠任何人。

 三個崽崽先進的屋子,于靈兮后進。之前放嫁妝的時候太匆忙,還沒來得及仔細看這間屋子,就被喊去堂屋分了家,直到此刻才算是終于安定下來。

Advertisement

 一眼看過去,只覺得這間屋子很大,也很空。地上七八糟放著的都是今日才剛帶進來的嫁妝,除此之外,這間屋子就只有一張炕了。

 好在是炕,直接占了一邊墻,完全睡得下和三個年紀還小的崽崽。否則,是睡覺的問題,就足以讓于靈兮頭疼了。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緩兵之計。等到大崽崽滿七歲,就不能再跟這個后娘同住一屋了。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但也足夠徐徐圖之。

 睡的地方解決,其他的問題在于靈兮這里就不算大事了。

 自己收拾的嫁妝,方方面面都很周全,于靈兮心下有數。即便突然被分家,也全然不在怕的。

 手腳麻利的將炕上的被褥掀起來,不出意外的發現手里到的被子很薄,于靈兮轉過,神平靜的看向如臨大敵的大崽崽宋修明:“大崽兒,跟你商量個事兒,床上的被子太薄了,睡著肯定不舒服,要抱出去曬曬,今天先鋪我的?我帶來的被子很厚實,足夠咱們睡了。”

 完了也不等宋修明回答,于靈兮跟著補充道:“我帶的被子有多的,可以鋪兩個鋪蓋。你們三兄弟睡一個鋪蓋,我睡一個,可以嗎?”

 這麼大的炕,鋪兩個鋪蓋完全綽綽有余,而且空間很富余,就看三個崽崽愿不愿意配合了。

 順著于靈兮的話,宋修明看向今日才剛搬進他們這間屋子的那些東西。

 仔細看過被子確實有多的,確定于靈兮不是在撒謊,他才小幅度的點了點頭:“嗯。”

 見宋修明是可以商量的,于靈兮頓時松了口氣,笑道:“那我就先收拾了。你們三兄弟要是有空,可以幫我把還沒拆開的那些東西都打開看看。我收拾嫁妝的時候裝的太急了,好多東西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Advertisement

 宋修明沒有應聲,只是帶著二弟和三弟往遠站了站,明顯是不想于靈兮的東西。

 于靈兮也不介意。手腳麻利的將炕上本來的薄被子抱到院子里曬著,又回來將炕的邊邊角角都收拾干凈,再鋪上新的,又把從娘家帶來的兩個箱子碼在了炕角,正是的鋪蓋旁邊。

 這兩個箱子可以算得上是最看重的嫁妝了。一個箱子里面裝的是原主親爹留下來的筆墨紙硯,另一個箱子則是用最快速度換來的所有家底。

 因著條件有限,于靈兮現下的家底并不厚。反倒是于秀才留下的筆墨紙硯,于靈兮已然有了想法。不過暫時不急,容后再說。

 收拾好炕,于靈兮也沒閑著,轉而收拾起了其他零零碎碎的東西。

 于靈兮穿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原主家里就只有一個人了。又因著原主應下了宋家的親事,馬上就要嫁人,娘家的屋子也被覬覦了。

 原主是個包子。到強勢的二叔二嬸強/行來占屋子,除了哭就是害怕,心神不寧之下摔了一跤正好到腦袋,不幸喪了命。

 換了于靈兮就不一樣了。既然注定了留不住娘家的屋子,那就賣了唄!難不還真要便宜如惡霸似的二叔二嬸?

