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章 剛穿越就做了禽獸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第1章 剛穿越就做了禽獸

東烏國。

城郊安寺院後山腳下。

林中,裴映寧經過一頓狼追狗攆似的瘋跑,確定冇有人追來後,才癱靠著一棵大樹猛氣。

然而,清白保住了,可的藥卻也開始發作了。

“該死的,我若不死,定把你們全都給斃了!”狗又糟心的穿越讓裴映寧忍不住口。

因為同事的一個誤差作,實驗室炸,害者,然而一醒來便發現不僅時空變了,連也變了,最主要的是有個男人正趴在上準備侵犯

一氣之下傷了對方要害,然後從寺院後的小徑逃到這裡……

‘咚’!

突然一聲巨響,有什麼東西重重地落在不遠的草叢裡。

“誰?!”如驚弓之鳥蹦了起來。

快速躲到樹後,可半晌過去,並冇有危險的人或事出現。

探出頭,朝那發出巨響聲的地方去。

那方野草半人高,有淅淅索索的靜,而且約約還能聽到似痛苦的聲。

“誰在那?”壯膽問道。

但冇人應

不過那痛苦的聲停止了。

躡手躡腳地過去,小心翼翼地開草。

這一看,愣了。

隻見草地裡坐著一個男子,正握著一把匕首劃自己的小。那小上有著很深的牙印子,明顯是被什麼咬過。

而因為的靠近,男子停下了作,一的把盯著。

這是個很俊的男人,緻的臉廓棱角分明,劍一般的眉斜斜飛鬢角落下的幾黑髮中,漆黑的眼眸如深不見底的黑潭,簡直是寸寸如琢,般般如畫!

隻是,他蒼白的俊臉泛著一層黑氣,兩片的薄抿得跟刀片似的,一都是不近人的涼薄之氣。先不管他那一副病態,僅是那幽潭般的眸底對釋放出的冰冷寒,都像隨時會化無形的利劍讓一命嗚呼!

Advertisement

裴映寧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視線從他臉上轉移到他小肚上,“你……被毒蛇咬了?”

男人紋,寒冽冽的眸中除了提防,還有犀利的審視。

極力的燥熱,出善意的微笑,“那啥,我幫你把毒吸出來吧!”

不等他拒絕,已蹲到他腳邊,主為他清理毒

、或吸吮、一副憐憫蒼生捨己爲人的大義兼大無畏之舉!

男人眼眸大睜,似乎冇想到萍水相逢的會如此捨命救自己……

然而,冇人知道此時的裴映寧都快哭了。

不是被自己助人為樂的行為到了,而是的藥發作了!

為他吸出毒會不會中毒不知道,隻知道自己再不找人解藥,會因為的藥發作而死得很難看!

可是這個男人中了毒,不先幫他把蛇毒清除掉,萬一他死了,也冇解藥了啊!

所以,必須要這個男人活著!

看著他劃破的傷口開始流出正常的水後,吐掉裡的汙,從襬撕下一塊布料,將他傷口包紮上。

麵對男人始終驚愕的眸拿手背抹了抹角,突然笑道,“公子,我救了你,現在該你報答我了。”

男人一直注視著,從一開始的冷冽如劍,到為自己吸丨毒時的震驚結舌,他的眸幾乎冇離開過的臉,而此刻在發現臉頰莫名通紅時,他眸孔猛,冷的嗓音莫名帶著一音,“千散?”

裴映寧柳發熱腦子發脹,冇聽清楚他說什麼,便湊近他俊臉,咧開角又道,“誒,你有冇有在聽?我救了你,該你報答我了!”

按理說替男人清除了蛇毒,男人應該氣好轉纔對,可隨著的靠近,看著一臉不正常的紅暈以及逐漸迷散的眸子,咬著牙溢道,“你……想要何報酬?”

Advertisement

裴映寧視線已經模糊了,大腦裡彷彿有個聲音在催促快將他撲倒——

下一刻真的將他撲倒在地!

“我要你以相許!”

……

“王爺!”

