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舊情綿綿 第二十七章一次過

《舊情綿綿》第二十七章一次過

第二十七章一次過「景蕭,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了你好久啊。」拉著陸景的袖子,祁暖開心的笑著繼續說道:「走吧,我們先進去吧,我給你準備了一個禮,你給我準備禮了嗎?」

祁暖這一句話說出來,頓時,就已經化了那個純真的,不諳世事的千金小姐沈雪,而看著的人,就是的心上人陸景蕭。雀躍的小步子,滿心滿眼,就隻有那個長相俊朗,麵目溫潤的男子。

陸景臉上的微笑為不可查的頓了頓,然後手颳了一下祁暖的鼻子,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你啊,走吧,我們進去吧。」

「嗯。」挽著陸景的手,祁暖的臉有些微紅,時不時的看旁邊的俊朗男人,眼神有些轉,裡麪包含的滿滿的都是,還有幾年後見到陸景蕭的開心。

祁暖隻是這樣一個作,就把一個竇初開,遇見心上人的心理表演得活靈活現。而陸景不愧是影視巨星,不需要多加反應就直接進了戲。

進了別墅,祁暖拉著陸景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然後神的對他一笑,「景蕭,你等等啊,閉上眼睛,一會兒我有驚喜給你。」

麵對這個天真活潑的大小姐,陸景總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好,我閉上眼睛了。」示弱般的這樣笑著說道,陸景把一個男人麵對從小照顧到大的孩兒無法拒接的表全部演了出來,但是那個無法決絕卻不是對喜歡的人拒絕,而是像是對待一個小妹妹一樣的護和寵溺。

祁暖的笑了笑,仔細看了一會兒陸景的臉,祁暖這才從後拿出一個小盒子,在陸景的麵前一邊搖晃著一邊笑道:「唔,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怎麼樣?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禮,你看看,你喜不喜歡?」

Advertisement

說著這話的時候,祁暖臉上帶著笑容,語氣中含有一小點的威脅,似乎若是眼前的男人不喜歡的話,就會立刻翻臉,但是眼裡心裡都是笑意滿滿,完完全全表現出了對陸景的喜,這是從骨子裡出來的喜歡。

陸景沒有開啟盒子,而是直接說道:「唔,你送的東西,我哪裡敢不喜歡。」接著他開啟盒子,眉頭挑了挑,然後對祁暖一笑,「很好看,我很喜歡。」

陸景這話一說出來,祁暖先是呆了呆,然後角微微揚起,眼睛靈的轉了一圈,像是強忍著笑容,抿了抿,哼了一聲。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卡!」祁暖的這一句話說完,路銘立刻喊卡,「這一幕過了,下一幕準備。」

路銘這話說完,周圍立刻靜了一下,竟然一條就過了。就是坐在一旁沒有看那邊的沈菲心拿著劇本的手頓了頓,然後將淡漠的眸子看過去,看見的就是祁暖和路徑兩人捱得的樣子。路銘拍戲,追求完,一個鏡頭不行就得重來,不過就是這樣的堪稱苛刻的要求,才使得他的作品是最好的。

但是現在……竟然是一條就過了麼?

路銘的這一句話落下,祁暖立刻鬆開了挽著陸景的手,也往後麵挪了挪,拉開了距離。

「陸哥,剛剛麻煩你了。」

陸景卻是微微搖頭,看向祁暖的目微微有些變化,這個孩兒,似乎並不是他想的那樣。

「沒關係,你的演技不錯。」

說著,陸景就要起離開,今天他不止這一幕要拍,還有和沈菲心的對手戲。這會兒,沈菲心已經走過來了,祁暖立刻站了起來,對微微彎,「沈姐。」

沈菲心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祁暖,然後對陸景說道:「陸景,走吧。」即使是對著陸景,沈菲心也是沒有任何的表變化。

Advertisement

沈菲心長相隻是清秀,但是卻極有靈氣,屬於演一種角就像那種角的人,演繹天賦極高,因此,在不過二十八歲的年齡,已經為了唐氏影視的一姐。

一般來說,走到那個地位的人都有一些脾氣,祁暖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明星,也不會因為自己演二號就覺得應該對自己的態度不同,因此麵對沈菲心對的態度並不顯得低落。

