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穿越後娘難為 第一惡奴欺主

《穿越後娘難為》第一惡奴欺主

「妹妹這麼一大頂帽子扣下來姐姐可真是之不起啊,姐姐我大病初癒乏力得很,本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如果非要我站起來那又暈個幾天可不算是好事啊。」方初痕讓念央給自己又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吹了吹接著說,「妹妹啊,姐姐有一個問題想不太明白,想請教你。」

「說。」方語嬈抿著瞪著方初痕。

「主子說話下人,不僅如此還對主子大聲喝罵,我想問這樣的下人要如何責罰?嗯,我們方家如此大的家族,對規矩一事向來都看得極重,此時不巧正好有個下人壞了規矩。」方初痕這是將話給堵死了,如果方語嬈敢說香兒不用被懲罰那就是視方家規矩如無,反之即使們沒將方初痕當主子看待但是這也不能當面說出來,如果真這麼說了那也就太不將方家放在眼裡了,總之都要罰。

「哎喲,還真是士隔幾日刮目相看啊,幾天不見還真將自己當起主子看了,香兒教訓你是哪裡錯了,你眼裡確實是沒有我這個長輩嘛,我看香兒不用被教訓,你到是很欠教訓才對。」孫姨娘一向高高在上慣了,哪容得下有人敢如此調侃,何況這個調侃的人還是平時從來不放在眼裡的一個丫頭片子,嫡又怎樣,現在方家上上下下誰還將方初痕當主子看,給院子算是高抬了

方初痕聞言挑了挑眉有趣地看著孫姨娘,看來是高看了孫姨娘,若是孫姨娘能夠做到明面上當是嫡長給予幾分的尊重,而暗地裡再使絆子,那這樣還不容易對付些。

而事實則不然,孫姨娘是不住激的,如此一來對來說絕對利大於弊。

「是,姨娘教訓的是。」心一好,方初痕大度地不跟孫姨娘計較了,連剛剛那名丫頭喝罵的事也拋在了腦後,現在還真不能和孫姨娘,方老爺不在,如果真做出什麼來最後吃虧的可是自己,小不忍則大謀,這個道理還懂得。

Advertisement

「你。」孫氏和方語嬈對視了一眼,到對方初痕突來的示弱到不明所以,方才可是還咄咄人呢。不過幾乎是立刻兩人心裡都有了同樣的想法,那就是一向老實慣了的人哪有可能突然厲害起來,剛剛方初痕敢如此挑釁們也只是因為沈家退親一事刺激過度而已,只要們一使厲害方初痕還不是乖乖聽話的份。

「好了,你知道分寸就好,我們這次來是特意來告訴你,沈家已經來我們方家下聘,下月初十你妹妹語嬈就要嫁進沈家當大爺的嫡妻,我想你的姐姐,雖然是在足期間但也是有必要知道一下。」孫氏一邊說一邊盯著方初痕的反應,就等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嚎啕大哭呢。

方初痕當然沒如孫氏的意,什麼反應都沒有,只是輕輕「哦」了一聲。

方語嬈聽到孫氏提起的婚事,得拿帕子捂住了臉,俏臉通紅但是眉眼間的欣喜與得意卻怎麼也掩飾不住。

孫氏對方初痕的反應到很失,有心拿話再刺幾句,可還沒等開口便看到方初痕過來的眼神,那彷彿穿了心思的視線令十二萬分的不舒服!於是即將出口的話就這麼憋了回去。

這下孫氏可是氣得不輕,狠狠瞪了方初痕一眼然後站起來說:「二小姐,大小姐不舒服我們就不要再打擾了,先回去吧。」

「姨娘說得有道理,姐姐還沒有完全恢復,可憐得連站都站不起來呢,姐姐多休息妹妹先走了。」方語嬈儀態萬千地對著方初痕一笑轉便走,那表都是勝利的喜悅,看向方初痕的眼神像是在看手下敗將一樣,那子優越是自骨子裡散發出來的。

