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穿書打工手札 第2章 第2章

《穿書打工手札》第2章 第2章

 隔日辰時過半,周妙用過早膳,出了自己的院子,打算先去劉眉院里請安,再探一探的口風,典儀的快來了,即便手腕有了傷,多一些準備也是好的。

 捧著裹得嚴嚴實實的右手腕,穿過花園朝前走。

 小春今日隨府中采買的丫鬟了出門,周妙落了單,但心境卻著實輕松了些。

 小春是個好丫鬟,但卻是周家的好丫鬟,心心念念地盼進宮。

 暗暗地嘆了一口氣。

 進宮是不可能進宮的。

 又發狠地掐了一把的傷口,疼得齜牙。生生掐了小半刻才松開了手去,耳旁卻忽聽一陣風響,一坨黑黢黢趴趴的東西從旁飛來,落到的褥擺上。

 今日的是素凈的淡藍,驟然“飛來一”,污漬濺一大片,周妙定睛一看,那是一團泥子已是烏漆漆得難看,更何況,那泥團還打得疼。

 周妙立刻朝那飛來源去,春日正盛,樹木森,枝椏繁茂,只見一個白的人影在樹叢后一閃而過。

 “站住!”周妙大喝一聲,腳下也不由自主地追了過去。

 那人影跑得極快,看量,像是個半大的小孩,靈活地沿著花園旁的石徑左右閃避,轉瞬便竄了西側的院墻的月亮門。

 周妙窮追不舍,跟著到了月亮門前,門中是一條回廊,將四方小院懷抱其中,可與府中別的院落不同,這座四方小院并無裝點,園中亦無花木,也不見掃灑的下人。

 黑沉沉的屋檐下,院落門扉鎖,四周悄然無聲。

 周妙踟躕地停下了腳步。

 ,不遠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先前那個白的人影從前面的廊柱后轉了出來,回一探,見到周妙,像是吃了一驚,立刻又跑了起來。

Advertisement

 周妙這一回看清楚了他的樣貌,是個小書,年紀看上去不過十歲。

 “站住!你是何人?”周妙忙追上前去,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臂。

 小書力掙扎,周妙捉住他不放,語氣不善道:“你是何人?為何扔我泥?”

 他的一張小臉漲得通紅:“都是你的錯!若不是你,小豆子哥哥不會挨打,更不會被人攆出去!那翻雪奴素來子最好,若非你刻意招惹,它怎麼會抓你!”

 周妙臉微變,頓了頓,語氣弱了些,問:“小豆子是看貓的人?那你又是何人?”

 小書閉上了,一張臉憋得更紅。

 “你今日不說,我便不放你走。”周妙威脅道。

 小書著脖子,開口嚷嚷道:“放開我,你放開我!”

 周妙覺得他像個不溜秋的泥鰍,愈發劇烈地掙扎了起來。

 他越蹦越高,周妙單手幾乎捉他不住,又忽覺自己與他的對峙有些可笑,興許真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

 放手,院中黑瓦屋檐下,閉的門扉卻傳來噠噠兩聲響,像是落下的木閂,被人挑開。

 周妙頓覺手中小書一僵,停下作,瞪大了眼,卻低聲音道:“不好!吵到貴人了,你快放開我。”

 周妙心頭一跳,手中隨之一松,小書落地,飛也似的朝回廊盡頭的月亮門跑去。

 周妙自然也想走,可是門扉“吱呀”一響,里面的人便走了出來。

 不,并不能算作“走”。

 周妙第一眼看見的是來人下的木車。

 的眼睛不睜大了些,來人上穿著廣袖白衫,腰間系著掌寬竹青綢帶,烏發披散,并未豎冠,他的臉上一一毫的笑意也沒有,長眉斂,目銳利地注視著

Advertisement

 即便披頭散發,坐于木車上,他的氣勢依舊凜然如冰,眉如墨畫,眼如寒星。

 周妙知道他是誰了,書里說他,傾絕人寰,世無其二。

 覺得書里說得沒錯。

 眼前的李佑白確實如此。

 周妙卻想,自己好像真是要活不長了,幾乎想扭頭就跑。

 李佑白,書中男主角,當朝太子。

 周妙記得書中提過在遇到主角之前,他曾蟄居于京畿養傷,固遠侯府卻就在城中。

 李佑白中毒以來,一直躲在這里養傷?

 老皇帝呢?一直派人找他,大概全沒料到他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不對,那這會兒的李佑白仍舊是廢太子?