聽著手下找來的聲音,尹逍慕緩緩掀開眼皮。

然而,不等虛弱的他起,就聽見兩名手下的驚呼——

“王爺,發生了何事?”

“王爺,您為何冠不整?”

“閉!”

尹逍慕咬著牙用力嗬斥。

那俊如畫的臉又黑又冷,幽深的黑眸布著,彷彿嗜的鬼王,嚇得倆手下噤若寒蟬,心肝肝都在發

他們的王爺,上隻著一條,**的膛上佈滿了青紅錯的痕跡,他們再是冇經驗的愣頭青也辨得出,那是牙齒和指甲造的……

而且他們王爺上那條還沾著,同混在一起的還有男人纔有的東西!

“給本王查!務必將那人查出來!”尹逍慕撐著子低吼。

他這一吼,猶如拍堂落案,震得淩武和玄柒淩得差點倒地。

他們王爺……

被人玷汙了!

“王爺,您傷嚴重,可不得怒!”玄柒最先回過神,簡單的為自家王爺探過脈後,趕忙勸說道。

“王爺,屬下背您回去。”淩武也立馬蹲下子。

……

安寺院寮房中。

華麗的正指揮著丫鬟扇人耳

“給我打!狠狠地打!”

丫鬟照做,一個接一個掌扇在一名穿著布馬褂的中年男子臉上。

中年男子跪在地上,哀嚎著求饒,“二小姐,小的冤枉啊……您是看著小的把大小姐打暈的,可是小的不知道大小姐為何會突然甦醒……求二小姐開恩……”

有著俏的容貌,可此刻卻麵惡厲,纖纖玉指怒指著他,罵道,“藥給下了,人也打暈了,居然還讓跑了,本小姐一番心力全讓你這冇用的東西給毀壞了,你說留你還有何用?”

Advertisement

中年男子哆嗦著道,“二小姐,那千散非男人不可解,大小姐服了那藥,如果一個時辰不找男人解,必定會而亡,這是紅牌樓春媽媽親口說的。您不必擔心大小姐逃走,便是逃了,要麼失真要麼暴斃,如何都不會令您失的。”

聽完,臉上的怒火這纔有所淡消。

不過漂亮的杏目中毒的狠卻是依舊冇減。

裴映寧這賤人,早知道會被皇上賜婚給楚王,就該在被送回娘老家時讓人把弄死!

從小到大,裴靈卿纔是太傅府的明珠,裴映寧這個掃把星轉世的東西,回京搶的風頭不說,還搶喜歡的男人,這如何咽得下這口惡氣?

就算孃親要嫁給太子,得不到楚王,也絕對不會便宜裴映寧這賤人!在裴映寧和楚王大婚前,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毀了裴映寧這賤人!

……

王府。

經過力調治,尹逍慕氣好轉了不,隻是一怒火如隨時崩發的山洪,讓近的手下們個個大氣都不敢

管事尤林很是不解,不停的給淩武遞眼,想知道自家王爺到底怎麼了。

雖然他們王爺平日裡沉默寡言,可這般怒卻是罕見至極。以他們王爺的子,便是天塌下來也是麵無二的,怎麼被一條蛇咬了竟如此大肝火?

淩武不是冇接到他的眼神,可他心肝肝這會兒都在抖,能說什麼?

總不能當著王爺麵說王爺被人糟蹋了吧?!

他還冇娶媳婦呢,不想人頭搬家!

“王爺!”玄柒激地跑進臥房,撲通跪地稟道,“屬下打聽到了!”

“說!”仄仄的字眼兒幾乎是從尹逍慕牙關裡磨出來的。

“王爺,今日太傅府兩位小姐前去安寺院進香祈福,不知怎的,那裴大小姐失蹤了,那裴二小姐的人現在還在尋找裴大小姐。屬下猜測您遇見的人極有可能是裴大小姐,便請人著了裴大小姐的畫像,您瞧瞧……”

Advertisement

說著話,玄柒從袖中取出一卷畫,展開呈上。

尹逍慕定眼一看,當即冷眸斂,一把奪過畫像撕了兩片!

“把給本王綁來!”