「好走不送。」方初痕將方語嬈的表都看在了眼裡,除了像是個跳樑小丑一般可笑外再無其它,今天孫氏二人打算來看笑話的算盤怕是要落空了,一想到這裡就心大好。

Advertisement

臨出門口時孫氏的兩個丫鬟都回頭瞪了方初痕一眼,飄雪看在眼裡后氣得全發抖,連個丫鬟都敢瞪自己的主子,這方家上上下下真是越來越不將方初痕當回事了。

「跟那幾個無知小丑生什麼氣?剛剛發生的事就當們給咱們表演了一出名『小人臉』的戲就行了,放鬆放鬆。」方初痕輕聲取笑著飄雪。

「噗,小姐說得真好,們那樣可不就是那樣嘛,呵呵。」畢竟只是小孩兒,念央想到自家小姐將孫氏和二小姐當了低下的戲子看待,便忍不住笑出聲來,哪裡還見剛剛的惱怒。

「笑了就好,以後也老是這樣笑,外面那群狗奴才平時定是沒給你們氣,你和飄雪再忍幾天,到時我定不會再讓我們三人在如此被的局面,我們了這麼多年的氣,是時候該翻了。」方初痕手指輕敲著桌面,雙眼向窗外,眼神充滿了堅定與不服輸,方老爺歸來之日,便是方初痕決定翻之時!

接下來的一天方初痕一直在思考著要怎麼做要如何做,到後來到是想出了幾個不算完的辦法,到底最後要選哪一個還待考慮,於是便就將飄雪和念央了來。

「你們兩個現在跟我說說方老爺平時待我如何,向我如實且詳細道來。」

念央和飄雪對視一眼,兩人眼裡都有幾分驚訝,對視完后便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起來,這個下了什麼另外一個便會立刻補上。

大概過了有一柱香的功夫,方初痕若有所思地說:「看來他對我還念有幾分父,並不是全然的視我為無。」

「是,老爺對小姐雖然遠不及對二小姐那般寵,但是一旦小姐出了什麼差子老爺還是很上心的,就是因為這一點,老爺在家時孫氏和二小姐想要做些什麼都要收斂得多。」

Advertisement

「我知道了。」方初痕點了點頭,看來這一世的爹比上一世的要好多了,上一世的父親可對無半分父慶幸自己生前買的保險益人寫的是外婆,為了防止繼母的狼子野心,早早地就立好了囑,死後所有財產都歸外婆所有,那一家子「狼」是半錢都拿不著!

「小姐,奴婢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說。」念央憂心忡忡地著方初痕。

「有什麼話但說無妨,這裡又沒有外人。」

「沒有外人」這四個字聽在兩名丫頭耳里極是用,均紛紛低下頭掩住眼中因而泛起的意。

「小姐,前些日子在廚房打下手的小紅將做好的參湯給孫姨娘端去時,中途不小心打碎了碗,參湯全灑在地上,孫姨娘得知此事後便罰了小紅五十大板!那五十大板打完后命去了大半條,最可悲的是孫姨娘命人止給小紅醫治傷口,結果小紅半夜發高燒,孫姨娘也不讓請大夫,連燒了三天三夜,再加上重傷一直沒有好好調理於是在第四天清晨病死了;」

「年前有一次孫姨娘用了丫環從外面買回來的胭脂后臉上長了幾個大皰,導致老爺連續十天都留宿在夫人的房裡,結果孫姨娘一怒之下便將買胭脂的丫環活活打死了;還有……」

「行了,你說這些是不是想告訴我孫姨娘在方家的勢力大得很,讓我不要輕易跟?」方初痕瞭然道,看著念央一臉憂心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孫姨娘看來是個心狠的主,不過既然這麼不起刺激也不起他人對不敬,那麼接下來做的事……

「小姐,奴婢所言句句屬實,沒有半分誇大之,奴婢勸小姐以後行事萬不可再像今日這樣頂撞孫姨娘了,現在老爺不在家,萬一孫姨娘惱起來對小姐做些什麼,那可是……」念央說著說著就哭了,不知道是嚇哭的還是因為太過擔心所致。

Advertisement

「莫哭莫哭,你的意思我懂。」方初痕拉過念央的手輕拍著,心下不無,這個世界里真心對好的人當屬念央和飄雪這兩個丫環了,令在難過時一想起們心頭便會湧起幾分暖意。

「那小姐要是想通了?」念央哽咽著,眼睛通紅地看著方初痕。

方初痕並沒有介面而是直直地看著念央一字一句地問:「念央,你回答我,你想這麼一直氣一直被排地過一輩子嗎?」

念央愣愣地著方初痕喃喃道:「奴婢、奴婢自然不想。」

飄雪也迫切地看著方初痕直點頭,那種冷嘲熱諷的生活真是不想再過了,可是們既然為小姐的丫頭,自然不能棄而去,為了小姐那些嘲諷辱罵們甘願,但是若能有翻的一天,們自然是求之不得。

