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舊情綿綿 第十一章偷偷的喜歡

《舊情綿綿》第十一章偷偷的喜歡

第十一章的喜歡許若言的小叔叔,祁暖沒有見過,據說是很早之前就不怎麼回家了,因此在傅寒琛那裡,他能提供的資料也不多。

心裡裝著事,祁暖臉上也沒有太多的表變化,而是依然笑著。

餐桌上,許晟放下筷子,,看著坐在一起的祁暖和傅寒琛突然說道:「若言,寒琛,什麼時候你們把婚禮給辦了吧。剛剛我也和你爺爺商量了一下,爺爺也想早點抱個小曾孫。」

許若言的爺爺許老爺子不好,在保姆的照顧下已經早早的休息了,但是要做的事也先和許晟給商量好了。

「也是,你們也在一起這麼久了,雖然領了證,但是沒有婚禮總歸是不好的。」一旁的穆心慈也是笑了,慈的看著祁暖,拉著祁暖的手繼續說道:「這樣吧,等寒琛正是為集團總裁的那一天就舉行怎麼樣?」

祁暖和傅寒琛的年紀都不是很大,之前傅老用生病還有權威脅傅寒琛,他們也是知道的。想到兩個孩子本來就是要在一起的,祁家這邊也沒有反對。之前傅寒琛以自己現在還不是集團總裁的藉口拖延了婚禮,因此他和祁暖兩人現在隻是領證的狀態,婚禮也是沒有辦的。

雖然祁家之前不怎麼答應,但是祁暖扮的許若言一番撒說服之後便答應了。畢竟如果真舉行了婚禮,到時候祁暖要離開可是一點兒也不容易的。

祁暖一愣,反的看向一旁的傅寒琛,傅寒琛隻是頓了一下,溫和的眼睛看著祁暖,對許晟他們點點頭,說道:「那邊要把份全部給我還得等三個月,所以婚禮的話,就在三個月之後舉行吧。」

Advertisement

祁暖的另外兩個叔叔沒有怎麼說話,但是對許晟和穆心慈的說法卻是同意的。

傅寒琛都表了態了,祁暖也淺笑著點頭,三個月後真正的許若言回來,隻要傅寒琛和許若言解釋清楚,那麼他們就可以直接婚。

微垂著眸,祁暖的眼角餘看著旁邊人黑西裝的角,心裡有點兒鈍鈍的疼。

晚上,祁暖是和傅寒琛睡一個房間的。

按照以往的規矩,祁暖先洗好了澡,準備到旁邊的小屋子裡去。

屋子是帶著一個嬰兒房的,這是許家專門為許若言和傅寒琛準備的新房,以後有了寶寶,他們也能自己照顧,當然,更多時候,是給保姆看著。

幸好有這樣一個嬰兒房,祁暖撥出一口氣。傅寒琛不習慣和別人睡在一起,這是祁暖長期觀察下來的得出的,恐怕這個世界上,能上傅寒琛床的人隻有許若言一個。

傅寒琛正在浴室裡洗澡,路過浴室的時候,祁暖的腳步不自覺的放慢了下來。

水滴衝擊在上的聲音清晰的傳到祁暖的耳朵裡,熱水的霧氣凝結在玻璃上結了一片白的幕布,過那個幕布,一個高大偉岸的男在裡麵若若現。臉有些紅,但是祁暖卻捨不得移開目,心臟跳得快要從腔裡蹦出來。

窺,明明是一件恥的事,但是祁暖卻不止一次的做這種事。

不能明正大的待在男人的邊,甚至是被男人嫌棄,但是還是想看見傅寒琛,珍惜和他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Advertisement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祁暖小心的吐出一口氣,然後加快了腳步,時間差不多了,男人要從浴室裡出來了。

裹著一塊白浴巾,赤、著上半,傅寒琛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的短髮,明的水滴從他的脖子,一直流過結實的膛。

深邃的眼睛往旁邊一看,立刻看到了某個正要進嬰兒房的上,頓時,傅寒琛的臉冷了下來。

「站住。」

祁暖僵了僵,然後停了下來,咬著,心裡有點忐忑,難道被發現了?

慢慢轉,祁暖微笑著的角有些僵,「總裁,有什麼事嗎?」這個時候,男人一般都不會的。

一轉,祁暖就對上了傅寒琛半著的,頓時,心裡一陣慌,立刻垂眸。

沒有注意到祁暖的不自在,傅寒琛隻是淡漠的看了一眼祁暖,然後走到一邊的床上坐下,拿過一邊的吹風機放在床上。

「怎麼還沒有進去。」沒有注意到祁暖的不自然,傅寒琛隻是隨意的問道。

祁暖小心的看了一眼傅寒琛,然後看見他手旁的巾和吹風機,突然,一個想法竄進了的腦海裡,因為這個想法,讓祁暖平緩的心跳有些加速。

輕輕咬了咬,祁暖看著那邊已經在開始頭髮的傅寒琛,然後輕聲問道:「總裁,需要我幫你頭髮嗎?」

聲音輕得讓祁暖都不敢相信是自己說的,帶著一點小期的看著男人。

心裡極度恥,但是祁暖控製不住,控製不住這個單獨和男人待在一起的機會。

而男人隻是麵無表的看著,一雙幽深的眸子看不出任何的緒。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