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重生之侯門閨懶 楔子 流放

《重生之侯門閨懶》楔子 流放

南唐宣恆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三日,皇帝駕崩。同年二月初六,皇太子劉擎即位,改年號爲慶通。慶通元年三月初十,靖王劉勐謀謀反。謀反的兵馬尚未發,靖王劉勐便被已經得到消息的皇帝親衛抓進了皇宮。同日,靖王自刎於青鸞殿新皇面前。

靖王謀反一案,整整審了兩個月尚未有結果。南唐名將蔣方,也是先帝冊封的世襲罔替的鎮北侯,算得上中堅的保皇黨,竟也因在王府中搜出的幾個拜帖,而被懷疑涉嫌到靖王謀反一案。蔣家除兒外的所有男丁,全部鋃鐺獄。

又過了兩個月,靖王謀反一案在皇上全程監控的況下得以結案。靖王已死,王妃與靖王之子皆貶爲庶人且永。所有可以確定參與的員與將領,全部斬首。涉案嚴重者,株連家族者亦有之。

而鎮北侯蔣方雖然最終沒有被查出切實與靖王謀反有關的證據。但其確實曾與靖王有過幾次接,仍舊被判有罪。雖無蔣方涉案實證,可即確定涉及謀反便應是死罪。不過皇上念蔣方曾爲南唐立下多次悍馬戰功,命刑部酌減刑,留下了蔣家一門的命。

不過死罪能免,活罪難逃。蔣家所有男丁全部罪籍,流放三千里至西北邊關做軍戶。鎮北侯府被摘了門匾,了封條。

出了京城北門一直向北的道上,三十里的路邊有一個茅草亭。兩個著布便服的軍將,腰板筆直的坐在亭子裡的石坐上。兩人面凝重目擔憂的向南著人來人往的道。

亭子外面,拴著兩匹高頭駿馬,另外還有一輛驢板車,車上只鋪了一層略厚的舊褥子,外加一個包裹。那輛顯得很破舊的驢車和旁邊的高頭駿馬相比,看起來十分的不起眼。

Advertisement

突然,亭子裡的兩人一齊站起了子,邁著大步走到了道上,目盯著南邊緩緩而來幾個破罪犯,還有罪犯兩邊那一隊牽著馬的兵士漸漸走近。看到押送的兵士們沒有騎馬,而是與最前頭的那位老大人一起步行,兩個軍將眼裡的擔憂消了不,同時上那可覺的戾氣也去了大半。

“大人……”兩名軍將一齊走到了最前頭的蔣方前,恭敬的行了軍禮。只喊了一聲,兩人便哽咽了嗓子。

“兩位將軍,切莫如此。如今蔣某已經是罪,實在當不得你們二位這一聲‘大人’了。蔣某實在擔待不起。”蔣方眼裡滿滿的都是欣和歡喜,出口的語調卻冷冰冰的全是疏遠。他深深的對兩位軍將躬施禮。後面的蔣家男兒們看了,也立即跟著深深的弓腰施禮。

“大人不可如此……”兩位軍將急忙上前將蔣方扶了起來,其中一位強忍著心中不能道明的難過和怨憤,快速的說道:“大人,其他人不能來,就我們兩個是閒的,來了也無關大局,大人不必爲我們擔心。大人,咱們不敢做太多,只找了輛驢車來……大人有宿疾,皇上也知道的,必不會因此而惱了我們的。大人……”

蔣方順著兩人目向了停在亭子旁邊路邊上的驢車,又轉過頭來深深的看了眼前兩人一眼,慢慢的點了點頭,仍舊聲調冰冷的道:“蔣某多謝兩位將軍。”

因爲年輕時常年征戰,早就添了無數傷。從京城到下個城鎮,還有接近百里遠。幾個月的牢獄之苦,他的再也撐不住,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若一直步行,他本就撐不過今天。

“大人,保重。”兩位軍將看蔣方並沒有推辭,目中的擔憂消了一些。他們也知道若做的過多,其實是害了蔣家,因此不再停留。行了個軍禮告辭後,兩人便直接去亭子邊解了各人的駿馬,縱馬往南邊京城方向去了。

Advertisement

蔣方一衆看著兩人絕塵而去後,方纔有士兵去亭子邊將那驢車拉了過來。蔣方並不客氣,沉默著上了車,慢慢的靠著那個鼓鼓囊囊的包袱,半躺在厚厚的褥子上,舒服的輕輕嘆了口氣,閉上了雙眼。

看著蔣方躺好了,衆人才又慢慢的向北繼續出發。

夜裡,衆人歇在了京城北五十里外的驛站裡。第二天又行了一天路,來到了另一個大城,蘇城。然後,先一步來到蘇城的蔣家眷和孩子們,終於與了罪籍的蔣家男丁們匯合到了一

蘇城驛站的大堂裡,蔣方的三兒子蔣邕目略帶悲傷的看著靠著自己的妻子和懷裡的小嬰兒,深深的嘆了一聲。

他是個沒用的,不但份上只是庶子,其他方面更是比不上那兩位嫡子哥哥。他腦子不夠靈活,學武的天賦也一般。不像大哥,不但讀經史兵書,武功也學得了爹的十十。即便不跟大哥比,就是二哥,也比他強的不是一星半點。都是一同跟著爹學的功夫,二哥已經能跟大哥爭個高低了,他卻連大哥的角都還沾不到呢。

所以,蔣家此次落難,心中最爲平靜的反而就是蔣邕。他之前並無職,也不期待,此刻的心理落差還不算太大。在他心裡,只要父親還在,蔣家就倒不了。

不過,蔣邕想不通一向遠著靖王的父親爲什麼會被查出跟靖王有關係來。那些拜帖到底是哪裡弄出來的?還是說父親暗地裡做了什麼他們兄弟不知道的事嗎?