「既然不想那就要和我一起努力改變這個局面,我有這個信心,你們有沒有?」方初痕語氣極為堅決,清麗的小臉信心十足。

兩名丫頭被自家小姐突然表現出來的堅決驚到了,一時間誰都沒說話均傻傻地站著。

「說話!」

兩人一激靈趕忙大聲道:「我們有信心!」

「好!那我們便要為了能過上好日子而有所準備了,我再問你們一句,若是你們因此要很大的委屈甚至有可能挨打,你們承得住嗎?」

飄雪和念央對了一眼然後齊齊看向方初痕堅定地回答:「我們得住。」

「那就好,老爺什麼時候回來?」

「聽說是後天下午。」

「確定?」

「確定。」

「那好,你們過來我告訴你們怎麼做。」

於是三顆頭顱湊到一起,三人開始嘀嘀咕咕地商量起來,三人一聊就聊了長達一個時辰之久。

當天晚上飄雪就跑去上房那裡找張氏,也好在巧,總之最後說服了張氏求得將那些收走的婆子和丫環再放回院子里去。

之所以張氏這麼容易就答應了飄雪的請求也是有原因的,方初痕住的院子里除了飄雪和念央是衷心於方初痕之外,剩下的那些二等三等丫頭及婆子們都是和孫氏的人。

當時和孫氏因為一些事鬧的有些不愉快,所以一怒之下才會在方初痕足期間將這些下人們都收走,如果只將孫氏的人派去別的院落那不知道孫氏會鬧什麼樣,於是便一狠心將自己的人也派走了。

現在飄雪來求,那正好順水推舟再將這些人都送回去,聽聞自大小姐傷好后變化很大,為主母又不好每日都去觀察,這次正好趁飄雪來求的這件事讓回到大小姐院子里幹活的婆子們好好觀察一下方初痕。

當晚那些丫頭婆子們便又回到了方初痕的院子里,這下安靜了很久的院子自然熱鬧了起來,不過畢竟太晚了,也沒發生什麼事便各自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初痕用過了早飯又在屋子裡時,念央拉著一個丫頭進來了。

「小姐,奴婢將這個『目中無主』的小青帶過來了。」

「有什麼事快說拉拉扯扯的,我可忙得很,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做呢。」小青嫌惡地甩開念央的手還用手帕了一下自己的手,彷彿沾染了不幹凈的東西一樣,眼睛瞟了瞟坐著的方初痕,不僅沒行禮眼神還不帶毫的敬意。

「現在當著大小姐的面我們就將事前因後果都說一遍!小青你說,為什麼讓你去領茶葉,結果你拿給我的卻是下人們喝的下等茶?那些好茶葉是否讓你們這群惡奴給私藏了?」念央問著。

小青斜睨著眉眼,冷冷看著臉不順的念央,十分不屑地說:「哎喲,我說央子,你還真當你們家小姐是主子啊,還好茶?好茶是那麼容易買到的嗎?那可是都給金貴的人喝的,怎麼可能會給你們這種低三下四……」

方初痕眼一瞇站起揚起掌就對著小青的臉就摑了下去,喝道:「你這個奴才在罵誰?」

小青冷不防被打了一掌,捂著臉獃獃地著方初痕,只是愣了片刻的功夫,隨後就大喊大起來:「打人了!打死人了!我不活了!我沒臉活了!」

念央嫌吼得太難聽輕扯了一下道:「你什麼呢?一點規矩都不懂。」

不知怎麼的,隨著念央輕輕的一扯,小青很「巧」地就跌坐在地上開始嚎啕大哭起來:「蒼天啊!大地啊!還讓不讓人活啦!主子無緣無故打了我一掌,連個奴才也敢打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那聲音大得整個院子里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聲音尖銳得令方初痕和念央直皺眉頭。

其實方初痕大病初癒再加上瘦弱的原因哪可能有多大力氣,那一掌的力度有限。這個小青撒潑耍渾坐在地上雙蹦還掄著胳膊大喊大,原因之一便是本沒將方初痕放在眼裡。

原因之二嘛,一想到原因之二,小青角便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等看向站在一旁的方初痕時,眼裡的嘲諷及惱怒連藏都不屑藏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