 沒有任何二話的將屋子賣給于家村的村長,全然不怕二叔二嬸鬧事的于靈兮不客氣的將娘家所有能用得上的東西都當是自己的嫁妝,全都帶來了宋家。

 沒辦法,穿來的太晚,時間很是倉促,能趕在出嫁前將屋子賣出去已然是極限,實在不出更多的時間去籌辦嫁妝。

 當然了,也沒有閑錢去置辦嫁妝。鄉下的田地并不值錢,賣屋子的銀錢自然也算不得多,本經不住花。

Advertisement

 再者說了,財不白,現下的還是盡可能低調些比較安全。

 是以,此刻擺在于靈兮面前的嫁妝,還有從娘家帶來的鍋碗瓢盆,以及油鹽醬醋。

 “早知道我就把家里的柜子和桌子也給帶過來了。”東西太瑣碎,卻沒有地方放,于靈兮不由嘆氣道。

 “蛋!”屋里突然響起宋修軒氣的喊聲。

 “大哥,有蛋!”宋修齊跟著驚喜的出聲來。

 宋修明慢了一步才發現靠近炕的那一籃子蛋。蛋用稻草裹著,上面有黑布蓋著,不走近細看本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想到蛋也是于靈兮的嫁妝,再看看這一地的鍋碗瓢盆,宋修明面古怪的瞅了一眼于靈兮。

 他雖然年紀還小,但也知道,沒有誰家姑娘會帶一籃子蛋還有鍋碗瓢盆當嫁妝的。

 “對,蛋。大崽兒、二崽兒、三崽兒,咱們晚上吃蛋好不好?我從娘家的菜地里帶了不菜,夠咱們吃一段時日了。”因著賣屋子,菜地也一并賣了出去,于靈兮順帶摘了不的菜,用籃子裝好了帶過來,就放在門后面。

 聽著于靈兮的話,宋修明臉上盡是懷疑:“你真給我們吃?”

 “我已經嫁來你們家,是宋家人了。然后你們爺爺剛剛又分了家,我就只跟你們三個崽崽是一家人了。”手比劃了一下自己和三個崽崽,于靈兮試圖釋放的善意。

 宋修明卻是并未立刻被于靈兮拉攏,而是冷著臉強調道:“他們都說,我爹死了。”

 于靈兮哽了一下,也沒故意說些好聽話來敷衍宋修明,而是如實說道:“你們爹的事,我不知道。不過我既然嫁過來了,肯定會好好養你們的。最起碼,不能讓你們死了。”

Advertisement

 “你騙人!你本養不起我們三個!”自打爹爹離家就時常肚子的宋修明惡狠狠的說道。

 “你都沒試試,怎麼知道我養不起你們三個?”于靈兮說著就指了指那一籃子蛋旁邊的麻袋,“不信你們去看看,那麻袋里裝的是什麼?”

 宋修齊小,長的話不一定聽得懂,可于靈兮的作,他看得懂,立馬就跑了過去:“大哥,糧食!”

 宋修明愣住,不敢置信的看著于靈兮:“你,你怎麼……”

 嫁人不但帶蛋,還帶糧食?難道一早就猜到宋家會分家?他們會沒吃的?

 “我很聰明的,也很本事。你可以先不要相信我,咱們就先試試。試試你們三兄弟跟著我這個后娘過日子,看看會不會比你們之前過的好,怎麼樣?”于靈兮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滿是自信和篤定,語氣很有分量。

 宋修明張張,又閉上,好半天才喃喃說道:“爺爺他們都不愿意養我們……”

 “我應該還是愿意養你們的。”宋家人的作為,于靈兮不做評判。只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也只做自己的決定。

 “為什麼?”宋修明不明所以的問道。

 “你們暫時沒有爹娘,我也是。不過我比你們可憐,我爹娘是永遠離開我了。在這個世上,我就只剩下一個人了。如若養了你們三個崽崽,我們互相能作伴,我就不是一個人了。”如若于靈兮想,眼下的困局不是沒有其他法子徹底遠離。

 但是錯的,人站在了三個崽崽的面前,又親眼見證了宋家人將三個崽崽當棄子一腳踢開……

 有那麼一霎那,于靈兮了怒氣。正好如今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三個崽崽瞅著也的,索就將三個崽崽也一并養著好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