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現代言情 散會後,禁欲上司把我抱住叫寶寶 第四章 野花賤草

《散會後,禁欲上司把我抱住叫寶寶》第四章 野花賤草

“當然不是!”

傅一鳴騰地站起來否認,方才臉上的得意消失得幹幹淨淨!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傅一鳴想起自己這幾年了還沒把蘇晴睡功,此刻難免心裏也有點質疑了:蘇晴對他生理,不會在外麵也像宮姣姣那樣氣衝天地勾引別的男人吧?

不不不!不會的!

蘇晴天天公司公寓兩點一線,不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生活,就是在他三叔眼皮子底下工作,本沒有機會接外麵的男人,怎麽可能背叛他!

念及此,傅一鳴下意識又掃了一眼廚房方向,坐下來對傅焰“嘿嘿”笑道:“三叔!在掌控人這方麵,我還是有自信的。我們家晴晴可和外麵的那些野花賤草不一樣,對我可專一了。”

“恩。有自信是好事。”

焰吐出一口煙霧,淡淡說了一句。

傅一鳴自然聽不懂他話裏的弦外之音,趁機又沒皮沒臉笑著道:“三叔,我這次出差去挖了很多人才回來,我自己的遊戲公司馬上就能開張。多謝您這三年來幫我照顧晴晴,現在我也需要人,晴晴這個賢助我打算接回來了。所以隻能麻煩三叔您再找個書了。”

“你一個遊戲公司需要學外語的?是打算一開始就做雙語的?”傅焰揶揄道。

傅一鳴繼續沒心沒肺地笑:“我讓晴晴回來當然是做老板娘的,我才舍不得讓幹別的!”

“傅一鳴,你把我這當回收站了?”

焰吐出一口煙,淩厲的眸子在煙霧裏:“當初你哭求著把一個什麽都不會的人塞給我,我培養多年剛用順手,你說帶走就帶走?”

Advertisement

“三叔對我和晴晴的恩我永銘於心!”

傅一鳴幹笑著恭維了一句,小聲嘀咕著為蘇晴打抱不平:“但其實我家晴晴也很優秀的,名校畢業績優秀,這些年您和外資合作不都是做的翻譯麽……”

蘇晴除了家庭背景有點問題,其他本就是完的好不好。

當初為了把追到手,他要不是使了一點手段,也不可能最後進納斯資本!

焰的意思都了他的功勞?

真不要臉!

傅一鳴在心裏罵罵咧咧,麵上卻毫不顯:“晴晴年紀也不小了,等您和三嬸結婚後,我和晴晴的婚禮也要提上日程。到時候懷孕生子看孩子,也沒法再兼顧工作。您不早晚還得再找一個書?”

焰輕吐一口煙:“你以為我跟你一樣,換人跟換服一樣簡單?”

意有所指的話偏讓傅一鳴沒聽明白,隻以為是三叔提點自己,立刻嬉皮笑臉地小聲道:“三叔放心,結婚後我保證不玩了。”

焰撣了撣煙灰:“但蘇書如果願意走,我也留不住。”

“晴晴肯定願意跟我走啊!”

說起這,傅一鳴得意洋洋地繼續:“慘了我,乖巧聽話從不違背我……嘿嘿,我讓趴著,就絕對不會躺著。”

作一頓,正摁在煙缸裏的半截香煙直接斷兩斷。

傅一鳴更加驕傲,看來真的刺激到這個活不好的三叔了。

焰此時眼前閃過的是蘇晴今天在床上的樣子,明明是個很生的雛,偏要假裝熱有經驗。

Advertisement

倒是有趣得讓他連續了幾次還罷不能!

想起後來在他懷裏低低求饒的樣子,傅焰意味深長地勾:“是麽?”

傅一鳴愣了下,怎麽覺三叔那笑有點不懷好意呢?!

蘇晴正在這時端了一碗做好的疙瘩湯走出來:“一鳴,疙瘩湯好了,過來吃。”

“給三叔也盛一份,讓三叔嚐嚐我們家晴晴的手藝。”傅一鳴邊打手遊邊吩咐。

焰起,直接拒絕:“不用。那麽糙的東西,也就你能吃得下。”

蘇晴看了一眼碗裏的疙瘩湯,麵顆粒均勻,每一粒上麵都裹著西紅柿湯,紅裏白,加上炒蛋碎和青菜丁,明明香味俱全好不好!

傅一鳴平時吃慣了大有大的油膩,每隔一段時間就鬧著要吃做的這個。

不過也是,傅焰那種矜貴的人,怎麽可能吃這種接地氣的食

“三叔不吃是沒口福,那都給我留著。”傅一鳴對傅焰的背影撇撇,又對蘇晴撒:“寶貝,我現在沒手吃,你來喂我。”

蘇晴在傅一鳴旁邊坐下,端起疙瘩湯一邊看他打遊戲一邊用調羹喂他:“以前沒見你玩過這個英雄,打得真好。”

剛說完,餘看到已經走上樓梯的傅焰突然停下,轉正冷冷看著

蘇晴被傅焰那冰冷視線看的一僵,一調羹疙瘩湯直接送進傅一鳴裏。

“這個還不是我打得最好的,我打得最好的……啊!”

傅一鳴自誇的話還沒說完,突然發出一聲慘,暴跳而起一把掀開蘇晴的手:“想燙死我啊?”

蘇晴端著的碗被掀翻,滾燙的湯全潑在手背上。

沒等反應過來,傅一鳴的掌帶來的淩厲勁風已經撲向的臉。

蘇晴痛得麵慘白,顧不上被燙的火辣辣的手,下意識側頭閉眼。

“傅一鳴!”

樓梯突然傳來傅焰震怒冷冽的聲音!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