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散會後,禁欲上司把我抱住叫寶寶 第十六章 能睡個好覺

《散會後,禁欲上司把我抱住叫寶寶》第十六章 能睡個好覺

蘇晴急忙按掉電話,起道歉:“抱歉傅總!抱歉各位!”

不等傅焰再開口,快步出了會議室。

走廊上,蘇晴怒氣難抑地接通了寧墨的電話:“你到底想幹什麽?寧墨,你已經侵犯到我的私,有這些照片在手,我可以隨時報警!”

寧墨溫潤的笑聲通過電話傳來:“我說了,我隻對你好奇。隻要我沒曝這些照片,就不算侵犯私。”

而且他有信心,蘇晴不會報警。

蘇晴的呼吸一下一下加重。

寧墨歎道:“蘇小姐,我真的很喜歡拍攝你的覺。當初在地鐵上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有種驚鴻一瞥的覺,腦子裏好幾天都是你的影。我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這麽自然好又上鏡的模特了。我隻是想多拍拍你,沒有別的目的。”

要說昨晚還有點信了,蘇晴現在就完全不信!

這男人,分明就是個變態的跟拍狂!

寧墨又道:“隻要你答應我的條件,這些東西永遠都不會傳出去。當然,你如果報警,那你就要出示證據,我可沒法保證警方查到我這裏會查到多有關你的照片。你不用急著答複我,什麽時候想要這些照片了隨時聯係我,對你這樣的優質資源,我會拿出最大的誠心耐心等候的。”

蘇晴攥了拳頭,死死咬住牙關才沒有當場飆髒話。

Advertisement

通話剛結束,會議室的大門就開了,一群人擁著傅焰從裏麵大步走出來。

男人冷峻容繃著,眉宇間著的森寒幾乎要凝出實質。

蘇晴心頭一凜,趕跟上。

總裁辦。

許意從傅焰辦公室出來,敲了敲蘇晴的辦公桌示意:“蘇,傅總找你。”

蘇晴的心莫明沉了沉:“許助理,傅總有說找我什麽事嗎?”

許意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這我可不敢問。不過,他心不太好,會都沒開完就散了,你自求多福。”

蘇晴深吸了幾口氣,做足了心理建議才敲門進去。

“傅總,您找我?”

焰淡漠地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

蘇晴:“……”

總覺得那眼神裏有殺意。

關上門走到傅焰辦公桌前解釋道:“對不起,剛才開會的時候我因為一點私事莽撞了,以後一定注意。”

還不是怪他!

昨晚被惡心得一時腦袋短路才會出腳,他要是不夾住,及時讓收回的話,可能也不會被那個變態的攝影師糾纏。

伴總如伴虎,隻能敢怨不敢言。

焰敲擊著鍵盤,仿若未聞。

蘇晴心裏敲鼓一樣不自在,目悄悄打量了眼麵前的男人。

男人薄抿,劍眉輕輕攏著,一雙冷眸下泛著淡青

再聯想到昨晚他吃飯時以及離開餐廳時說的話……

Advertisement

蘇晴著頭皮問:“傅總,您昨晚是不是沒休息好?”

男人敲擊鍵盤的手明顯頓了下。

蘇晴:“!”

還真是!

“我這就去給您收拾休息室,再泡杯安神茶來,喝了肯定能睡個好覺!”

焰繼續工作,依然沒理

這就是默認了!

蘇晴趕去鋪床泡茶。

“傅總,您喝茶。”

蘇晴端著滾燙的茶水回來,剛把茶杯放下,一個文件夾就丟了過來。

太過猝不及防間,沒接住。

文件夾掉到了傅焰的桌子底下。

蘇晴連忙道歉:“傅總,麻煩您退一點,我撿下文件。”

焰英俊臉沉著,瞇眸涼涼地看著不說話。

蘇晴幹幹地賠了個笑,小心翼翼拉著他椅背往後拖了拖,蹲下進去撿,還沒起來,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又關上。

高跟鞋踱在地麵的聲音與宮姣姣滴滴的聲音一同響起:“阿焰,你是不是又忘了今天答應陪我參加拍賣會的事?”

蘇晴:“……”

如果現在從桌子底下鑽出去,並告訴宮姣姣說自己隻是進來撿個文件信不信?!

蘇晴半彎著腰僵住,還沒想好是起還是不起,屁上突然挨了下。

焰心很好地一腳將踹了下去。

“咚!”

蘇晴一個不察,被踹得滾進桌子底下,趔趄了下才跪在地上穩住子。

又囧又怒,一抬頭,傅焰的椅也剛好由遠拉近,突然停在麵前。

Advertisement

男人包裹在西裝下的修長雙岔開八字形,鼓鼓囊囊的部差點直接撞上蘇晴的鼻尖。

蘇晴:“!!!”

了口氣。

“桌下什麽聲音?”

宮姣姣疑地走近。

蘇晴心倏一下提了起來,下意識屏吸捂

角微不可察地挑了挑:“我辦公室養隻貓狗還得向你報備?”

“當然不是。”宮姣姣笑盈盈上前,傾探過去就朝他桌下瞅:“隻是沒想到你居然也會養小。能被你看上的肯定很可,我可以看看嗎?”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