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機長先生,我們不約 第27章 江清的打算

《機長先生,我們不約》第27章 江清的打算

想到這里,江清放在桌下的手了起來,暗暗的下著決定,不管如何,也不管他現在的態度有多冷淡,有多不想原諒都一定要打他,重新在一起。

就不信江清的魅力,還不能拿下這個男人,曾經都拿下了,沒道理現在不行了,尤其是現在這麼完

江清臉上揚起一抹恣意風華的絕微笑,看愣了隔壁桌的好幾個男人,“景川,剛才在機場,簡設計師說你們認識了三年,你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嗎?”

把玩著杯子的厲景川愣了愣,“怎麼突然問這個?”

“就是覺我兩次看到你和簡設計師站在一起的氣氛有些奇怪,所以很好奇。”

“那是怎麼說的?”他不答反問。

沒說,只說你們三年前認識的,乘坐你管理的那架航班。”江清如實的把簡思弦說的話照搬了過來。

厲景川意味深長的冷呵了一聲,“是這麼跟你說的啊。”

“難道在說謊?”江清眼睛一下子就危險的瞇了起來。

厲景川隨手扔開手中的杯子,慵懶的往后靠去,臉上的表似笑非笑,“我和怎麼認識的,跟你有什麼關系嗎?”

“當然有!”想都沒想就口而出,“我是你朋友。”

“你是嗎?”

Advertisement

短短三個字堵的江清是啞口無言,臉上青紅加,憤難當,忘了,和他早在三年前就分手了,現在不過是來求復合的,還沒有功呢。

“我......我作為朋友了解一下有什麼不對嗎?”江清不忿的說。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吧。”厲景川勾著角,眼里閃爍著冷的神

他想到簡思弦那個人居然否定和他的關系,那他就如所愿好了,“我和的確是那麼認識的,只不過其中還有一些糾扯而已,至于和是不是很好的朋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是!但我和的關系,卻比朋友要復雜,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江清說不出話來,要怎麼說,滿意?還是不滿意?好像都不適合。

不過還是有些好奇他和簡思弦那個服裝設計師之間,所謂的復雜關系到底是什麼?

但看他提起那個簡思弦的態度,跟對冷漠的態度一比完全就是兩個極端,可見簡思弦在他心里的地位還不輕呢。

江清說不妒忌是不可能的,但也沒有把簡思弦歸類到敵這一塊,主要是太自負了,認為厲景川本不可能看上簡思弦那樣什麼都比不上人,因此也沒有去想他們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

Advertisement

只認為他們是朋友,但又不是特別好的那種,屬于一般,卻又能夠說上話的朋友。

江清心里很酸,看著厲景川的眼神寫滿了幽怨,他對簡思弦的態度,都比對這個前友的態度好,真是氣死了。

或許,那個簡思弦可以利用一下。

江清默默地打著算盤,厲景川很了解,一貫獨來獨往,他們往的時候,他就沒有朋友,他本也不喜歡有朋友,但是現在的意思是那個簡思弦有可能是的朋友,那麼這里面的深意就不簡單了。

既然簡思弦可以和厲景川說上話,江清想自己或許應該搭上簡思弦這條線去攻略厲景川。

這樣想著,心里已然下了決定。

“阿嚏!”正在和趙雨霏吃飯的簡思弦冷不丁一個大噴嚏。

趙雨霏嚇得筷子一抖,差點就掉了,“冒了?”

“哪兒能,現在還沒秋呢,估計有人在想我吧。”笑笑的自己的鼻子。

“哦?那你說是誰在想你,厲景川?還是老顧?”趙雨霏打趣。

簡思弦白了一眼,“懶得理你。”

明知道現在厲景川和江清在一起,怎麼可能會想,至于顧明朝,表示不想提。

“切,不回答算了。”趙雨霏不屑的聳了下肩膀,飛快的夾起盤子里最后一只可樂翅放進碗里,生怕被搶了一樣。

Advertisement

看著閨這猥瑣的作,簡思弦哭笑不得,搖搖頭后轉移話題,“過兩天你去跟拍嗎?”

“下期MOMO的封面拍攝啊?”趙雨霏啃著翅模糊不清的問。

“嗯,這次不出外景,就在攝影棚里拍攝。”

趙雨霏丟掉骨頭一口應下,“去,怎麼不去,這次我要去好好看看江小妖一回來,就把厲景川的魂勾走了,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狐貍變的,長了九條尾。”

“你夠了啊,什麼跟什麼啊,江清是厲景川的前友,是真回來厲景川跟走不是很正常嗎?”簡思弦說,裝作不在意的表下,是掩藏著的苦

趙雨霏哼了哼,悶悶的道:“我就是替你不值啊,你那麼厲景川,一回來,你就離開,還什麼都得不到,只給自己留下滿腔痛苦,公平嗎?”

“沒什麼公不公平的。”簡思弦垂眸,讓人看不清的表,“這個世界上沒有規定我他,他就必須我的說法,再說我和厲景川本就不是男朋友,就是解決需求的P友,現在正宮回來了,我自然就該功退了啊。”

“哎算了算了,懶得跟你說,我替你抱不平,你自己到沒什麼覺看得開,我一個人唱獨角戲像個小丑一樣。”趙雨霏不太開心的冷哼了兩聲。

Advertisement

簡思弦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傷了閨的心,也是,閨一心為著想,為抱不平,而自己卻不在意,的確有些傷人心的。

“生氣啦?”簡思弦一臉抱歉的推了推趙雨霏放在桌上的手。

后者一哼,把手回來,別開頭閉著眼睛不說話。

妥妥的生氣了。

“對不起嘛,我錯了,別生氣好不好?”簡思弦哄小孩兒似的哄,聲音溫的像一汪清泉劃過手心,人心里

趙雨霏開眼皮,看了一眼,又哼了一聲,還是不說話。

簡思弦眼珠轉了轉,隨即眼睛一亮,有了主意,“我給你買一包夾心糖怎麼樣?你不是最喜歡那個了麼。”

夾心糖?

趙雨霏耳朵,然后猛地睜開眼睛,抿著深沉的說:“一包怎麼夠,我要兩包!”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