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7章 你是養過我,還是我欠了她?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第27章 你是養過我,還是我欠了她?

裴映寧心下冷笑。

能認得,說明腦子沒傻。

罵得這麼狠,也說明毫無悔改之心。

這種東西,無冤無仇的時候都能欺殺無辜之人,如今們結下深仇大恨,還能指善了?

“爹,我還是去外面等著吧。”佯裝委屈地同裴哲山說道。

“爹,就是這個賤人害我的,你別讓走,快抓住!”見要走,披頭散發的裴靈卿更是發了瘋地指著罵,呼完爹又喊娘的,“娘,就是想淹死我,就是!你們絕對不能放過,一定要將碎尸萬段!”

面對兒如此魔癲,其實范碧珍已經習慣了。自兒蘇醒后,每日都瘋狂地囂著要殺裴映寧。

看著自小便被捧在手心里的兒變得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范碧珍也恨啊。

可再恨又如何,本沒有證據證明是裴映寧害殘了兒,甚至從花燈節那晚的游客中打聽得知,還是裴映寧跳下水兒,如此形之下,如何能像兒那般去指罵裴映寧?

“卿兒,你先冷靜冷靜,我們請了白神醫來為你醫治,相信你很快便會好起來的。”范碧珍坐上床,兒凌的發,試圖安

但裴靈卿看到裴映寧本就冷靜不下來,要不是無法下地,只怕早就下床跟裴映寧拼個你死我活了。面對范碧珍的勸非但聽不進去,還用力推范碧珍。

“快殺了!快殺了啊!”

‘啪’!

一記響聲重重地落在臉上。

屋子里總算安靜了。

裴靈卿捂著臉,雙眼赤紅地瞪著對手的裴哲山,怨恨問道,“爹,你為何不信我?我說的都是事實啊!就是這個賤人……”

‘啪’!

Advertisement

不等說完,裴哲山又一記掌呼過去,這次更加用力,直接讓裴靈卿倒在床上。

“老爺,卿兒不是有意的,只是了刺激才瘋言瘋語的,求你饒過吧!”范碧珍抱住他的胳膊一邊哭一邊哀求。

裴哲山指著裴靈卿怒不可遏地罵道,“倘若再讓我聽見你瘋言瘋語半句,那便不治了,給我滾出裴家,我裴家不養沒用的廢!”

范碧珍撲到上,哭著勸道,“卿兒,聽話,咱好好醫治行嗎?白神醫是出了名的神醫,他一定能治好你的的!”

裴靈卿如僵死般紋

半頭長發遮著的臉,也沒人能看到此刻的樣子。

但范碧珍總算松了口氣,隨即起,讓丫鬟扶裴靈卿躺好。

裴映寧倚著門框抱臂看戲,穿越這麼久以來,難得有如此心愉悅的時候。

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也能做壞人,甚至還有上癮的趨勢……

裴靈卿總算安靜了,該周塵上場了。

不過他沒有上前,而是對裴哲山說道,“二小姐緒不穩,有礙在下探究病。在下先讓人給施幾針,待緒緩和后再說吧。”

裴哲山看了看床上一副鬼樣的兒,什麼也沒說,只著臉把位置讓開。

文辛不等周塵吩咐,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銀針到床邊。

看著他落針時練的手法,裴哲山和范碧珍心中都心生驚嘆。畢竟這個年也就十五六歲的年紀,行針卻是如此老穩重,再看裴靈卿,好似一點都覺不到疼痛,而且還漸漸地合上了眼陷沉睡中。

年都能如此厲害,那這位戴著面的神醫豈不是更厲害?

此時,夫妻再看周塵的那張面時,非但沒有了質疑之,還多了一敬畏。

Advertisement

周塵也沒旁觀,向他們夫妻說道,“二小姐如此癥狀,要治的恐怕不僅僅是雙這一怨氣,必是過嚴重刺激,正所謂病易治,心病難醫,倘若只治病而忽略心病,便是治好病恐怕也經不住自我折磨。”

“白神醫言之有理。”裴哲山點著頭附和。

“可要治心病……”周塵突然看向門旁的裴映寧,“楚王妃,你只告訴在下要為二小姐治,如今卻要給二小姐醫治心病,恕在下直言,你瞞二小姐病,莫非是想給診金?”

