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都市爽文 潛龍出獄 第5章 真相

《潛龍出獄》第5章 真相

“嘿,你們還敢打人!”

死者的十幾個家屬,男都有,見狀全都瞪大眼睛,怒氣沖沖地圍住了秦長生和蘇紫西,其中好幾個年輕力壯的男人,手中還拎著鋼管,木

“我們過來是理事的,如果真是平安診所的問題,給你們賠錢也未嘗不可,但如果不是診所的問題,你們打人鬧事,全都得付出代價!”

秦長生環顧眾人,冷聲道:“你們自己看,是理事還是打一架,想打架,我奉陪!”

眾家屬面面相覷,被踹翻在地的死者兒子爬起來,揮手止住其他人的作,冷笑道:“理事是吧,好,你說說,怎麼個理法!”

秦長生扶著蘇紫西走進診所,看了眼被蓋著白布的死者,道:“我也學過醫,對于驗尸有些心得,你們只需把白布揭掉,我自能看出,死者的死因究竟是什麼。”

“笑話!你說能看出來就能看出來,你覺得你是權威機構嗎,你說的東西誰信?”

“就是,我們家老爺子就是被平安診所的陶城給害死的,這點毋庸置疑,還有什麼好看的!”

死者家屬吵作一團。

秦長生冷笑道:“怎麼,連讓我看一眼尸都不敢?你們該不是心虛吧?”

死者兒子臉微微一變,冷哼道:“看就看,我倒要看看,你能看出什麼東西!”

說罷,他就彎腰,將死者臉上的白布給揭掉。

秦長生立即向尸看了過去。

一旁,陶城來到蘇紫西邊,低聲問道:“紫西,長生怎麼出來了?”

蘇紫西道:“他在里面表現良好,被提前放出來了。”

陶城點點頭,又道:“長生難道真的能從尸上看出什麼?”

“這我也不知道啊。”蘇紫西搖搖頭道:“不過長生這孩子自小有主見,先看看再說。”

Advertisement

就在這時,秦長生轉頭看向陶城,問道:“姨夫,你給死者抓的藥方,是金銀花,牛蒡子,貫眾,連翹,淡豆豉,杏仁,荊芥,桔梗,柴胡這幾種吧。”

陶城一愣,震驚地連連點頭道:“對對對,我給他開的藥就是這幾種!”

秦長生看向死者家屬,說道:“我姨夫開的這幾味藥材,都是清熱解毒,治療風寒冒的藥材,搭配在一起藥溫和,別說是一個人,就算是一只小老鼠,也活蹦跳的,絕不可能吃死人。”

“你說吃不死人就吃不死人啊?”

死者家屬從懷中拿出一個藥包,道:“陶城給我爹開的藥就在這里,這就是鐵打的證據,至于能不能吃死人,可不是你說了算!”

秦長生盯了眼藥包,冷笑一聲:“這份藥,被你過手腳吧?”

那人臉微微一變,目下意識地閃躲了一下,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

恰在這時,外面警笛聲大作,幾名警察帶著一名法醫,一起從人群中走了進來,問明況。

“警察同志來得正好。”

秦長生指著死者兒子道:“我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死者就是被他的兒子害死的!”

“你們還反倒惡人先告狀了?”死者家屬氣憤不已,恨不得一打死秦長生。

警察推開盛怒的死者家屬,而那名法醫則好奇地看向秦長生,問道:“你有什麼證據?”

秦長生指著死者道:“你們看死者的脖子上,有指甲大小的死人斑,如果我沒猜錯,死者的上半,還有幾拳頭大小的死人斑。”

那名法醫挑了挑眉,帶上手套,彎腰將尸的上解開,口。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死者口,就見到果然如秦長生所說,有幾拳頭大小的死人斑。

Advertisement

“嘿,還真有!”

“可這又能說明什麼?”

秦長生環顧眾人,說道:“這種死人斑,在中醫學來講,又黃泉斑,是一種服毒亡之后的表現。”

死者兒子大聲道:“這就對了,這就說明陶城給我爹開的藥有毒!警察同志,你們可以拿這包藥去化驗有沒有毒,這就是陶城給我爹開的藥!”

秦長生道:“慢著!我剛才就說過了,這包藥,已經被你過手腳了,我姨夫陶城開的藥沒毒,毒是你這個親生兒子,給你爹下的!”

死者兒子罵道:“你可不要口噴人,顛倒黑白!”

其他死者家屬又開始大聲嚷起來。

那名法醫道:“別吵,讓這個小同志把話說完!”

秦長生道:“能讓死者上出現黃泉斑的毒有好幾種,其中一種就是大家所悉的砒霜。砒霜是白末狀,無無味,沾在手上極難清洗干凈。”

說罷,他指著已經臉大變的死者兒子,道:“你們可以看看他的手指甲隙,說不定就能摳出來一些砒霜末。”

幾名警察下意識地看向死者兒子的雙手,只見他雙手指甲里面,似乎還真的有點白末。

死者兒子被秦長生三言兩語點破真相,瞬間崩潰。

他兩跌坐在地,哭道:“我不是誠心的,我不是誠心害死我爹的,都是你,都是你出的餿主意!”

說到后面,他咬牙切齒看向同樣披麻戴孝的婦

這婦是他的妻子,也是死者的兒媳婦!

周圍人一聽,頓時清楚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哇,王強,你們兩口子竟然謀害親爹,還騙我們是診所把你爹治死的!”

死者的弟弟,一個花甲老人,氣得胡須,指著死者兒子罵道:“給我打死這兩個狼心狗肺的不孝東西!”

Advertisement

一群死者家屬憤怒無比,全都氣紅了眼,把王強兩口子圍起來,連打帶踹,砰砰聲不絕于耳!

蘇紫西和陶城也沒想到,這麼一件棘手的事,竟然被秦長生如此輕松的化解。

蘇紫西激地落淚,一臉欣:“長生這是學到真本事了!”

“長生,謝謝你了,要不是你,你姨夫我今天非得被坑死不可!你的醫,現在比我高多了!”

陶城則是著腫脹的臉,來到秦長生面前,重重拍了拍秦長生的肩膀。

秦長生淡淡一笑:“這沒什麼,小事一樁罷了。”

“小兄弟,你自謙了,你這醫,可不是一般的高明!”

那名法醫來到秦長生面前,語氣欽佩,道:“我有一事,想請你幫幫忙。”

“什麼事?但說無妨。”

秦長生看向法醫,此人方才一直都在配合他,他倒是無形中欠了對方一個人

“我認識一人,患重病,無人能治,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想請你給看一看,也許你能有回天之。”

秦長生略微沉,剛要說話,法醫又低聲音道:“病人是江州排名靠前的富豪,只要你能治好他,診金不是問題。”

診金?

秦長生回頭看了眼蘇紫西,想到今天陶瑩說的那番話……

很快,他便點頭道:“好,我可以去看看。”

“那事不宜遲,你跟我走!”

法醫見秦長生答應下來,和幾名警察代了幾句,便拉著秦長生離開。

畢竟人命關天,病人隨時都有咽氣的可能。

秦長生也知道人命關天,匆匆和蘇紫西兩人打聲招呼,便和法醫一同離開。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