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舊情綿綿 第五章生氣的男人

《舊情綿綿》第五章生氣的男人

第五章生氣的男人傅寒琛正要起,昏迷的祁暖卻迷迷糊糊的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要走。」

——————

迷迷糊糊的,祁暖幾乎是祈求的說出來,「不要走,陪陪我好不好。」

「不要走……好不好……」

我喜歡你啊,那麼喜歡你,但是不能喜歡你,祁暖抿著,雙手握著拳,卻倔強的沒有說出來,也不敢說出來。

看見傅寒琛心人回來了,那是一個洋溢著自信的漂亮人,眼睜睜的看著他抱著心人,祁暖隻覺得自己的心臟疼得厲害,眼睛異常的酸嚨乾啞得說不出任何的話。

但是即使這樣,還是祈求他不要走,至走得慢一點,慢一點走出的世界。讓再多看他一眼,不貪心,隻是一眼就好,好不好。

傅寒琛深邃的眼睛定定的看著躺在床上的祁暖,薄抿著。

祁暖帶著哭腔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

我……我喜歡你啊,即使在夢中,仍然剋製著不敢說出來。

「寒琛……」

祁暖恢復意識的時候,隻覺得嚨乾疼得厲害,腦袋裡像是有小鎚子在不停的敲打。著額頭慢慢坐起來,手下到一片立刻睜開眼睛,眼的就是悉的景。誰把送回來的?

想起在昏迷之前聞到的悉味道,祁暖的心跳有些加速,會是他嗎?

正在想象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個悉的清冷聲音,「終於醒了。」

祁小骨心抖了一下,側頭,傅寒琛正坐在落地窗那裡,手裡拿著一本書,好看的側臉正對著

見祁暖過來,把書合攏放到了前的小圓桌上麵。傅寒琛的表和平時一樣,祁暖心裡有些失落,原來就是自己生病,他的臉也不會有別的表

Advertisement

「我……」剛開口,祁暖才發現自己的嗓音沙啞得厲害,垂眸掩飾住自己,出一個得的微笑道:「總裁,能幫我倒一杯水嗎?」

傅寒琛深深的看了一眼祁暖,沒有說一句話,起就往外麵走去。

看著男人就要出了臥室,抱著一個可恥的想法,祁暖突然到,「寒琛。」

男人沒有做任何的停頓,徑直出了房間,祁暖垂在側的手猛地握了。

果然……心裡像是塌了一塊兒,祁暖自嘲的笑了,「祁暖,你在幻想什麼?你真賤,不是你的,也妄想得到。明明最開始,做錯的就是你,了不該的心。」

對,沒錯,祁暖,錯的就是你。但是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祁暖慘然一笑,似乎同樣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傅寒琛的速度很快,祁暖在他進來之前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緒。

把手裡的杯子遞給祁暖,傅寒琛卻沒有回到座位上,而是直接坐在了祁暖的對麵,一雙好看的眸就看麼鎖住

低著頭,祁暖突然有些不敢看男人。磨砂著手裡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潤潤假裝輕鬆的問道:「總裁,我睡了有多久?」

祁暖沒有等到男人的回答,卻到床上一重,麵前突然暗了,抬頭,就直直的撞進了一雙暗沉的眸子裡。

「你……」

傅寒琛雙手撐在祁暖的側,直接把祁暖整個人鎖在雙臂之間。一張俊臉黑得嚇人,看似平靜的雙眼裡幾乎蘊滿了風暴,高大的影給了祁暖異常大的力。

「才一天不見,你就是這樣照顧自己的?嗯?」這句話,幾乎是從傅寒琛鼻腔裡哼出來的,輕的嚇人。

但是祁暖卻是一抖,手裡的杯子掉了下來,咕嚕嚕的滾到了床底,被子立刻被水泅了一團。

Advertisement

傅寒琛用力著祁暖的下,淩厲的眸子牢牢的鎖住,力道大得讓祁暖有些吃疼,「看著我!」原來他也會生氣。

因為生氣,傅寒琛清冷的聲音變得異常低沉,嚇得祁暖頓時往後挪了挪,往後,卻是傅寒琛結實的手臂。

抬起頭,祁暖看著傅寒琛暗沉的雙眼,「我……對,對不起。」

傅寒琛幾乎是輕著祁暖的臉,裡吐出的話卻讓祁暖直接墜了深淵。

「祁暖,你該慶幸,你沒有當眾暈倒。即使你不是許若言,即使是頂著這張臉,你也不能做出丟臉的事。」

原來,原來生氣也是因為怕頂著許若言的臉,給丟臉。

「別忘了,三天後的聚會,到時候,我要看見你最完的姿態出現在我的麵前。」

傅寒琛鬆開著祁暖下的手,然後直起,臉上平靜的表甚至讓人以為剛剛冷漠的話並不是從他裡吐出來的。

祁暖這才發現,的生病,讓男人到底有多生氣。但是即使就是這樣,這種關心,即使隻是因為的臉,還是犯賤的喜歡。

祁暖慢慢抬起頭,對錶冰冷的傅寒琛出一個微笑,「總裁,這兩天我會好好調整的,聚會上麵,我一定不會餡。」

雖然笑著,祁暖卻覺得自己的心在滴

三天後,就是許若言23歲的生日,許家的人做了一個聚會,當天,得以最完的姿態,做一個最好的許若言麵對他們。但是,三天後的那一刻,也是的生日,隻是,比許若言小了一歲,可是……有誰會記得,有誰會在意?

許家和韓家是世,當年許若言不想繼承家族生意,為了夢想跑到國外學習,這幾年,也不過是偶爾給家裡打打電話,不過和傅寒琛的聯絡卻是一直都有,因此,許家的人倒不是特別擔心。

Advertisement

之前,傅寒琛就給了祁暖關於許家每個員的詳細資料,就是許若言的也有,包括從小到大做的事

隻要是傅寒琛知道的,外界所知道的,祁暖都細細的看了,並且背下來。

許家做的是商業地產,許家的地產遍佈整個A市,傅家做的是娛樂影視,最近熱播的電視劇,基本全是傅家影視出的。

兩家聯姻,可以說是強強聯手。更好的是,兩家的小孩也互相喜歡。

祁暖笑了,確實,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事

有時候,祁暖也會想,自己和許若言長相如此相似,會不會自己是許家流落在外麵的某個小姐,如果是這樣,那麼和傅寒琛青梅竹馬的人會不會是?那,是不是也有一個能配得上傅寒琛的份?

是不是,就有勇氣說出自己心裡的話……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