“白神醫,你別誤會啊,我也只知道我二妹雙傷,其他的我也不知啊!”裴映寧趕攤手解釋。

“二小姐的況非同尋常,在下可按你說的為醫治雙,可治好雙也需較長時日休養,然而二小姐神志紊,還伴有嚴重暴躁癥,如何能靜下心休養?要是因為緒不穩而誤傷子,從而導致雙無法痊愈,不解之人只怕會說是在下醫,如此豈不辱沒了在下‘神醫’之名?”周塵嚴詞厲地道。

“白神醫,我二妹子是有些縱,可也不至于那麼嚴重吧?”裴映寧一臉的揪心,還忍不住同他商量,“要不你先為,在痊愈之前我們把綁在床上,等痊愈后再放自由,如此可行?”

“說得輕巧!”白寒冷哼,似乎鄙棄什麼都不懂,轉頭看向裴哲山和范碧珍,沉著嗓子道,“二小姐的暴躁癥若是不加以醫治,早晚都會走火魔瘋癲,到時候別說傷自己,恐怕癲狂起來連你們都不會放過。畢竟心都壞了,哪里還有親可言。裴大人、裴夫人,既然你們覺得二小姐心病無足輕重,那就請你們另請高明吧。”

Advertisement

裴麗卿的況所有人都看在眼中,雖說裴哲山和范碧珍都清楚的心病是因何而起,但如今的是真的越發狂躁難以管束,誰能說這不是病?

既然是病,那當然得治了。

范碧珍抹著眼淚懇求道,“白神醫,求求你救救我家卿兒吧,只要你愿意出手醫治我家卿兒,要如何做我們都聽你的。”

周塵在面外的雙眼瞇了瞇,嗓音明顯帶著不悅,“來時楚王妃只說要替二小姐醫治雙,看在楚王的面上,在下只收了楚王妃伍仟兩出診費,另一條一萬兩。可你們看看二小姐的癥狀,這是治好兩條的事嗎?楚王妃有意瞞二小姐病,在下可以看在妹心切的份上不與計較,可這診費總不能不給吧?“

范碧珍凝噎問道,“白神醫,還要多銀子?”

“要徹底醫治好二小姐,還需多加兩萬兩。”

“什麼?!還要這麼多?”范碧珍口驚呼。

“多?”周塵冷哼,“裴夫人不妨去外面打聽打聽,能讓在下出手的人,是銀子就能使喚的?”

“這……”范碧珍朝裴哲山看去。

裴哲山一聽還要兩萬兩銀子,頓時老臉直接垮下了。他沒理會范碧珍,而是目凌厲的朝裴映寧瞪去。

裴映寧苦惱又無奈地道,“爹,此事是怨我,事先不了解二妹的況,故而讓白神醫以為我是在有意瞞。要是您覺得不劃算,大不了拒絕白神醫……”

話還沒說完,范碧珍便激地打斷,“你別在這里挑唆,救不救卿兒也不是你說了算!你們覺得不劃算,可我就這麼一個兒,便是賠上我的命我也要救!”

說完,撲通朝周塵跪下,哀求道,“白神醫,求您務必要治好我的卿兒,那兩萬兩銀子我明日就補給你。”

周塵點頭,“看在裴夫人如此誠心的份上,在下便應下了。”頓了一下,他又補充道,“只是要讓二小姐徹底痊愈需要不時日,你們這里在下也不便常來常往,所以在下需將二小姐帶走。至于在何醫治,你們無需過問,只需在家等待消息便可。”

“這……”范碧珍遲疑起來。

“當然,若你們信不過在下,在下也不勉強。”

“白神醫盡管將人帶走,我們靜候佳音便是!”裴哲山沉著臉道,同時還瞪了范碧珍一眼。

正在這時,給裴靈卿施完針的文辛向周塵說道,“公子,我已給二小姐施好針了。二小姐虛,近來應多是夜不能寐,我這幾針下去,二小姐應該能睡個安穩覺了。”

范碧珍起到床邊,雖然兒一點反應都沒有,但眼可見的安寧平靜。

這一下,也不好再說任何話了。

因為這陣子,兒一睜眼就鬧騰,就算鬧騰累了也是噩夢連連,不止自個沒睡好,就連院子里的丫鬟下人也都萎靡不振。

沒多久,周塵和文辛帶著裴靈卿離開了太傅府。

裴映寧沒急著離開,而是把手掌攤向范碧珍,“二娘,白神醫收的伍仟兩,勞煩你給結一下。”

“你……”范碧珍臉就跟滾過臭水似的,怒斥道,“那可是你妹妹,你大姐,幫出點銀子難道不應該嗎?”