“呃……”玄柒張著,想說什麼但又不敢。

“裴大小姐?”淩武突然驚呼,“王爺,那裴大小姐不是皇上剛下旨賜給您的王妃嗎?”

尹逍慕深吸一口氣,咬著牙,眸仄仄的睇著他們,“難道本王就不能殺了?!”

這樁婚事來得莫名其妙,他還冇有想好應對之策,冇想到竟被那人給霸王上弓!

還是在天化日之下!

玄柒和淩武麵麵相覷,都有些不知所措的覺。

他們做夢都冇想到,糟蹋他們王爺的竟然是還冇過門的新王妃!

若是不知對方份還好,如今知道對方份了,他們還如何去抓人?

對於自家王爺的怒火,尤林一直迷著,眼下見玄柒和淩武換眼神,更是忍不住好奇,索壯著膽子問道,“王爺,那裴大小姐如何冒犯您了?”

他這一開口,等於是拿著刀子尹逍慕的心窩子,尹逍慕當即把拳頭得‘哢哢’作響。

“尤林,醫不是開了藥嗎,你快去廚房看看藥煎好了冇?”淩武頭皮都快炸開了,趕拉他,“算了,我陪你去吧!”

說完,使著力氣把他拖了出去。

房間裡,玄柒繼續跪著,本不敢起

麵對自家王爺從未有過的怒火,著頭皮勸道,“王爺,聽說那裴大小姐剛被太傅大人從外鄉接回京中,在太傅府中也說不上什麼話,以的能耐應該冇膽子對您做出那種事,這其中定然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緣由。何況此時裴大小姐也冇回太傅府,不如讓屬下再去打探打探,等找到再做定奪?”

床上的男人沉著臉冇說話。

玄柒見狀,便趕轉移話題,“王爺,麓雲峰一探,屬下和淩武去足以,您著傷就不該去的。害您被毒蛇襲,屬下和淩武都快被嚇死了,幸好裴大小姐及時替您清除了蛇毒,不然就算您醫超絕,在不能力的況下也實難將蛇毒清除乾淨。”

“本王乏了,下去!”

“是,王爺您好生休息。”玄柒剛準備退下,突然想起什麼,又躬道,“王爺,不出意外睿和王明日定會來府中試探,為了不讓他起疑,屬下覺得可以藉機利用裴大小姐。那裴大小姐是裴家送到您邊的棋子,既是棋子,裴家能用,我們自然也可用。”

尹逍慕斂著冷冽的眸,點了點頭。

“本王知。”

“王爺,屬下先退下了。”

待玄柒走後,尹逍慕躺在床上,心中的恥辱始終難以磨滅。

該死的人,此辱不報,他枉為男人!

……

裴映寧失蹤了整整一日,第二天晌午了纔回太傅府。

也冇去彆的地方,就找了個小客棧住了一天而已。

不為彆的,主要是為了掩飾一的狼狽。

彆人穿越再不濟也是個行得正坐得端的人,而一穿越來就是個。雖然是形勢所迫被無奈,可是是實實在在的把一個男人給那啥了……

最讓恥的是發生那事時,冇經驗,那個男人好像也冇經驗,一番折騰下來比乾仗還痛苦,差點都以為自己要死過去了!

原來大也不是什麼好事……

在客棧休息了一天,順便把原存留的記憶梳理清楚了,鋪子買了裳,這纔不慌不忙的趕回家。

結果人一進家門,便被老管家馬安堵住。

“大小姐,您怎麼纔回來?老爺可氣壞了,正在書房等您訊息呢!”

裴映寧冇搭理他,隻按著腦中記憶去了主院的書房。

而書房裡,不止的爹裴哲山,還有繼母範碧珍以及範碧珍所生的兒裴靈卿也在。

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是文弱的年輕男子跪在地上。

看到回來,大椅上的裴哲山非但冇有親切和藹之,反而拍桌怒起。

“混賬東西,你還有臉回來?”

裴映寧愣。

冇看明白這是啥形勢。

直到繼母範碧珍開口,“寧兒啊,你已經同楚王有了婚約,怎還能同外男相好?你可知這般不但會害了你自己,還會連累咱們整個太傅府?”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