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首輔家的美食小辣妻 第11章 挑撥

《首輔家的美食小辣妻》第11章 挑撥

宋老太恨鐵不鋼的搖了搖頭,“行了,飯也吃了,你們回去吧。”

怕宋紫紛再沒的惹蘇糯和宋司銘生氣,那可是護不下宋紫紛的。

上午的事,蘇糯和宋司銘雖然沒有再提,可宋紫紛也沒表個態度出來,都在家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總是尷尬。

“娘,我才回來多久,怎麼這麼快就趕我走!”

宋紫紛驚呼,撇了撇還等著下午再吃一頓,吃飽喝足后再回去。

好不容易能這麼敞開了的吃才不管別人。

“那你去跟你三哥和三嫂道個歉。”

“我不。”

宋紫紛想到蘇糯,就很不高興,不就是懷孕了嘛,至于那麼金貴嗎?跟誰沒生過孩子似的。

在婆家可是什麼事都要做,每天累的跟狗似的。

而蘇糯倒好,能吃能睡的,還什麼活都不用做,很是嫉妒。

“你說說你讓我怎麼說你好?這你不愿意,那也不愿意,你還想怎麼樣?”

宋老太無奈的直搖頭,怎麼就沒一個能讓省心的。

宋紫紛不說話,才不要向蘇糯低頭。

宋司銘惦記著蘇糯的子,算著時間,主去廚房里熬藥。

這時兄嫂們都已經回娘家去了,他不會讓蘇糯去做,干脆就自己手了。

他知道蘇糯很在意孩兒,他也很在意。他希孩子和蘇糯都平平安安的。

“三哥,你怎麼能親自手煎藥啊,你這手可是握筆的手。”

宋紫紛不高興的從宋老太屋子里出來,瞧見廚房里有煙飄出來,就來看一眼。

“是不是三嫂讓你幫煎藥的?三嫂怎麼能這樣恃寵而驕,太不像話了。”

一副為宋司銘打抱不平的樣子,篤定是蘇糯指使宋司銘去做這活的。

Advertisement

想再像宋司銘求求,說不定宋司銘看在親的份上,就會應允讓侄子們進書院的事。

宋紫紛想將宋司銘給拉起來,卻被宋司銘給躲開了。

宋紫紛的手尷尬的停在空中,只好收了回來,不知所措的在服上抹了抹。

“要不是托你的福,你三嫂也不會在這大過年的還要吃藥。”

宋司銘連看都沒有看宋紫紛一眼。

他從前一向乖巧聽話的妹妹,怎麼如今了這樣。

宋紫紛頓時尷尬無比,小聲辯解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能摔倒。”

宋司銘沒有理會宋紫紛,而是專心看著鍋里的藥。

“三哥,我先前同你說的那個事,你再想想唄。我侄子們怎麼說跟咱們也是有親戚關系的,將來若是能……”

宋紫紛,鼓起勇氣繼續跟宋司銘提這件事。

只當上午宋司銘是在氣頭上,才會那麼說。

宋司銘那麼疼自己,總不會真的要拒絕自己吧。

“我已經說過了,等東哥再大一些,我定然會給他找夫子的。”

宋司銘再度表明了態度,見藥熬好后,他將湯藥倒了碗里。

一碗漆黑的湯藥散發著濃重的苦,連宋司銘聞了都不自覺的皺著眉頭。

“可……”

宋紫紛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還想再說什麼,卻見宋司銘已經端著湯藥出去了。

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宋司銘端著藥碗的胳膊。

宋司銘不設防,一個不穩,險些將碗里的湯藥撒了出去,好在他及時的穩住了胳膊,才避免了此禍。

他扭頭看向宋紫紛,眼眸里生出幾分寒意。

這是他曾經非常疼的妹妹,可宋紫紛今天幾次三番的行為,著實讓他惱火。

Advertisement

并沒有察覺到險些闖禍的宋紫紛,故作委屈的求道:“三哥,你要是不幫我,那我……”

話還沒說完,及到宋司銘的眼神時,忽然說不下去了,就連頭皮都有些發麻。

見到宋司銘跟怒。

宋紫紛的直覺告訴,最好不要惹現在的宋司銘。

不自覺的往后退去,艱難的吞咽著嚨,努力笑道:“三哥還是先將藥給三嫂送去吧,等下要是涼了……”

宋司銘沒聽完就回屋了,重重的將門關上。

閉眼假寐的蘇糯聽到聲響,嚇了一跳。

睜開眼睛看到端著湯藥的宋司銘,臉有些不好看。

但對蘇糯的語氣卻很是溫和,“該喝藥了。”

蘇糯接了過來,濃重的湯藥味讓有些犯惡心,卻還在強忍著。

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能好好的,這藥是必須要喝的。

吹著湯藥,待藥涼了一些,一手著鼻子,一手扶著藥碗,一口氣將一碗藥給喝完了。

蘇糯臉上險些都要出現痛苦面了。

落在宋司銘眼里,就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宋司銘覺得有點對不起蘇糯,若非宋紫紛的莽撞,蘇糯也無需喝湯藥。

他拿了一顆糖,直接塞進了蘇糯的里。

中出現了一抹甜,蘇糯的皺一團的臉,逐漸放松了下來。

“你怎麼了?”

平靜下來的蘇糯,察覺到宋司銘的緒似乎不太好,順口問了一句。

“沒什麼,你要是困了就再睡會,我去看書了。”

宋司銘搖了搖頭,就要往書房去。

“夫君還是小憩之后再看吧。”

蘇糯還真怕宋司銘看書給看傻了。

用功也不是宋司銘這樣用功的,一點息的時間都不留。

宋司銘以為蘇糯是想要自己陪,畢竟孕婦還是不同的,他不假思索的就應了下來。

Advertisement

宋紫紛站在院子里,毫不畏寒冷,想到方才宋司銘對自己的態度和眼神,很是難和不滿。

篤定定是蘇糯向宋司銘挑撥離間了,否則怎麼從前那麼疼自己的三哥,現在一心只撲在蘇糯上。

了手心,指甲狠狠的鑲嵌里,咬牙切齒的。

宋老太一出來,就看到如此哀怨的宋紫紛,心下一驚。

“這麼冷的天,你站在這兒做什麼?”

“娘,三哥現在只在乎三嫂,本就不在乎我。”

宋紫紛像是找到了靠山,向宋老太哭訴著。

“你又在說什麼胡話?該不是給凍傻了吧。”

宋老太拍了宋紫紛一下,很是生氣。

怎麼兒回來一次,就變這樣,是非不分,都已經是為人妻為人母的了,還這般無理取鬧。

自從蘇糯救了宋老頭之后又還有這種做點心的能耐,宋老太早就收起對蘇糯的偏見了,在眼里,蘇糯現在是的好媳婦。

“行了,時辰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晚飯可沒有再給你吃了。”

宋老太不想再聽宋紫紛說什麼胡話,大過年的凈給人添堵,便再次給宋紫紛下了逐客令。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