 周妙腦中飛速地掠過劇,十分肯定,這是全書開篇前的容,書中開篇,便是男主的相遇。

 抬眼只見李佑白目不轉睛地盯著,問:“你是什麼人?”

 周妙心跳撲通撲通,短短片刻,便下定了決心,聲道:“周妙,自袞州來的周妙。”

 “袞州來的周妙。”李佑白緩緩地重復了一遍。似乎將醒不久,他的嗓音猶帶沙啞,比料想中的和,“你近前來?”他的臉上甚至浮現一抹疏淡的微笑。

 周妙讀過書,知道他翻臉如翻書的品格,于是低眉,臉上流出個惶恐的表道:“我,我不敢,你,你又是何人?”

 李佑白笑意愈深,慢幽幽地說:“袞州來的周妙,你先前的表,如同白日見了鬼,難道不是早就認出我來了麼?不過,你是如何認出我來的,我可從未去過袞州。”

 周妙適才意識到先前之前來不及遮掩的表出賣了自己,李佑白本不信

 怎麼辦?

 周妙眨了眨眼,膝蓋一,福了福道:“民拜見殿下。民從前在池州念過半年學,見過殿下一面,驚為天人,至今難忘,未曾想,未曾想……今日竟能再見殿下……”

Advertisement

 說罷,李佑白的視線便如刀刮過,令瑟瑟。

 周妙立刻低下了頭,要不再找補兩句?

 又打了兩句腹稿,抬眼卻見李佑白的臉上流出了一種顯而易見的嘲諷表

 無論說什麼,他本就不信的鬼話。

 好吧。

 周妙張了張,忽見面前的李佑白臉驟然大變,呈現出死灰一般的頹敗。

 噠噠噠。

 細碎而集的木聲響自他腳下傳來,長衫袍角隨之輕

 他怎麼了?

 周妙心頭一凜,立刻明白過來,他毒發了!腳下作快過的思考,不朝前大邁數步,行到了李佑白前。

 走到近才看見他的額頭已出了一層細汗,牙關咬,太青筋暴起。

 此時此刻,他承著巨大的苦楚。

 “殿下。”周妙不由輕喚道。

 “滾出去。”李佑白沉聲道。

 周妙雙手抖,此時機可一不可再。

 立刻捉住了木車的背部,用力將他推回了房間。

 房中陳設簡單,唯有一方床榻,一桌一椅。

 毒發的李佑白雙劇痛,渾幾乎無法彈。

 周妙只推著他行過短短數步,但見他額頭的細汗已經順著額角往下流淌,他的臉難看到了極點。

 “殿下,可有藥,不若我去喚人來?”

 周妙四下而顧,一眼便看見了榻旁的銀針。

 不知道為何李佑白會獨自在李家的院子里,但是毒發之時,稍有差錯,李佑白就活不了。

 周妙腦中回憶著書里的節,這個時間點,為何李佑白畔無人?

 但不敢耽誤,蹲下去,一把開了他的袍角。

 沒了長衫的遮擋,周妙看見了他包裹于黑綢中的雙因為痛楚而劇烈地抖著。

Advertisement

 他并沒有著靴,一雙赤足也呈現出青白的

 “得罪了,殿下。”起了黑綢腳。

 “放肆!”

 周妙只顧盯著他的雙

 常年弓馬生涯,令他的雙健碩,骨節分明,可此時此刻他上的因為毒發而痙攣,青筋暴起,膝下猙獰的紅傷疤,猶為顯眼。

 這就是箭傷,是白羽鐵箭留下的傷疤,褐紅的星狀。

 “滾出去!”李佑白見到一番作,更加怒不可遏道。

 他忽而手死死住了的右手腕,力道之大,像是要把的手腕活生生斷了。

 周妙疼得吸了口涼氣,眼下也顧不得太多了!

 左手眼疾手快地取下其中一枚銀針,將銀針了離紅疤指寬的正下,轉瞬便聽頭頂上傳來李佑白的一聲悶哼。

 周妙不知道這個位置扎得究竟準不準,這個方法究竟對不對,書里面寫得很清楚,但是眼前的一切不是睡前讀里的白紙黑字,是活生生的人,李佑白也是活生生的人。

 萬一古早瑪麗蘇主角定律沒用呢,萬一扎偏了呢?

 周妙一針扎下去后,方才有些后怕,沒用倒算了,萬一弄巧拙,把男主扎殘了?那不用等進宮了,現在分分鐘就活不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