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克死七個未婚妻的男主說非我不娶 15.第15章 折辱

《克死七個未婚妻的男主說非我不娶》15.第15章 折辱

第15章 折辱

“等會去了外婆家說話,你要記得娘的恩,爹已經死了,要不是娘辛辛苦苦將你養大。給你飯吃,你如今只怕都死了。”秦真真一邊走一邊小聲道。

秦歡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爹爹說,我是帶資進屋的,歡歡的錢養了一家子。歡歡才辛苦,歡歡是功臣。”

秦真真的氣得咬牙:“他是不是還給你留了錢?當初你進門的時候爹給的錢早花了,他是不是背地裡給你留了錢??爹就是偏心你,他就是偏心!明明就是個撿的孽種!”此刻哪裡還記得,也是王氏帶來的。

只是瞧見已經到了王家外,這才不敢再糾纏。

王家院子修的很是寬敞,四打理的極其乾淨。

院子周圍種了一圈爬山虎,牆上四都是青綠的生機,讓人瞧見忍不住有些向往。

王家院子裡站著好幾個婦人,一個面容憔悴的婦人掃著地,面發白,似乎有些恍惚。看著便是個老實憨厚的模樣。

王氏見了看都沒看一眼便進了屋“外婆,真真可想你了。前幾日都夢見外婆了呢。”秦真真笑瞇瞇的上前拉住屋老人。

那王老太太即便是年紀老了也能看出幾分刻薄,這會手中端著個陶瓷碗,裡面兩個

一個給了富貴兒,一個給七八歲的男孩,比秦永富還胖了不

秦真真抿了抿,王老太太遞給半碗湯,秦真真笑瞇瞇的接下了,眼眸閃過一抹嫉恨。

“看見人來了還不去倒茶?沒眼力見的東西,我兒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喪門星的東西!”王老太太怒斥一聲,門外憨厚婦人立馬倒茶去。

王家三個兒兩個兒子,大兒子今年已經快四十了,旁人做爺爺的年紀了,大兒媳一直不曾懷孕。

Advertisement

三個兒都已出嫁,還有個小兒子,兒媳如今生了兩個兒,一個兒子。

王氏瞧見大嫂瞥了瞥“還是沒反應?得了吧,將來可是指著咱永富和天賜摔盆了。”

“要我說啊,咱大哥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現在都沒個兒。大嫂也是沒這個福氣,當初我那口子死了,祁才幾歲,我說過繼給還不要。現在可好了,祁了讀書人,大嫂一兒半都不曾生下。”王氏裡說著閑話,老太太臉更不好了。

大兒子後繼無人,真是心裡一刺。

大嫂端著茶進來時,王氏這個小姑子依然旁若無人的說著。

那大嫂臉蒼白抖,手中的老繭都開了裂。

出了門便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淚,秦歡蹲在門口看著

來王家,王家人每次來便小傻子,原便不大來,反倒是這無兒無的大伯母似乎心腸不錯,總是拿些吃食給秦歡。

這會抹了眼淚,又拿了個爪遞給秦歡。

秦歡注意到手掌都燙紅了,只怕又是藏在袖子裡拿出來的。

“快吃吧,回家機靈些,別挨打。”王家大伯母聲音悶悶的,一直沒有孩子,王家幾個孩子又頑劣不堪慣壞了。每每小姑子帶著秦歡來,便極其喜歡秦歡。

前幾年秦老大征戰四方,秦歡膽子便越發小了,小姑子咳嗽一聲,這孩子都要嚇得哆嗦。

後來發現秦歡服下總是帶著傷,便越發心疼些了。

輕輕掀開秦歡服看了,發現白白淨淨這才松了口氣。

哪裡知道,自從秦歡大佬穿越過來後,王氏就一直不順,至今不敢對做什麼。

“這親事可了?”屋老太太問道,眼神看著門外的秦歡頗有幾分不喜。

Advertisement

王氏搖了搖頭:“再等等吧,這事且有的看呢。彩禮倒是貴重,就是人……”

“你也要好好問問,秦老大素來疼都多過永富,說不得背地裡留了什麼銀錢。年紀小,又腦子不靈活,莫要被別人誆騙了。你這做娘的,要好好管著。這天經地義的事兒。”老太太提示了一下,王氏這才點了頭。

“秦老大也是拎不清的,不管是兄弟托付孤,還是他在外胡來生的,總是親不過自己兒子的。永富才是秦家頂梁柱。”王老太太頗有些不悅。

王氏沒說話,秦歡那般模樣,秦老大才生不出來。

至於秦家,祁才是頂梁柱。他們兩兄弟,分什麼彼此。

門外,王天賜吃的打了個飽嗝,後秦永富屁顛屁顛跟著。“傻子快來玩,你只要鑽過去,我就拿骨頭給你吃,你看怎麼樣?”王天賜站在一塊石頭前,一腳耷拉在石頭上,指了指下。

王天賜已經十一歲了,隻比秦歡小幾個月。

往常秦歡怯弱膽小,看了他便躲著走,甚至都不敢抬頭。他竟然不曾發現,秦歡長得這般過人。

大伯母眉頭蹙起,屋又響起了老太太的咒罵,嚇得心裡抖了抖。

瞧見秦歡面無表的看著王天賜,大伯母終是不忍:“天賜啊,歡歡是大姑娘了,可玩不得這遊戲。不如大伯母陪你騎馬?”

這哪有姑娘家鑽的,若是臉皮薄的,怕是轉頭就要跳河。

“我不想騎馬,你走開!你算什麼東西,你再擋在前頭,將來等你和大伯死了,我才不給你們摔盆呢。讓你們沒人養老送終!”王天賜白了一眼,眼底滿是不屑。

大伯母臉煞白子晃了晃。

秦永富不過六七歲,雖說養的壯實了些,也頑劣了一些,心卻不如這般惡毒。

Advertisement

瞧見秦歡孤零零的站在院子裡,心裡有幾分不舒服。

“我來,我來。會玩什麼呀,玩也不盡興。”秦永富咧著就要來。

卻被王天賜一腳踢開:“滾開,就要來!怎麼了?你還舍不得這傻子姐姐了?又不是一個娘生的,你急什麼?”王天賜撇了撇

他等著看那眼神迷茫卻又長得漂亮的小姑娘掉眼淚呢。

秦歡卻是心裡琢磨著,天賜天賜,王天賜,這名字用盡了貴重之詞,也不瞧瞧自己個兒能不能承

那眉心發黑,可不就是早夭之相麼!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