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玄幻奇幻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第一章:剛穿越就被女人咬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第一章:剛穿越就被女人咬

東亞人革聯11區,多災多難的東京市。

深夜,雨後的街道。

空氣被沖刷一新,地面積水反著遠五彩斑斕的霓虹燈

十幾個分佈在街頭巷尾的攝像頭已經損壞,零部件碎滿一地,掛在便利店上的長條形LED顯示屏,不停閃爍著一行鮮紅的字。

“請市民儘快返回家中,減外出。”

……

伊希斯踮起腳尖,輕巧避開一被鮮染紅的積水。

背後的街道上,是一副颶風肆過的場景,到殘留著破壞的痕跡。

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十幾個不人形的,從服裝備看應該是士兵一類的份。

“咳咳……”

忽如其來的咳嗽聲,讓準備離開的伊希斯停下腳步。

回首去,在角落中,唯一一穿著休閒服的忽然從地上坐起來。

在伊希斯的覺中,這和其他十幾個被殺的士兵一樣,都是死的不能再死。

此刻卻活過來了。

“咳咳……”

方誠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單手扶著牆,一臉懵

他明明上一秒還在蹲在家裡廁所裡玩手遊,下一秒就換了個,出現在這陌生的街頭上。

而眼前一幕直接讓他傻眼,難道剛穿越就誤戰場?

或者是片場?

視野中還有個淡淡的4字,不注意看都難發現。

方誠低頭雙眼,重新擡起頭,打量周圍。

死寂殘破的街道,周圍七零八落的死,還有一個金髮紅瞳的人,站在幾十米之外。

人大約二十歲左右,雙眼如紅寶石,瓊鼻櫻脣,五沒有一瑕疵,材是完的黃金比例,一頭金長髮如瀑布般垂落至腰間,在夜中竟帶著淡淡輝。

Advertisement

只穿著一條純白的長,給人的覺就像從天界下凡的神。

高貴,豔,不可

方誠下意識要手機。

這麼好看,一定要拍照發到朋友圈。

讓那羣把自己P到連親媽都不認識的同事見識一下,什麼天生麗質,什麼做施法材料。

但馬上他就意識到自己已經穿越了,再也見不到那羣事

而且手機沒到,只到粘稠的

方誠低頭一看,滿手都是,把潔白的T恤染得一片通紅。

什麼況,一上來就破防?

“你不對勁!”

充滿魅力的嗓音忽然在耳邊響起。

數十米外的金髮人,一瞬間來到方誠邊。

方誠本能的要躲避,但卻陡然僵住,連手指頭都不了。

“你應該已經死了,爲什麼還能活著?”

從伊希斯口中吐出的語言是純正的英語,以方誠的工地散裝英語能聽得懂。

他此刻渾無法彈,唯有還能說話。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還能說什麼,說自己穿越了才死而復生?

伊希斯的手指從方誠的臉頰輕輕過,往下落到口上,卻什麼也沒到。

記得很清楚,這個小鬼只是個誤戰場的倒黴路人,剛剛面就被流彈擊中口死了,爲什麼現在彈孔消失了?

伊希斯豎起兩手指,輕鬆刺方誠的口,在他的尋找著。

這一幕太過刺激了,比約個小姐姐一起吃結果人家掏出來比你大還要刺激。

方誠張想要喊,結果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很快,伊希斯就從方誠的找到一顆彈頭,證明的所見並非虛假。

Advertisement

笑了笑,正要說什麼,忽然擡頭看了一下遠方的夜幕。

漆黑的夜空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移

伊希斯稍稍出不耐煩的表,向前一步,手扶著方誠的肩膀,把臉湊到他耳邊。

“小弟弟,姐姐送你一個驚喜。”

話聲剛落,便張口咬住方誠的脖子,兩顆細長的尖牙刺穿脈,溫熱的鮮狂涌而出,被口中。

方誠覺自己就像一個無辜的小池塘,而這人就是一臺大馬力的水泵。

他想要反抗,但卻被無形的力量錮著,彈不得。

隨著鮮流逝,力正在飛速消失。

淦,剛穿越過來就要死?

那我豈不是白穿越了?

方誠腦海中只剩下這個念頭,雙眼發黑,意識開始渙散。

伊希斯鬆開手,方誠整個人像一灘爛泥似的倒下,雙眼無神的著夜空,微微張開,拼命想要呼吸新鮮空氣。

伊希斯用舌頭角殘留的鮮,表頗爲失:“普通味道,一般貨。”

半昏半醒的方誠聽到金髮人的評價,心中頓時生出一怒火。

你™,白嫖還有臉嫌棄?