其實,就算了牽連被判了罪,蔣邕心裡也並沒有太過怨恨。他只是不解,一向睿智的父親,怎麼會讓自己牽扯進謀反這麼大的事裡?

Advertisement

不過,蔣邕此刻最心疼自己剛出世還不到半年的兒。還什麼事都不懂呢,就跟著他這樣的罪……還有妻子,自從嫁給他這兩年不知了上面兩位嫂嫂多刁難。如今,又要跟著他遭這個罪……

“玉兒,委屈你了……”

蔣邕的妻子李氏一怔,擡起頭來目清澈的著蔣邕,微笑著搖了搖頭道:“邕哥說什麼呢?我們夫妻一,有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只是婷婷年齡還有些太小,往後趕路可能會些罪了。”

蔣邕又嘆了一聲:“是啊,只盼著那些軍爺們能念著父親以前的分,趕路慢一點。還好你和……咱家的孩子們都不用罪籍,否則的話……”

李氏著蔣邕的目了幾分,跟著道:“嗯,皇上對咱們家……也算寬待了。”

因爲全家的命都得以保全,所以蔣家人雖然悲傷難過,但卻並沒有失去希。他們在蔣方這個大家長鎮定的帶領下,對不可知的未來雖然忐忑,卻不懼怕。他們堅定地相信,蔣家終有一天會重新迎來輝煌。

直到,一個月後,他們在一夜之間,全都染上了時疫。不過十天,蔣家全家十幾口,竟幾乎全部病死。全家的男人們,除了蔣邕,連一個男孩兒也沒剩下。而人們,竟然沒有一個剩下。就連蔣邕的妻子李氏,也病死了。

蔣邕眼看著一個個家人先後離他而去,神和心靈幾乎完全崩潰。他也得了病,可吃了藥之後他的病就治好了。他們請的是整個豫州地界最好的大夫,用的是最好的藥。爲什麼他好了,其他人卻沒有治好?

就在蔣邕絕到想要自殺時,大夫將救下來的兒送到了他懷裡。當他看著自己懷裡呼吸雖然微弱,但卻確確實實還有命在的兒,才彷彿在無盡的昏暗裡看到了一點點的明。

Advertisement

當親人們都永遠的離他而去時,蔣邕絕,恐懼,悲痛,怨恨的本沒有勇氣再活下去。除了懷裡的那一點點溫暖,蔣邕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了一片冰凍!他抱著懷中的兒,慟哭流涕。這一點溫暖,是他唯一的救贖,讓他明白,他還不能死。

妻子死時,他答應了,他一定會好好保護兒,將人的。

父親死時,他也曾經答應過,只要蔣家還有一滴骨在,他就要好好護好了,將蔣家的脈延續下去。

大哥死時,告訴他他們得的本不是時疫,是中了毒,是有人要害他們蔣家。他答應了大哥,總有一日要報了這滅門的仇。

就連最後二哥死時,也著他答應了一定護好自己的命,好好的活下去。爲了蔣家的傳承,爲了蔣家的榮耀,更爲了蔣家的仇!

蔣邕痛哭著,將碎塊的心再合到一。他得活下去,他一定得好好的活下去!爲了兒,更爲了蔣家!

京城裡,正鬥志昂揚、壯志凌雲的想要開拓一代盛世的新皇劉擎,愕然的看著向他稟報著這一消息的親衛統領,只覺得眼前一陣發黑。

他之前就覺得蔣方涉及謀反一案有些不合理。但因爲擔憂蔣方軍功太高,如果繼續尊崇著蔣家,日後說不定就是禍。所以,他纔將錯就錯的……

他只是打算晾著蔣家幾年後,再給蔣方平反,將昔日榮耀還給他的。可現如今……

皇上臉上猙獰著,目森然的瞪著匍匐在地上的親衛統領,又驚又怒的全忍不住發抖。他咬牙忍著中發狂的怒意,語氣森的問道:“蔣家,還剩下誰?”

親衛統領聲音沉痛的回道:“回皇上,蔣家,只剩下了蔣邕和他半歲的兒……”

皇上驀地瞪大了眼,滿目驚怒惶然的擡頭著宮殿屋頂那緻華的雕花,眼中卻沒有焦距,什麼也看不到。他向後倒退兩步,頹然坐回了龍椅上。

蔣方,那是他的南唐國中最厲害的大將軍!北蒙人聞其名而變的“活閻王”!還有他的大兒子蔣峰,假以時日便是另一個大將軍。其二兒子蔣雲,也是不可多得的將才。竟然,全都死了……南唐再無鎮北侯,再無北蒙人眼中那個曾經五日奪五城的“活閻王”!

活下來的,只有最平凡的蔣邕!那個蔣邕,除了會些功夫,就是個庸才!蔣家,竟然完了!他的朝堂上,有一大半的將軍是蔣老大人帶出來的!

皇上悲痛的擡手蓋住了眼。父皇曾經說過,蔣方耿直忠誠,可給予十分的信任。蔣家一門三子,各有其才。護住了蔣家,就護住了南唐西北的軍防。可他,就因了一點兒的私心,就將蔣家給弄沒了!

“給朕查!給朕從頭到尾徹底的查!敢在暗地裡害了朕的一門忠將!朕要株他滿門,滅他九族!”

大殿裡迴盪著皇上狂怒森然的吼聲。跪在殿上的親衛統領,全繃著,盯著地面的雙目猛的睜大了一分,而後他重重磕了一個頭,高聲道:“微臣,謹遵聖命!”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