「你啊,還是這一副脾氣。」陸景卻是搖著頭對著沈菲心無奈的笑了笑,言語間顯得有些親昵,「行,我們走吧。」

沈菲心先走,陸景站起來跟在後,不遠不近,剛剛好。而沈菲心雖然看著淡漠,但是神卻是緩和了一些。

見到這樣的沈菲心和陸景,祁暖微微愣了一下,似乎他們的關係並不和外麵傳的一樣,然後搖頭,起離開,別人如何,與無關。

祁暖正要離開,劉瑾已經走過來了,但是一個人攔在了的麵前,抬著下,眼神鄙夷看著祁暖的人不是唐欣又是誰。

「祁暖,你也不過如此。」

祁暖沒有理唐欣,直到說完這一句話,這才抬頭,平淡無波的看著,微微啟,「說完了嗎?說晚了我就走了。」說完,祁暖直接越過唐欣離開。

對於這種找別人麻煩的人,祁暖一向不喜歡理會,因為你越是理會越蹦躂得厲害。

唐欣看著祁暖離開自己的影,一張紅被咬得泛白,如果祁暖的演技真的很差,還能說說,但是剛剛祁暖的表現,不得不說,真的是很好的,就是對演戲要求完的路銘都沒有喊卡,也就是說,祁暖能夠得到這樣一個角,完完全全是憑藉自己的演技得到的,網上盛傳的什麼潛規則,就是完完全全的流言。

Advertisement

「路導,我能看看剛剛我拍的那個鏡頭嗎?」祁暖沒有離開,而是到小劉那裡喝了一口水,然後就到了在一邊看拍攝效果的路銘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我這是第一次拍戲,我怕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路銘抬起頭來,一雙睿智的眼睛看著臉郝然的祁暖,眼神微暖,「還行,雖然是第一次,但是也可圈可點,保持下去就行了。」

陸景和沈菲心也是站在路銘邊的,對路銘對於祁暖的評價微微有些怔愣。平常人隻會覺得路銘這一句話隻是簡單無常的評論,但是他們卻是知道,對於一個可以說是剛剛進影視圈的新人來說,路銘的這個評價有多高,他們是不會明白的。

若是祁暖繼續這樣保持下去,那麼路銘的下一部電視,也許就會繼續找祁暖演。對於新人來說,路銘的這個評價就是肯定,隻要這個評價傳了出去,那麼……祁暖的演藝之路就會無比的順暢。

沈菲心沒有看見祁暖和陸景的對手戲,心裡有些訝異,要知道就是,也沒有得到過路銘的這樣評價。倒是陸景,仍舊是微微笑著,對於路銘給祁暖的評價,他沒有任何的反應。

祁暖還不知道路銘這個評價的重量,隻是覺得自己的演技確實也隻是可圈可點,比之圈其他前輩確實差了很多。當即祁暖就對路銘彎腰,「嗯,祁暖知道了,祁暖會努力琢磨演技,保持下去的。」

祁暖這話說出來,倒是真的像是一個剛圈的新人了。縱然演技再好,說起來,還是不會太圓的說話。若是別人得到路銘的這個評價,怕是早就不留痕跡的拍馬屁去了,哪裡有祁暖這樣真真正正的像是來問演戲的事的。

Advertisement

看到這裡,饒是在一邊保持淡漠的沈菲心也是突然笑了一聲,路銘也是笑了出來,看著祁暖直搖頭。

聽見兩人的笑聲,祁暖頓時白皙的臉變得通紅,又是彎,這次卻是被路銘給拉住了,「算了,你也別彎了,你這彎多了,老頭子我可是要折壽。」

聽到路銘這樣跟自己開玩笑,祁暖心裡才鬆了一口氣,臉上也出了一個微笑。

「倒是要謝謝路導,真的很謝你,祁暖剛圈,還有不懂得地方,希你多多包涵。」說完,祁暖又對一旁的沈菲心和陸景彎,「也希沈姐和陸哥多多指教。」

沈菲心臉上淡漠的表終於消失了,清秀的臉變得和,笑著回了一句,「倒是個懂禮貌的小丫頭,指教談不上,不過要是不嫌棄的話,以後有時間,我們倒是可以對對戲。」沈菲心這話說出來,就是對祁暖的肯定了。

「菲心這話都說出來了,祁暖,你可要抓住機會啊。」一旁一直溫潤笑著的陸景居然也開了一個玩笑。沈菲心和陸景兩人這樣,祁暖倒是覺得有一點侷促,沒想到兩個可以說是站在神探上麵的一哥一姐,竟然是這麼平易近人。

「是。」吶吶的回了一句,祁暖微微低著頭。

看見祁暖這個樣子,路銘倒是笑了,「行了,陸景,沈菲心,你們兩個也準備一下,一會兒就開拍了。祁暖,要是公司沒事,倒是可以留下來看看學習。」

祁暖抬起頭,點頭,「嗯,祁暖知道了。」

就在這個時候,劉瑾卻是把電話拿了過來,先是對路銘恭敬的打了一個招呼,然後把手機給祁暖,「小暖,你的電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