“應該?為何應該?你是養過我,還是我欠了?”裴映寧哼道,“再說了,我自回京后,裴家可沒給過我一分花銷,你為裴家現任主母,克扣我吃穿用度就算了,還想掏我的錢用,說出去你就不怕被全京城的家夫人笑話嗎?”

范碧珍看了看裴哲山,見他冷著一張臉完全沒有要開口的意思,狠狠地咬了咬牙,“我給!明日我便讓人送去楚王府!”

裴映寧這才出笑,“這就對了嘛!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楚王府了!”

臨走前,看了看裴哲山。

那一忍的怒火,很明顯不是沖起的……

……

走出太傅府,已過了子時。

裴映寧知道周塵和文辛今夜是不會回楚王府的。頭幾日他們便找了一別院,布置‘白寒’在京的落腳地,地址在城北,離楚王府兩三里,現在為了戲耍裴哲山和范碧珍,他們最近都得在別院住。

因為是幫裴家引薦‘白寒’,所以刻意低調,乘了一輛轎子就出來了。

充當轎夫的兩名侍衛抬著回府,走著走著,突然將轎子放下。

裴映寧頓覺不妙,以為半夜遇到歹人攔路,于是揭起轎簾就準備飛出去。

結果看清楚轎子前負手而立的男人時,差點沒讓狠狠摔一跤。

“我說王爺,你大半夜出來能不能先吱個聲?這樣很嚇人的!”

“你們先回去,本王同王妃走走。”尹逍慕對倆侍衛使了使眼,然后走向裴映寧,自然又不失霸道的牽起的手。

“王爺,這夜黑風高的,咱們又不干壞事,不如早些回去吧?”裴映寧笑得很牽強。

京城雖繁華,可到底不能和二十一世紀相比。二十一世紀大小街頭都是霓虹燈,夜景得不要不要的,哪里像現在的地方,到都是黑燈瞎火,走在哪都像逛鬼屋。

雖然也喜歡浪漫,可這種浪漫并不想要。只想回去睡覺,睡飽睡足的那種。

看著倆侍衛抬著轎子走遠,尹逍慕突然將圈在前,微涼的臉頰,低沉道,“本王等了你許久,你若再不出來,本王就該去太傅府問人了。”

裴映寧‘呵呵’笑,“等我做什麼?”察覺到他眸微寒,立馬又補充道,“我這不是一忙完就趕著回府嘛!放心,黑燈瞎火的,我不會跑。就算外面再好,也沒有府里的被窩好!”

尹逍慕眸中的寒意散去,突然扣住后腦勺,結結實實地吻住

裴映寧嗚咽的喚了兩聲,最終還是選擇迎合他。

只是他個子高大,站著接吻必須得墊腳,忒費勁。尹逍慕似乎也察覺到了這一點,吻著吻著便將抵到一土墻上,托起子讓盤上他的腰,如此緩減了的不適,也能肆意汲取的氣息……

面對他熱似火的糾纏,裴映寧沉迷了片刻后還是拉回了理智,嗚嗚咽咽擺著頭讓他放開。

“你別這樣……回去不好嗎?明明有的床,干嘛非得在外頭?”是真怕他控制不了那勁兒!

“在外頭怎麼了?本王又沒說會在這里要你!”尹逍慕眼神裝著不滿,可角卻是暗暗勾著笑,突然耳邊,有些邪惡地道,“你若想的話,本王也可應你。”

裴映寧狠狠吸了一口氣。

能打人嗎?!

突然,一煞氣由遠及近襲來。

二人立馬停止了調,同時冷下了臉。

尹逍慕頭也不抬地開口,“出來吧!”

夜空中,四個黑影從天而降,以半圓的弧度圍困住他們。

裴映寧還像考拉一樣掛在尹逍慕上,抬起眼冷冷地瞪著他們,“來者何人?所謂何事?”

“白寒在何?”最左邊的黑人厲聲問道。

夫妻倆又同時皺起了眉。

尹逍慕將裴映寧放下,轉掃了一遍滿殺氣的四人。

“你們找他所為何事?”

廢話,他人在何?”黑人怒劍威脅,“今日你們不代出他的下落,我便讓你們見不到明日的太!”

“呵呵!”裴映寧都讓他逗笑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