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玄幻奇幻 不死戰靈 第1章 廢物蘇凡

《不死戰靈》第1章 廢物蘇凡

「廢,你怎麼還不去死呢!浪費了家族那麼多資源,修為一點進步都沒有。這資源要是用在一頭豬上也能凝氣境了吧!」

「就是呀!這廢蘇凡就是蛀蟲,浪費家族資源」。

爺說得好啊!這廢以前就是仗著他爹是家主才有那麼多資源修鍊的,現在他爹沒了,我看他還有什麼臉呆在家族。」

「你們小聲點,他可是我們爺呢!」一個怪氣的說道。

「就是啊!他可是我們爺呢!」

哈哈哈!

「蘇凡,看見沒,現在的我才是家族的天才,你只不過是一個廢而已,」一個錦玉服的公子淡漠的說道。

他就是蘇家大長老的兒子蘇,也是蘇家現在的爺。

「你們幾個把他和那個死人抬出去扔了」,蘇指著幾個弟子說道。

是!爺,這事我們給你辦得漂漂亮亮的。

說完蘇就大步流星的走了,看都不曾看蘇凡一眼。

「走,哥幾個,幹活了,幹完活我們還要去春滿樓瀟灑呢!」幾個人拿著麻袋抬著蘇凡和死人一起走出蘇家。

蘇凡本是蘇家家主蘇龍的兒子,也是蘇家的爺。奈何天道不公,八歲那年蘇家覺醒戰靈儀式上,蘇凡只是覺醒了黃級一品戰靈,修為止步不前,停留在淬境一重。

聖墟大陸武者為尊,覺醒戰靈是每個武者一生的追求。毫不誇張的說,沒有覺醒戰靈的武者就是凡人,覺醒戰靈的也是百里挑一,覺醒高級戰靈的更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戰靈分為天地玄黃,天級最高,黃級最低,基本上可以說是垃圾一樣的存在。遠的不說,就清風宗管轄的地方,天級戰靈都沒有。

八歲開始覺醒戰靈,每年都可以覺醒一次,一直到十六歲。每個武者都可以覺醒八次戰靈,或許會更高,或許維持原狀。

Advertisement

八年了,每一次蘇凡都帶著不甘的信念去覺醒,每一次都是失。他的戰靈也一直不能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這就導致他有一個廢爺的名頭。別說清風城了,就是清風宗都知道廢蘇凡的名頭。

以前每一年都有他父親蘇龍鎮,蘇凡到也相安無事。隨著他覺醒戰靈的次數增加,家族裡的長輩基本也都對蘇龍越來越不滿。

聖墟大陸,每次覺醒戰靈儀式都需要消耗巨大的資源啟覺醒陣法,大家族還好點,資源不愁。可對於蘇家來說那就是一筆恐怖的開銷,小家族的資源是非常張的,不是每年都有人覺醒戰靈,蘇凡是個意外。

因為蘇龍的偏,蘇凡最後一次的覺醒完沒多久,家族就聯合罷免了蘇龍的家主之位,理由是蘇龍利用家族資源中飽私囊,家主的位置順利落在蘇凡大伯蘇海的上。

蘇龍也是在失去家主的位置后,每天喝酒解悶。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一醉解千愁。喝了一月的酒蘇龍就因喝酒亡了,蘇海的解釋是喝酒喝死的。然而是個人都知道這就是幌子,武者會喝酒喝死,說出去整個清風城都不會有人相信。

沒有人會在意蘇龍是怎麼死的,就連蘇凡都不在意。蘇龍死他就沒流一滴眼淚,沒有悲傷,沒有哭泣,靜靜的呆在哪裡,就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一般。

蘇家

哈哈哈!

「爹!這下家主的位置落到你手上了」,蘇一臉高興的對蘇海說道。「兒啊!爹這個家主來之不易啊!我吩咐你的事你都理好了嗎?」蘇海輕聲問道。

理好了,爹!蘇龍已經死了,那個廢也活不了。我命人把他們丟到黑風森林裡面去了,那裡可是妖的天堂,你覺得他們還有活下來的可能嗎?」

Advertisement

兒,這件事你辦得好,蘇龍死了還有借口說得過去,蘇凡要是死在蘇家就麻煩了。」

「爹!有什麼麻煩的,三叔和五叔都是你的人,家族裡面基本都歸順你了,怕什麼!」

「你懂什麼」,蘇海冷冷的說道。

「你爺爺雖然閉死關,但說不好什麼時候就出關了,要是讓他知道那個廢是我們殺的,以他對那個廢的寵,他會饒了我們嗎?」

「那蘇龍都死了,爺爺出關你怎麼解釋,」蘇問道。

「怎麼解釋,蘇海冷冷的哼了一聲,就按照我們說的,他是喝酒死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怕爺爺不會相信吧!」

「我需要他相信嗎」?蘇海反問道。

「現在我是家主,蘇龍已經死了,他就算再不高興總不會殺了我吧!要是他真敢撕破臉皮我也有對付他的辦法。」

「還是爹想得周到啊!」蘇恭敬的說道。

「」兒你下去修鍊吧!儘快提升修為,清風宗的考核只有三月時間了,到時候你一定要拜清風宗。等你拜清風宗我就可以把林家,海家都吞了,到時候清風城就是我蘇家的了,有清風宗做靠山,這清風城我們還怕誰。」

哈哈哈!

蘇海放聲大笑起來。

緩緩的退了出去。

黑風森林,「哥幾個走快點,我還要回去見小翠呢!磨磨唧唧的。」

「青哥,你說這廢的老爹真的是喝酒喝死的嗎?」你想死啊!蘇青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你管他是怎麼死的,和我們有啥關係。我們只要把他們扔到位置就好了,剩下的什麼都不用管,知道嗎?」蘇青狠狠地瞪了青年一眼。

「是,是,青哥說得對,」青年唯唯諾諾的回道。

「好了,就扔這兒吧!再往前走遇到妖的可能會加大。」蘇青吩咐一聲就轉離開。

Advertisement

「青哥,等等我們呀!」幾個弟子慌忙的把蘇凡父子丟在地上就跑了。

黑風森林每到夜晚就黑漆漆的,看著格外的嚇人,這也是很多人不願意晚上來黑風森林的原因。

蘇凡緩緩的從袋子裡面爬了出來,雙眼無神,向著蘇龍的爬去。

「爹!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這麼對我,我沒做錯什麼。只是覺醒的戰靈低了點,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回答我啊!爹!」

每爬行一步蘇凡就嘶吼一聲,他問蒼天的不公,問世道的不平。

「黃級戰靈就不是蘇家的人了嗎?爹!我們都流著蘇家的,這怎麼就這麼冷呢!」一步一問,每一句話都是蘇凡心的吶喊。

這些天他被嘲笑,被毆打,被凌辱,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腦子裡面回

蘇凡緩緩起,拖著蘇龍走到一顆樹下。用雙手挖坑。挖好坑的時候,蘇凡的手也模糊了,凡人之軀又能有多大用。蘇凡把父親埋在這顆樹下,沒有墓碑,蘇凡靜靜地坐在墳頭。

回憶起以前的種種過往,蘇凡腦海里不斷地浮現出一幕幕畫面。有爺爺的,有父親的,也有被欺辱的畫面。

突然!蘇凡抬頭對著天空,雙眼散發出堅定不屈的神,大聲的嘶吼。「天,你要亡我蘇凡,若我不死,我定屠了你。」一口鮮噴出,蘇凡緩緩倒在地上。

蘇凡或是心有不甘,或是憤怒積太久,蘇凡喊完徹底的昏死過去。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