伊希斯蹲到方誠邊,如紅寶石的眼眸觀察方誠的變化,想要看他是否還能痊癒。

似乎是某種錮被解開,方誠的終於能了。

他的視線落在金髮上,用中僅存的力,緩緩擡起手,朝口抓過來。

伊希斯見到方誠的舉,並未生氣,而是展一笑。

“真是個小鬼,快要死了都想姐姐一下嗎?”

沒有躲閃,眼神帶著戲謔,任由方誠的手靠近。

在方誠的手即將到伊希斯的口時,陡然加速,猛地向上一,兩手指進了的鼻孔。

Advertisement

伊希斯:(⊙ˍ⊙)

活了不知道多年,見過無數想要對自己做各種各樣事的男人。

唯獨沒見過自己鼻孔的。

因爲太過出乎預料,以至於一時間竟然沒躲開。

伊希斯忽然出現在方誠的另外一邊,手指已經按在方誠的心臟位置上。

低頭看著方誠,微笑道:“小弟弟,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方誠也出虛弱的笑容:“淦霖娘!”

“……”

伊希斯的笑容消失了,手指輕輕往下一按,方誠的心臟瞬間四分五裂。

他眼中的神采迅速黯淡,氣息斷絕,死得不能再死。

伊希斯殺死方誠後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仔細觀察了一會,發現方誠並沒有復活的跡象,死的不能再死。

有些意興闌珊的站起來,雙手背在後,邁著輕快的步伐,轉消失在深邃的夜中。

漆黑的街道恢復死寂。

大約十幾分鍾後,在地上躺的方誠猛地坐起來,捂著膛大口大口的息,彷彿溺水的人得到新鮮空氣。

息著打量四周圍,發現伊希斯早已消失不見。

“……沒死?”

方誠低頭看著滿,有點懵,而口的傷正在以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他正要爬起來,悶哼一聲又坐回去,腦袋脹痛起來。

大量陌生的記憶畫面在腦海中瘋狂閃爍,就像在看快進一百倍的鬼畜視頻,晃得他頭昏眼花。

好一會才接完這些屬於原主的記憶,方誠扶著牆站起來,渾虛弱無力,彷彿相位猛衝後的腎支,幾乎走不路。

他辨明方向後,慢慢離開這個地方。

在街道的上空,一架小型無人機悄然飛過。

……

按照腦海中的記憶,方誠回到這的家。

面積狹小的公寓。

回到家中時,他口的傷勢已經癒合,力也逐漸恢復到正常水準。

上沾滿下,方誠赤浴室,開始沖洗

冰涼的水讓方誠燥熱的心逐漸冷靜下來,腦海中雜的記憶也終於理清。

他已經知道自己來到一個怎樣的世界。

這個世界與地球相似,但存在著超自然力量和各種詭異怪,因此歷史也變得不同。

在意識形態的衝擊下,以及生存環境日益險惡,有著相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各自組政治聯盟,應對危機。

現在是東亞,西歐,北三足鼎立,彼此既競爭又合作。

東亞的政治組織是人類革新聯盟,日本爲11區。

是一個在11區上學的普通高中生。

按照慣例,與方誠同名,父母早亡無妹有房,獨自一人生活。

原主躲在家中打了一整天遊戲,晚上溜達出去找吃的,沒想到會誤政府武裝力量追擊怪的戰場,然後被一顆流彈送去見爹孃。

據這個世界對超自然種的定義,那個金髮人應該是吸鬼,一種極危險的生

方誠不爲原主默哀三秒鐘,這輩子第一次被人咬,結果臨死了還是沒能看到。

默哀結束,方誠走到鏡子前。

鏡子中是一個長髮消瘦的年,可以蓋住耳朵和眼睛的頭髮被他起來,出一張端正帥氣的臉,蒼白的,還有兩個熬夜帶來的黑眼圈。

“還行,有我穿越前十分之一的帥氣,不然沒有代。”

方誠仰起頭,用手脖子。

這裡剛纔被那鬼咬出兩個,現在已經癒合。

但那種鮮流逝的心悸還殘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水蛭吸人的時候,會分泌麻醉劑,減的痛苦。

這吸鬼連水蛭都不如。

不過他的竟然能死而復生,傷勢痊癒,難道已經變鬼了?

方誠想到對方說要送給自己一個驚喜,不會就是這個吧?

這還真是個驚喜,下次要是能再上,方誠願意贈送一筆億萬大生意給,好好報答這份“驚喜”。

“嗯?”

方誠又注意到,視野中有個淡淡的3字,他靠到鏡子邊照了照,發現左眼眼瞳中果然倒映著一個3。

“什麼玩意?”

方誠心裡微微一驚,剛纔穿越的時候,這個數字還是4,現在就變3了?

而這段時間,他被那個鬼殺死過一次,又復活了。

難道這個數字代表自己的復活次數?

就在方誠沉思時,耳朵忽然一,聽到浴室外傳來細微的靜。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